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替你报仇

第二百三十五章 替你报仇

  崔玉倒地的同时,广悌的身子也震了一下,这位大阴司临死的时候脸上还留着一丝笑意,是多年愿望满足之后的一丝笑容,而它周围的冥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跟着乱做了一团,

  这时候,杀死崔玉的阴司举起来手中的黑刀冲着广悌去了,如果再能趁势将这位女方士杀死的话,阎君一定还会再有奖励,把地府某处划给它作为私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样的话在地府当中自己便是阎君之下第一人了……

  这一刀对着广悌的脑袋劈了过去,眼看着已经到了女方士的额头,却好像被什么看不到的法器挡住了一样,刀锋几乎就压在广悌的头顶却始终存进不得,旁边过来助攻另外一位阴司看的清楚,挡住了黑刀的竟然是女方士的一根白发,而这个时候的广悌还在痴痴的看着崔玉,好像没有注意到眼前发生了什么一样,

  黑刀阴司还有继续砍杀广悌,就在它举刀用尽全身力气准备再来第二下的时候,挡住它一刀的白发突然射向黑刀阴司,白发从它的左眼穿进,在脑中搅了天翻地覆之外,又从阴司的右耳耳道飞出来,转眼回到了广悌的头上,黑刀阴司倒在地上抽搐起来,七窍不停有鲜血冒出来,不过谁都不知道它的致命伤在左眼眼球的一个小小血点当中,

  黑刀阴司倒下的时候,广悌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崔玉,助攻的阴司看出来便宜,手里的长剑对着广悌的脑后砍了下去,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间,广悌满头的长发随风飘动了一下,女方士白发飘动的同时,挥剑的阴司身体颤抖了一下,保持着这个动作身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和刚才阴司不同的是,它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出血点,

  不远处的火山看到广悌还是木雕泥塑一样的站在原地,担心她有什么意外要过去帮忙,这个时候,听到半空中广仁的声音:“不要过去,火山,你们远离广悌……”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广悌满头的白发已经飘舞了起来,随着她长发舞动,周围的冥军便开始不停的倒在地上,有一个来不及逃走的修士也跟着一起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看到情况不妙,不管是方士、修士,还是冥军都开始向外四散奔逃,以广悌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百余丈的无人地带,而女方士还是木雕泥塑一样的看着地上的崔玉,

  “广悌……醒过来吧……”这时候,广仁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看着痴痴迷迷的广悌继续说道:“它的死和你没有关系,你不是杀它的人,也不能为它做什么,就当做了一场噩梦,醒过来吧……”

  广仁的说话的同时,他那两柄短剑飞快的在他身前闪过,无数道火花在大方师的面前闪过,广仁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再次对着广悌说道:“噩梦结束了,醒过来吧……三千烦恼丝现在已经不受你的控制了,它不是你害死的,你不需要自责……”

  “我可以为它报仇……”广悌终于抬起了头,顿了一下之后,她的目光转到了远处阎君的位置,继续说道:“我不愿为一人一事烦恼,却躲不开尘世间的纠缠,崔玉两世为我而死,前一世我无能为力,这一世我也该为它做点什么了……”

  说话的时候,广悌迈腿向着阎君的方向走去,随着她的前进,百丈之内的冥军一个一个的倒下,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传音入耳招来了广义、广孝二人,广字辈的四个人联手向着阎君的方向一路砍杀了过去,

  这四个人联手,一路上的冥军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远处的阎君冷冷的看着,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面前的众冥军喊道:“你们都闪开了,让他们过来,我要看看徐福留下什么来招待我……”

  阎君发话,众冥军潮水一样的分开,将通道留给了广之辈的四个人,阎君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小阴司之后,说道:“你们压住阵脚,别让疆卞趁乱逃走,”一句话说完,阎君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广字头的四个人面前,

  阎君手里再次出现那柄黑色长剑,举剑对着四个人劈了过去,一剑挥过去的同时,长剑化作了一团青烟瞬间消散在了空气当中,长剑消失的同时,四个人的面前寒光闪烁,有无数金属碎片凭空出现,对着他们射了过来,

  广悌的发针和广仁的两柄短剑拦住了这些碎片,广义、广孝二人趁着阎君空手,各自举着长剑法器对着它冲了过去,两个人的攻守带着阵法,两柄长剑刺过去,竟然带出来一句强大的吸力,阎君不由自主的迎着剑尖走了过去,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中阎君身体的时候,阎君两只手迅速的抓住了两柄长剑的剑身,它的两只手瞬间找起了大火,火势迅速蔓延将它笼罩在了里面,

  “业火,看来你们真的是早有准备……”阎君冷笑了一声之后,冷冰冰的继续说道:“不过你们来得晚了,如果刚才看到了琉璃火都对我无可奈何,还会这样的献丑吗,都退下吧,”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同时,两股巨大的力量从阎君的双手传导到了广义、广孝二人的手臂上,两个人的身体瞬间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掀翻,他们俩还没有落地,阎君手里抓着的两柄长剑已经对着广义、广孝二人甩了出去,

  阎君两柄长剑出手之后,猛的一回身对着已经到了它身后,举着火剑要迎头砍下的火山喷出来一团黑气,黑气不偏不倚正好落到火山的头上,从他的七窍、头上的毛孔当中渗透进了身体里面,一瞬间的功夫,脸色死灰的火山倒在地上,看着他的脸色基本上已经和死人一个样子了,

  “这就是徐福的四大弟子吗,联手还不算,连徒孙都出来偷袭,他教的好弟子,”阎君冷笑了一声之后,回身向着广字辈的四个人走去,这个时候广义、广孝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个人都放弃了长剑,各自取出来了新的法器,

  这个时候,广仁、广悌已经将阎君的长剑碎片打落,四个人以广仁为首站在一起摆出来一个古怪的阵法,阎君辨识天下阵法,唯独没有见过他们四个人这样的,广义、广孝和广悌三个人将手里的法器相交在了一起,法器的前段抵在大方师广仁的后心,

  “他们再把术法传递给你,你要小心一点,听说他们三个人都在窥视你的大方师之位,只要三件法器有一件向前进了半分,大方师就要少了一人……”阎君冷笑着看向他们四个人,身体却有意无意的偏离他们四个人的方向,

  就在阎君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广仁身前一直都在快速移动的两柄短剑突然二合为一,组合成了一柄新的的短剑,一声爆响之后,这柄短剑向着阎君射了过去,

  短剑的速度太快,阎君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当下短剑直接射进了这位地府之主的前心,在他的胸口炸出来一个大洞之后,从背后飞了出去,

  阎君直挺挺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四个方士,顿了一下之后,冷笑着说道:“这就是徐福交给你们最后的大杀技,你们……”阎君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突然变了起来,塔它将目光转到了广悌的身上,继续说道:“发尾针……你把发尾针藏在短剑当中,短剑是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