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三分之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三分之一

  所有的线索似乎都在潭清儿死的这一天断了,不只是人,他们的魂魄死后也马上就被送到了地府。以现在吴勉、归不归和地府的关系,去地府查的话基本上就不用出来了。

  不过归不归却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开始在将被灭口那些人的亲属和亲近的人当中询问。老家伙舍得花钱,从这些人的嘴里零零星星的听到了一点有关那位苏仙师的情况。虽然一点一点将所有听到的串联起来,串成了一个连贯的故事。

  王贵仁两年前就认识那位苏仙师,只不过他当时还只是天天在姐夫家里蹭饭的小混混。跟着王贵仁发迹之前的朋友所说,好像苏仙师当年来斫县摆过几天的卦摊。只是生意不太好,摆了三天的卦摊一个客人都没有。最后还是要去赌钱的王贵仁在他的卦摊前路过。花了俩子让苏仙师算了一卦。

  苏仙师竟然算出来他进赌场开始,押大小的押口会连开九把大。王贵仁虽然不是很信。不过还是给了苏仙师俩大子的卦资。

  等到王贵仁刚刚踏进赌场,便听到他大小的宝官大声喊道:“四五六十五点大……”

  一句话吓了王贵仁一大跳,虽然他心里还是不怎么相信,不过还是将自己带来的二十八个大子都押到了大上。开宝的时候果然是大,当下王贵仁来了精神将赢得钱继续压在大上,八次下来二十八个大子竟然变成七贯钱。

  王贵仁从生下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本来还想博一把小的,不过没有苏仙师的指点。有余了半天还是没敢下手。当下扛着这七贯钱找到了正准备收摊的苏仙师,将他死拉活拽的请到了酒馆里。

  那次喝了酒之后,王贵仁的运气便开始好了起来。他以前赌钱输了将家里的房子卖了还债,都是懒在姐夫家里蹭吃蹭喝死活不走的。从那天起王贵仁几乎逢赌必赢,还开始做起来了小买卖。没过一年便将早年赌输了卖出去的房子又赎了回来。

  后来王贵仁的酒肉朋友趁着他喝醉的时候,问过他怎么这二年突然就转运了。当时王贵仁亲口说的,有个修士给他改的命,作为回报等到王贵仁真正发迹之后,要替他建造一座道场。只不过那个时候王贵仁小打小闹的也就是赎回了房子混了个温饱,想要给仙师建造道场,那可不是二三百贯钱就能办到的。

  听到了王贵仁和平妖仙君的相识过程之后,归不归又向这人询问那位苏仙师是一个人吗?就没有什么同门来这里找过他?

  “听贵仁那死鬼说过,好像是有几个人来找过那位苏仙师……”这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递上去了一个金饼。黄金这东西还真是有助于提高记忆力的。当下那人将两年前王贵仁和自己说的话都想了起来。他一边将金饼收好。一边继续说道:“贵仁说了,苏仙师走的时候他去送的,就在城门外,还有两男一女三位仙师在等着……”

  “还有三位仙师啊……”归不归的眉头当场便眯缝了起来,不过再问这人也再问不出来什么了。现在除了平妖仙君是如何和王贵仁结识的打听清楚之外,最有用的也就是这一女二男三个‘人’了。

  向归不归走漏消息的人也算是个漏网之鱼了,一年前他和王贵仁闹翻了去了临县投靠亲戚去了。还是听说有人花钱买有关王贵仁生前的琐事,这次跑回来。想不到几句话便换回来他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打听清楚之后,吴勉、归不归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当天便结了客栈的帐,乘坐马车离开了斫县。差不多过了三天之后。泗水号将王贵仁烧毁的房子买了下来,准备重新在原址翻盖一座新房。作为泗水号在斫县的新商铺。

  不过清理废墟的时候,在王贵仁还没有见火的寝室地下。挖出来一口柳木包铜的大箱子。箱子里面是当初老谭家转让房子、土地的契约和大大小小五六个马蹄金,几件像样得首饰。除了这些之外,竟然还有王贵仁所写关于那位苏仙师的秘闻。里面详详细细的写着他是怎么和苏仙师相识,又是怎么靠着他慢慢发了小财。慢慢的将自己输掉的房子有赎了回来,这当中都有详细的记录。

  除了这个之外,王贵仁还写了苏仙师不是一个人前来斫县摆摊算卦的。还有二男一女和苏仙师一样的人物,在最后还详细的描述的其他三人的相貌特征。后面王贵仁写的是怀疑他们四个人都是他国派来的细作,要他建造道场是为了联络情报所用。如果日后他死于非命一定是这四个人灭的口。自己的家人看到这封书信之后要马上报官。

  泗水号的管事看到之后不敢犹豫,急急忙忙的将箱子送到了官府当中。由于王贵仁和苏仙师的死的确有些蹊跷,当下县官向上郡衙门发出公文,请求画影图形捉拿这三个人。一时之间,王贵仁生前私著书信的事情已经在斫县传开了。现在就等着上郡衙门话音图形追拿他们三个人了。

  三天之后的夜里,斫县县衙当中。一个身穿黑衣,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凭空出现在了这里。女人的心情好像不是太好,进了县衙之后便一直啰啰嗦嗦:“谁能想到王贵仁会私藏书简,这个应该怪到平妖的头上吧?凭什么那我撒气?我倒是想把整个县城的人都灭了口,你又说动静太大,担心上面察觉……”

  说话的时候。女人已经到了县衙的库房。之前从谭家老宅找出来的箱子就存放在这里,女人没有推门直接穿墙而过。只看了一眼便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那一口柳木包铜的大箱子。

  “平妖这个废物,找的都是什么人?一个神竟然被凡人百姓坑了,辛亏他死了……”说话的时候,女人扭断了箱子上面的锁头。打开箱子准备看看王贵仁到底在上面写了什么。

  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女人便知道上当。当初平妖仙君告诉王贵仁的是连开十三把大,当时王贵仁告诉自己酒肉朋友的时候,担心问他借钱才少说几把。他自己写的东西不可能骗自己玩。分明就是有人设计将自己引诱过来……

  不管怎么说前几天平妖仙君刚死,女人不敢在此地久留。当下便要施展神力从这里出去,没有想到的是她身体里面的神力竟然调集不起来。等女人想要从库房硬闯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库房里面多了一个看不到的牢笼,将她笼罩在了里面。

  “别费心思了,这个是归不归想出来的琐仙阵。”这个时候,归不归的人影出现在了大门口,老家伙看着里面的女人,继续说道:“当初徐福有个老对头飞升了,担心他回来找麻烦这才弄出来个对付神仙的法阵。想不到第一个用上的竟然是我老人家。”

  “这么说平妖就是死在你的手里了?”女人咯咯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别以为杀了一个跑腿的平妖,就很以为自己是弑神者了。我就在里面,杀了我这样的神你们才算是弑神。”

  “你们是三个,单单杀了你又有什么作用?”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死了,其他两位神又怎么回来救你出去?弑神也是平妖仙君,弑你?老人家我可是舍不得……”

  “胃口太大了,三个神一起?我一个你都应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