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躲不过的孽缘

第二百四十二章 躲不过的孽缘

  现在的百无求今非昔比,广仁已经不敢轻易招惹。就连一项火爆的火山把自己的脸色憋成了茄子皮色,他低着头站在自己师尊的身后,在广仁一再的压制之下才没有爆发出来。

  “原本是因为听百无求太子训教的,不过我们还有琐事要处理,不打扰太子了。来不及向妖王陛下告辞。还请太子殿下带我们师徒向陛下告罪。”百无求的手指几乎已经戳到广仁的鼻子,这位大方师脸上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火气。淡淡的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行礼,随后从从容容的带着火山离开了这里,直接奔着王宫门口走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老家伙,老子现在是太子了,不能骂大臣那是以后给老子卖命的。不能骂宫人那是侍候老子日食住行的。现在怎么连对头都骂不了?那老子这太子当的还有什么劲?还不如跟着你们那会……”说到这里,百无求将自己太子的服饰都脱了下来。

  “老家伙,这个什么王八蛋太子老子不干了!老子还跟着你们……”百无求的话吓到了跟随它的侍臣们。虽然大家都是妖物也经不起这个。当下侍奉二愣子的几十个侍臣吓的都跪在了地上,一个劲的劝说百无求将太子服饰重新穿起来。

  “别晒脸啊!松手……别抓着老子的裤子,回去和妖王老爷子说。就说老子受不了当太子的这个气。别以为收老子当个干儿子,老子就不知道它这是在占老子的便宜。”归不归一边嚷嚷着,一边将聚在自己脚下的侍臣们一个一个的推开。

  百无求嘴里还不停骂骂咧咧的说道:“还有你们几个。以为老子没听见你们在说什么吗?谁说的妖王是借机认亲把私生子认回来的?你才是私生子!你们全家都是私生子。你……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没人说你和你们家邻居联相吗?从小到大是不是你爸爸一揍你,你们家邻居就在家偷着掉眼泪?”

  看着百无求越骂越过瘾的样子,归不归哈哈一笑,拉着已经差不多快脱光了的百无求说道:“看看这些日子把你憋成了什么样子了,傻小子你先过瘾,骂痛快了咱们就家走。看看妖王都把你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回去咱们什么都不干,天天找人骂街去。看谁不顺眼,老人家我带着你堵着大门口骂……”

  和广仁、火山师徒一样,归不归他们在宫殿里面找到了已经酩酊大醉的小任叁之后,这二人二妖便马上不辞而别。

  知道了广仁、吴勉等人相继离开之后,妖王并没有意外。也没有派人去找妖山王储回来的意思,知道回答‘知道了’三个字便再没有了下文。而另外一位太子疆盟则长长的出了口气,它派出了几路贴身的妖物偷偷下山,想要跟踪百无求看它到底还有没有继续回来做太子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疆盟被妖王叫去,也不知道它们父子二妖都说了些什么。足足过了两个时辰疆盟才从妖王的宫殿里面走了出来,它出来的时候一脸的惶恐。手里还抱着两个妖物的首级,正是它偷偷派下山的那几个妖物

  归不归现在顾忌得只有那位痴缠了他几世的巫教教主,一开始归不归都没有敢直接回到洞府,先是去了泗水号在南海郡的码头,打听明白几年前的确有一个小姑娘在这里找一个什么人。

  小姑娘找不到归不归,在海边大哭了一场之后。不死心又在码头待了小半年,还指望着老家伙能从海外回来。当时只要有大船回来,小姑娘都要在船下等着。直到所有人都下船她还是不死心,都要亲自上船里里外外的检查一边。

  船山的水手和船老大都是在海上漂了几个月没有见过女人的,现在看见母猪都是双眼皮,更别说这么一个水灵灵的美貌大姑娘了。也就是她身上带着术法。没有被人欺负,一般的女人的下场都不敢想象。

  不过就是这样,她几乎每上一艘穿上寻找归不归的下落。就要在那船上大闹一场。也成了码头上的一景,如果不是主管码头的泗水号管事看她可怜,小姑娘就算是有术法也早晚在这个男人堆里吃了大亏。

  就这样闹了大半年之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来找小姑娘。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她回去,看着小姑娘的意思是不想回去,不过老妇人催的急最后又哭又闹的还要跳海。就这样小姑娘逼不得已最后才跟着老妇人离开。

  听说小姑娘离开的时候。跪在海滩上放声大哭,最后哭晕了还是被老妇人雇马车将她拉走的。从此之后,小姑娘再也没有在码头出现过。听了这个结果,归不归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掉了下来。

  不过百无求对归不归的反应很是不以为然,二愣子瞅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还有脸松了口气?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那个怎么也算老子我的小妈了吧?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指着老子自己照顾你也不行。别看你现在还硬朗,说不定那天开始就是炕上吃炕上拉了。家里没有个女人真是不方便,你敢把她娶回来,老子就敢管她叫妈。只要你们俩别给老子作出一个弟弟妹妹来,指望老子给你看孩子,那可是痴心妄想……”

  “呸!你以为天底下哪个吃了长生不老药的人都跟孙小川似的?傻小子。老人家我早就放弃再有子嗣的心了。现在就你一个了,再有孩子找过来我老人家就当他们都是隔壁邻居生的。”

  从码头离开之后,这二人二妖便急不可待的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几年未归。洞府也没有什么异常,当下这几个人、妖回到了洞府如同回到了家一样。

  休息了几天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几年前的状态。百无求带着小任叁天天去打野味,逗逗黑猫、财鼠的,偶尔的去山下得镇子里后买一些日常生活的东西。归不归拿着那本谁也看不到字迹的‘冥人志’在消磨时间,归不归清点了洞府里面的天材地宝之后,又开始忙乎起来将洞府扩大,等着再讹点什么东西存放进去。

  转眼又过了两个月,到了秋高气爽的日子。小任叁看到漫山遍野熟透了的野果,便又开始磨归不归炮制他拿手的国酒来。老家伙磨不过这个小家伙,便开始作酿造国酒的准备。

  当下,老家伙将小任叁之前喝光的酒坛就找了出来。刷洗阴干的同时,也带着两只妖物漫山遍野的采集果实。

  一天中午,两只妖物吃罢了午饭之后。百无求便在小任叁的撺掇之下,两只妖物带着口袋去山上采集野果去了。不过这次它们俩刚刚出去不久,便嬉皮笑脸的跑了回来。两只妖物不怀好意的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小任叁奶声奶气的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我们家人参的弟妹来了,你不准备准备吗?”

  “人参的弟妹……”归不归瞬间明白了小任叁在说什么。当下老家伙直接冲到了阵法处,将洞府的禁制、阵法都打开以后,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对着二妖说道:“哪个小丫头又找回了……怎么还银魂不散了?都别出去,她找不到我们自己就走……”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了洞府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那个小姑娘的声音:“归不归……我知道你回来了,我不是来纠缠你的……帮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