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潭清儿的大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潭清儿的大仇

  潭清儿这一世的家中虽然是破败的孝廉,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祖上在汉、晋都做过官吏,在当地也是说得过去的人家。潭清儿出世的时候,家中还有几百年前汉初留下来的租屋,和八十多亩祖上留下来的土地。

  就在潭清儿追着归不归一路到了码头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中风不能言语,家中的一切事物都交在其母王氏的手里。只是王氏不方便抛头露面便将大小事务都托福其弟,也就是潭清儿的亲舅舅王贵仁手上。

  潭清儿的这位舅舅见财起意,趁着潭父中风不言能言,竟然买通了县衙的书吏。做了假的买卖文书偷偷改了县志,标注几年前潭父已经租屋、土地卖给了王贵仁。随后将谭家老少都从租屋当中赶了出来。

  谭家怎么说也是当地的大姓,听说本家大爷被小舅子欺负了,当下也是集结了二百十来号人马。手拿棍棒要去找王贵仁算账。听说谭家大队人马来找自己算账,王贵仁吓得直接逃到了县衙。

  没曾想谭家在衙役当中也是吃的开,当下大队人马直接冲进了县衙当中。当着县太爷的面将王贵人一顿好打,逼着他说出来是如何买通书吏修改县志,做假欺瞒县太爷的。本来潭、王两家争产。这位县太爷也是吃了王贵仁好处的。不过现在如果偏向一点点自己弄不好也要陷在里面,当下县太爷装作如梦初醒,将王贵仁打了四十板子,扔到了大牢里面,把之前属于谭家的财产又还给了潭父。

  本来以为这官司就算是打正了,谭家人欢天喜地的抬着潭父回到了祖屋。喝了一顿大酒闹了半宿之后便各回各家了,看着样子似乎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后,事情完全扭转了过来。

  王贵仁在大牢里面待了半个多月,家里花了大钱才把他赎了出来。刚刚被人抬回家,便赶上以前喝酒吃肉认识的游方修士找上门来。王贵仁见到修士便好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一样,添油加醋的将谭家人是如何骗自己买了他们家的租宅和土地,然后又是如何买通了县太爷将买过来的祖屋、土地抢回去的。

  这还不算,潭清儿的这位舅舅又胡编乱造的杜撰了不少有关谭家为祸乡里,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把这么些年自己听到有关恶霸的故事都安在了谭家人的头上,听的修士火冒三丈。当下答应了给王贵仁出这口气,事成之后,王在本地为修士修建一座道场。

  当天晚上。修士就在王家做法。日出之前,被王贵仁认定几个该死的谭家人都横死在家中。这些人的死相极惨,都是突然发狂虽然用利刃切断了要害部位而死。其中潭清儿的生父死的最惨,他一个中风无法行动的人,竟然自己起来手持利刃将自己的心脏挖了出来。

  这样的情景谁看到都明白谭家这是招惹到修士了,而且最近除了王贵仁也没有和他们有这么大的仇。当下谭家人又集结几百号杀到了王贵仁家。没有想到还没进大门,带头的几个人便当着大家伙的面吐血而亡,吓得剩下的人作鸟兽散。

  本来已经打正的官司再次反转了过来,谭家的祖屋和土地都归了王贵仁不算,其他谭家的支脉还被罚了一百亩的土地,一千贯钱归了王家。

  有修士的撑腰。王贵仁在当地不可一世,先是谭家人都赶了出去。潭父死后潭母王氏因为这个不要脸的亲弟弟没脸再见谭家人,没过多久便上吊自尽了。只有一个看着潭清儿长大的奶妈知道小姐又术法。或许能够报了这个血海深仇。

  潭清儿还在吃奶的时候,便开始修炼前世的术法。成名之后还教授了奶妈一些粗浅的术法,只是这些术法实在太粗浅。别说替谭家人报仇了,就见防身都做不到。不过奶妈还是学会了一个和潭清儿的联系之法,当下。她冒着风险一个人走了几千里路,最后在码头遇到了待在这里等归不归回来的潭清儿。

  开始奶妈担心潭清儿一时接受不了父母双亡的噩耗,只说老爷、太太都病重,请小姐回去照看双亲。想不到潭清儿好像着了魔一样的死活都不肯回去,最后奶妈迫不得已才将她父母横死的消息说了出来。

  不管这么说谭氏夫妇也是潭清儿这一世的父母,也是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的。听到了这个噩耗之后,潭清儿这才跟着奶妈回到了家乡。回来之后,潭清儿马上去找自己的舅舅报仇。不过自己交锋之后才明白自己完全不是王贵仁请来的修士对手。如果不是靠着她几世的经验,早就死在修士的手里了。

  找归不归找不到,家里的双亲又都被人害死了。双重的打击让潭清儿痛不如生,她和归不归的联系已经断了,又找不到人来帮手。最后只能回到这一世和归不归相遇的地方。等着他回来,现在她能找到帮助的似乎也只有归不归了。

  听到了潭清儿的叙述之后,归不归的心反而落地了。老家伙本来还怕这个小姑娘会给自己什么难题。原来只是过来借打手。在老家伙看来就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事情了,现在术法能在他和归不归之上的,满打满算一只手也算过来了。只要不是那个在海上钓鱼的,和那个喜欢打人嘴巴的,别人还不在老家伙的眼里。

  归不归还是详细的打听了一下那修士的来历,有关这个修士的事情潭清儿也说不清楚。不过不管怎么看,一个游方的修士再厉害,也不会是他们几个人得对手。

  当下,归不归再次肯定了潭清儿的话:“真的替你报了仇,你就不再来纠缠我老人家了?别仇给你报了,你还天天过来堵门这老人家我可是受不了。”

  “刚才我已经起誓了,只要归不归你能替我报了这个血海深仇。我潭清儿今生便视你归不归为路人。”潭清儿看了一眼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再有纠缠你的动作,便遭受天谴而死。不过如果你没有替我报仇。前世今生我们的孽缘便要再深一分。”

  “只要你不再来纠缠,就是让老人家我屠龙,我老人家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本来这样的小事不打算麻烦你的,不过我们四个一起惯了,冷不丁身边少个人。我老人家心里还有点别扭。”

  听着归不归客气不能再客气的话,潭清儿瞪大了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他真不是你儿子吗?当年在前朝皇宫的时候,是谁告诉我他是你儿子来着……”

  “我和你去……”吴勉回了归不归一句话之后,转头对着潭清儿说道:“你慢慢想是谁告诉你的,我不急,你能想起来就好……”

  几句话听的潭清儿心里直冒凉气,这个时候,归不归真正名义上的儿子百无求凑了过来。撇着嘴上下打量了潭清儿一番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不光不能她不纠缠你,你也别主动往前凑。老子知道,什么事都是凑来凑去凑出来的。老子给你提个醒,妖山上老子还有个娘再等你……坏了,这次怎么忘了去看娘了……老家伙,完事你还要陪老子回妖山一趟。老子要看看是哪个娘们瞎了眼,看上你了……”

  看着潭清儿瞧百无求的眼光不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右眼眼皮一直在跳……这是谁再算计我老人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