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进推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进推

  “归不归你疯了吗!你到底是人还是妖!”空气当中传来崔玉气急败坏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它明白过来了什么,对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众冥界喊道:“不能让妖物到地府边界……”

  崔玉说话的同时,从天上黑洞出现的几路妖兵不再是没有章法的胡乱攻击。zIyouGe.cOm几路妖军开始向着归不归开出来的这条路冲了过去,禁卫距离近当下直接冲到了最前面。可惜这里还是距离地府边界太远。看着远处的冥军好像潮水一样将被归不归打开了通路重新合拢,如果不是都在忌讳归不归刚才的那一下破空,这条路早已经消失在无数的冥军当中了。

  这个时候,妖军禁卫的队伍也变换了打法。外围的禁卫已经丢掉了手里的盾牌,换上了刀斧之类的短兵器。一路快速的向着妖山、地府边界的位置冲了过来。遇到冲上来的冥军,禁卫们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放开了架势拼着受重创也要了结冲上来的冥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妖军禁卫们咬着牙也要向前冲。外围一圈的禁卫各个身负重伤,一手托着露出来的肠子一手握着刀剑猛杀猛砍的禁卫不在少数。

  一个禁卫倒下的同时,里面另外一个禁卫马上填补上了这个缺口。冲到出去三分之一的位置之时,前面的缺口已经被冥军补上,而禁卫这里也少了一半的妖物。不过冥军也都被这些拿自己性命不当回事的妖物吓住了。再往前冲的时候,已经不象之前那么凶猛了。

  “众儿郎!轮到本王来给你来开路,让出路来!”禁卫中心传来也老妖王的一声断喝。随后身穿重甲双手挥舞着一柄巨大骨刀的妖王从里面冲了出来。老妖王现身的时候,它身上连妖带刀都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黑气。

  现身之后,妖王直接冲到了面前冥军数量最多的位置,手里的骨刀对着它们虚劈了下来,一阵雷鸣之声掠过,妖王身上的黑气好像被这一下子甩了出去一样,瞬间扑到了冥军队伍当中。接触到黑气的鬼物都发出来一阵一阵尖厉的惨叫声,眨眼之间这些鬼物的身体好像被泼了腐蚀性极强的硫酸一样,它们的身体开始冒烟、溃烂。随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倒在地上任由其化为血水。

  黑气好像一条皮鞭一样操纵在妖王手中,任由抽打在众冥军的身上,转眼之间,成片成片的冥军倒在地上惨叫着。这凄厉的声音已经压过了妖、鬼之间的喊杀声,震慑的其他冥军心中胆寒。

  这时候,众禁卫在大妖百疆的率领之下,护住了妖王身后的空档。虽然这些冥军小鬼还没有伤害到妖王陛下的本事,不过这样以防万一,谁又知道崔玉这样的大阴司是不是已经摆下对付妖王的陷阱的。

  在妖王的带领下,数千名禁卫的队伍还在向着妖山、地府的边界冲去。不过其他几路妖军的运气便没有那么好了,东、南两路妖军已经全军覆没,几万妖军的队伍慢慢的被数不清的冥军消化了干干净净。

  其余的冥军看出来妖王禁军的弱点,老妖王虽然吗刚猛,不过它后面数千禁卫却露出来了疲态。有数次妖王不得不放慢冲杀的速度,回身将陷落冥军大军的禁卫们救了出来。这样几次之后,这些禁卫只剩下了两成。照着这个速度到不了边界,禁卫们便会消耗殆尽。

  远处的崔玉看清了形式之后,传令放弃妖王,所有冥军主力的目标改成这些禁卫。杀光了这些禁卫,就算妖王有通天的本事,在自己百万冥军当中,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到时候它耗尽了妖力之后,就等着被自己宰割吧。

  就在潮水一样的冥军向着仅剩的千把禁卫扑过去的时候,崔玉身边的冥军突然大乱。就见那个头发雪白、带着积分刻薄相的男人出现在了这里。他举着手里的贪狼,对着崔玉劈了过去。大阴司知道这法器的厉害,当下使用术法,将周围所有的冥军都拉倒了自己的身前。

  几百个鬼物替崔玉挡住了这一刀,不过就是这样,刀锋的末力还是劈开了崔玉身上的甲胄。如果不是它逃得快,这个时候已经被一劈两半了。吴勉好像就是认识崔玉一样,举着手里的贪狼接二连三的向着这位劈了过去。

  也就是崔玉的身法出奇的快,几次躲开了吴勉的贪狼之后。留下来的几千具冥军的尸体。这也不是说吴勉的术法到了化境,实在是冥军的数量太密集,闭着眼睛劈一刀也能结果几百冥军。

  “崔玉先生休慌。我来对付这个白头发的小子。”这个时候,一位同样身穿盔甲的阴司冲了出来。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阴司手里举着一根哭丧棒,对着吴勉的脑袋砸了下去。

  这位阴司的地府之主的护卫总管。这次和妖山决战事关重大,地府也是倾巢出动。这位阴司平时并不常参与人世间的事情,虽然听过一些关于吴勉的事情。不过也觉得对着人说的过于夸大了。他这是这几年前新出头的修士。术法再厉害也不会就是火山左右的水平,再厉害还能高过广仁去?

  阴司一直对吴勉不服,今天看到这白发男人也就是仗着自己的法器犀利这才占了便宜。丢了法器未必厉害到哪去。当下阴司因为自己露面的机会出现了。如果今天露脸干掉了这个白发男人,那自己晋升大阴司和崔玉等大阴司平起平坐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

  吴勉本来和崔玉也没有什么过节,只是恼怒它敢用妞儿的魂魄来要挟自己。这才三番两次的来找崔玉的麻烦,现在看到一个阴司挡住了自己,吴勉二话不说举起贪狼便对着这个阴司劈了下去。

  吴勉和阴司距离太近。阴司看到白发男人依然用他惯用的计量。当下举起来自己手里哭丧棒想要招架,它的法器是地府之主御赐之物。可不是什么破铜烂铁的刀风能够斩断的。不过就在它做出来格挡的架势之时,面前突然刀光一闪,随后就见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

  飞过来的贪狼无声无息将阴司手中的哭丧棒一分为二。随后它的势头不减刀锋落在阴司的头上,削掉了它的半个脑袋。

  已经遁走的崔玉见到吴勉撒手扔法器,当下它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也顾不得死了的阴司,回身便要向着法器离手的吴勉扑过来。就在这个时候,白发男人的手腕一抖,还没有离地的贪狼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这个动作太迅速,崔玉反应过来吴勉又要冲着自己扑过来之时,急忙在空中调整了姿势。抓着一直鬼物扔了出去,借着这个力道它再次回身在妖物当中东躲西藏。

  没有了崔玉的干扰,妖王带着手下的禁卫继续向着边界的位置冲过去。只是冥军实在太多,早已经将归不归开出来的那条路堵上。看这个趋势,过不了多久妖王身后的禁卫差不多就要拼光。妖王自己能不能冲到边界,它自己心里都没底。

  “陛下,要老人家我再给你开一次路吗?”归不归也到了妖王身边,手里紧紧握着那个将它的术法重现填满的储金。

  看到妖王全身关注的看着面前的目标,归不归嘿嘿一笑,再次好像刚才那样,举起来双臂摆在自己面前,对着面前已经被他这动作吓傻了的鬼物们说道:“我老人家就不和你们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