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广仁的算计

第二百四十一章 广仁的算计

  对吴勉,妖王还是忌讳的。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不像老家伙归不归,做事没有什么章法可循。一旦真翻了脸自己重伤未逾,凭着百疆几个根本无法治得住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在自己伤好之前还是对着他客气一点的好。

  “划疆而治并不是妖族提出来的,当初我和徐福的盟约上是有类似这一条的……”说话的时候大太子疆盟端着一个墨玉托盘。上面用白玉石条压着一张锦帛。上面用朱砂密密麻麻的写着徐福和妖山指定的盟约,当中大半都被用金箔贴住,只留下了有关划疆而治的几句话——妖为我族守护冥府,我族应割舍土地为妖居……

  上面的字迹归不归是认得的,正是那位大方师徐福亲笔所写。只不过上面贴的金箔用了妖族的密法,归不归暗中试了几次都没有将金箔剥下来。老家伙也怕损坏了锦帛不敢再试。

  想不到妖族嚷嚷千年的划疆而治出处竟然在这里。只不过这句话没前没后,不知道前因后果也没有办法判定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来当初徐福带着三千童子出海避祸,也不是单单的为了躲避秦始皇的祸端了。

  “当初我们的盟约上面是清楚的写明了的。划疆而治这个说珐还是拖了归不归你的福。当初我还以为是徐福大方师交代你的,这么多年天下群妖在我的管束之下都不敢私自下山,妖山还替你们人世挡住了地府这么大的祸端。也该到了盟约兑现的时候了吧?”

  “徐福大方师不是早就兑现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妖山不就是我族应舍的土地吗?陛下,你们妖山自成一国和划疆而治又有什么分别?我们是过来收税了还是过来征兵丁了?这不就是划疆而治吗?”

  “如果妖山都能叫划疆而治的话,那我也不用那么辛苦制约天下群妖了。”妖王淡淡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说好了是我们看守地府通道的代价,现在我们妖山大伤元气,你们却要出尔反尔吗?”

  “不是不认,这盟约您把能遮的不能遮的都遮住了,没有前沿没有后语的。谁知道徐福定制盟约的时候有什么前缀,后面有什么条件?”归不归的心眼比蜂窝都多,自然不会被一张盟约摆布。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冲着妖王说道:“其实吧,陛下您找错了人。当年你是和徐福定下的盟约,自然还是应该去找定约之人的。不是老人家我说您,方士一门早就崩塌了,不过当初和您制定盟约的人还在海上钓鱼。

  陛下您直接去找他啊,只要徐福一句话——我定的盟约我认,别说什么划疆而治了,就算是你们把皇帝赶走了陛下您自己称帝都没有问题。反正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你们妖物坐天下最少还能吓唬着那些乱来的。只要有徐福的一句话,老人家我第一个帮你们划疆而治。实在不行我老人家去泗水号借钱,买个十万八万里的地给你们建国玩。”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又将被贴膜被贴满了金箔的盟约拿了起来。放在妖王的面前,说道:“还有一个办法,您就把金箔剥下来,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写的什么。看清了来龙去脉,也不是不能说划疆而治。老人家我又不是人世的皇帝,干嘛去替他们省地盘?”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妖王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疆盟明白自己父亲的意思,当下消无声息的将盟约从老家伙的手上拿走,看着盟约不在归不归的手上之后,妖王这才说道:“能看的部分你们已经都看到了,其他的要等徐福同意。他敢让盟约里面的内容公布于众,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当然了。广仁你也是大方师,你要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多谢妖王的好意,这是您与徐福大方师签订的盟约。我身为弟子不敢私阅。”没等到妖王说完,广仁已经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有关盟约的事情我会转告徐福大方师。至于划疆而治广仁不敢越俎代庖。”

  看着广仁、归不归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滑头,妖王知道自己再提划疆而治不会在他们几个人当中相应,又不敢将盟约的全部版本给这几个人看。当下只能暂时吃个哑巴亏。现在地府的隐患已经消除,等到自己的伤势养好,再重新调教出来几十万的妖军,再提划疆而治就不是这样的提法了。

  这个时候,感觉出来空气中有些尴尬气氛的疆盟说了几个风闻的笑话岔开了话题。正巧那位国手神医白重前来为妖王换药,广仁、吴勉等人这才借机离开了这里。再回到寝室的路上,归不归笑嘻嘻的对着这位大方师说道:“现在是不是后悔来的太早了?如果你们的援军再晚来一步的话,妖王死在了阎君的手里,现在也不会为了一张千把年前定下的盟约头疼了。”

  “我们如果去的晚了,归师兄你和吴勉先生还不是身处险地吗?”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起码这件事算是解决的还顺利,稍后我要请示徐福大方师。有关划疆而治应该如何处理。”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也不难处理,令公子现在的妖山的王储,这件事情可以请它代为劝告。也可以等到它即位妖王之后,我们再谈这划疆而治这件事。”

  广仁这就是明显的欺负二愣子了,欺负它没有什么心眼。真有百无求登基成为下一任妖王的那一天,别说什么划疆而治了,它不割出来妖山的一块地就算不错了。

  归不归嘴上从来不肯吃亏,老家伙正要怼回去的时候。说曹操,曹操到。远处身穿太子服饰的二愣子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之下,从远处走了过来。这二愣子心里还有官迷的心思,王莽乱政那会便差点被册封王爵。现在它是货真价实的太子身份。走起路来装腔拿调还真有几分王储的派头。

  不过看见了归不归之后,百无求太子便露出了原型:“老家伙!你们几个死哪去了?老子和人参这一通找你们。要不是看这王宫以后还指不定是谁的,刚才就直接那王宫拆了。啊!广仁、火山你们也在这里?又憋着什么坏主意打算坑我们家老家伙呢?”

  听到这里。归不归哈哈大笑起来,看了一眼面露尴尬之色的广仁,笑着说道:“你广仁叔叔听说傻小子你现在做了王储,想给你个见面礼的,正在和我老人家打听你都喜欢什么。老人家我想了半天,傻小子你就好骂街这一口。不过以前挨着我老人家的面子。你不大好意思直接骂大方师。现在就当作给你庆贺了,请两位大方师站在这里让你骂上俩时辰,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们师徒怎么这么客气?到底是做过大方师的,就是知道疼人……”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开始脱衣服,它有个毛病。脱光了衣服在骂街才觉得过瘾。这几天可是把它憋坏了,这里虽说是妖山,不过也是王宫庄严之地。加上它王储的身份,再也找不到以前光着膀子堵在人家大门口骂街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现在如果让归不归过瘾敞开了骂街的话。能把广仁、火山师徒活活骂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