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十个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十个

  一向不肯用险的归不归这次之所以胆子这么大,就是仗着手里的还有储金,自从它的术法找回来之后,便将这些储金里面的术法蓄满,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被逼急了,放几个破空这样的大招,不至于将术法掏空之后脱力晕倒了,

  和老家伙术法被封印时,用别人蓄进储金的术法不同,现在储金当中的都是归不归自己的术法,运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这边破空刚刚抽干了老家伙的术法,那边储金便将术法瞬间蓄满,

  刚才破空的力量着实吓到这些冥军了,破空本来就带着诛邪的功效,虽然被打飞的鬼物都没有留下尸身,不过冥军当中已经开始流传,这个老家伙不是把鬼物打飞了,而是直接打化了,这些鬼物灰飞烟灭化为了虚无,

  之所以冥军敢这样的和妖军拼命,完全就是靠着打赢了之后得到一份大富大贵转世投胎的机会,现在别说什么大富大贵了,弄不好直接化为虚无,让周围的冥军不由自主的要躲开归不归双手张开的方向,前面的冥军躲开之后,后面的同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跟着纷纷躲开,归不归还没有出手,竟然已经分出来了一条通道,

  妖王看出来了时机,没等归不归动手,他已经带着禁卫的残部向被冥军自己让出来的通道冲了过去,不断将?气甩出去开路,向着边界的位置冲杀了过去,这时候,在他身后的众禁卫当中,可以看到最中心被簇拥着的百无求,周围有聪明一点的冥军将领已经隐隐明白了过来,这些禁卫要护卫的根本就不是妖王,而是都被围在当中的百无求,

  这个时候的崔玉已经没有能力继续指挥冥军,它现在正被吴勉追的到处跑,只要动作有少许的迟钝,便会引来白发男人的攻击,虽然冥军的数量要远远超过妖军,不过已经开始显得混乱,前方的鬼物都开始有了自保的打算,百万冥军竟然挡不住要妖王为首的千把禁卫,

  眼看着妖王带着众禁卫快速的突进,距离边界只有几百丈的距离时,边界的位置突然出现了十多个人影,为首一个高大的人影对着妖王的方向喊道:“疆卞,你的大势已去,只有这点人马重新堵住边界又如何,后面百万冥军你能杀的过来吗,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劝你一句,降了吧……降了你还是妖山之主,天下群妖之王……”

  看到了边界出现的人影之后,妖王带着禁卫停下了脚步,眼睛盯着说话的人影说道:“妖山,被你们地府统治的妖山吗,我是天下群妖共主,不是你阎君册封的妖王,既然你出来了,那我们之间几千年的恩怨也应该有个了断,”

  说到这里,妖王突然对着身后大吼了一声:“你们护住新主,我死之后它便是天下群妖的新主,百无求,妖山交给你了……”

  一句话喊出来之后,妖王手握骨刀向着对面的十几个人影走了过来,它每走一步,身体便高大了几分,走出来百十来丈之后,身材已经变得足足三丈有余,手里骨刀也跟着一起变大,随随便便一挥,便有整面整面冥军被骨刀削成两节,只是本来还在刀上挂着的?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妖王走过来,高大的人影微微的摇了摇头,随后转头对着还在不停逃走,躲开吴勉攻击的崔玉说到:“我的大阴司,你在演猴子戏吗,如果现在有镜子的话,我真想让你看看自己的丑态你们去帮帮它……”

  高大人影的话音一落,它身边的十几个人影一起向着吴勉的方向奔袭了过去,看着它们冲过去之后,高大男人这才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越走越高大的妖王说道:“疆卞,妖山现在没有和我们冥军一战的能力了,这些年你们的内耗实在太大,当初妖山也是有百万妖军的,现在只有这点了,稍后你是不是还要老幼妇孺也都要派上战场,最后它们都死光了,妖山不是还一样归了我的地府吗,你在,不管这里谁来统治,起码还可以叫做妖山……”

  “阎君,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是谁一直在挑唆我的儿子、大臣们反叛的吗,”妖王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没有你给它们当后台,它们就算是杀了我,又有那个本事坐上妖王位置的吗,”

  说话的同时,妖王用骨刀扫平了面前几百名鬼物的脑袋,随后用刀尖指着面前的人影阎君继续说道:“想要把无边冥界扩张到整个妖山吗,先了结我……”说话的时候,妖王的身边化作一团?气向着阎君扑了过去,

  “要和我同归于尽吗,晚了,你不是当年的疆卞,我也不是那个时候的阎君……”阎君冷笑了一声,手里面凭空出现了一面白骨幡,迎着妖气扑过来的位置,将白骨幡挥舞了过去,

  ?气和白骨幡撞到了一起,?气瞬间凝结成了妖王的样子,被白骨幡上的力量打的向后飞去,而白骨幡也被震的四分五裂,手握白骨幡的阎君向后连连退了四五步,好容易站定之后,它满身满脸都布满了浮出来血脉纹路,其中有不少的血管已经向外渗血,看着恐怖异常,

  而妖王倒地之后便没有再起来,这时候,后面的禁卫冲了过来,将妖王团团围在了里面,为首的百疆和疆盟二人各自手握妖器,护卫着昏迷不醒的妖王不断向后退去,

  过了半晌之后,阎君这口气才缓了过来,它看着妖王倒地的位置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直接就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如果它还是当年的妖王疆卞,这个时候我们俩都已经归天了,归不归你看够了吗,我们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你不会以为我把你忘了吧,”

  阎君这句话说完的同时,归不归从众禁卫当中走了出来,老家伙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对着阎君施礼,说道:“方士一门大方师徐福弃徒归不归,给阎君陛下见礼,自从您接走大阴司崔玉那次,归不归再没见过陛下,心里想念的很……”

  “哪有大活人天天向着我的,你是超脱了生死的人,不在我的管辖之内,”阎君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你和白发人去说,我不难为你们,我知道你们有几个关系交好的妖物,这样,你们可以带走妖物十名离开妖山,从此之后妖山便和你们无关,怎么样,”

  阎君这么说话,是因为看到自己带来的大小阴司都冲了过去,十几个阴司练手依然不是吴勉的对手,只是刚才一开始是白发男人追着一个崔玉跑,现在是白发男人幻化出来十几个一摸一样的吴勉,追着十几个大小阴司在跑,如果不是这些阴司各个小心,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了,

  阎君支持身份,又不能冲过去带着十几个阴司一起去打吴勉,当下大胜已定,索性卖给他们个面子,相信这个老家伙还要和自己讨价还价,如果条件不是太离谱,直接应了也没有什么,

  没有想到的是,归不归直接回头对着吴勉说道:“阎君让你停手,说换一百个妖物让我们带走,干吗,”

  吴勉用他特有的语调回答道:“它可以带一千冥军离开,老家伙你问问它,干吗,”

  阎君听了哈哈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这样,回去和徐福说,他的面子我给过了……众冥军,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