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地府的内应

第二百二十二章 地府的内应

  这段话说出来的时候,四大妖将的身子同时震了一下。四只妖物几乎一样的反应,先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了一眼妖王,随后又用防备的眼神着看着身边其他的三妖。

  “我知道你们当中一妖已经被地府收买,许诺了死后投胎地府会抢夺魂魄,下一世便可以转世为人。我说的没有错吧?”说话的时候。这个唯唯诺诺的老妖瞬间又变回当初刚毅不可夺其志的妖王。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这个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地府能在我的身边埋下钉子,为什么我不行?”

  妖王说到这里,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它身后的百疆看到不好,急急忙忙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抓过妖王的手,在它的掌心当中倒出来一颗小小的药丸。妖王闻了闻药香之后,张嘴将药丸吃了下去。

  缓了口气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那只妖也是够小心了。三百七十年了,我只是知道有这样一只妖,却始终找不出来。那只妖物每次和地府联络的时候,都在变换着冒用你们四只妖的名字…….我不下十次想办法要钓它出来,不过那只妖实在是太狡猾了,每次最后都是功亏一篑,最后还赔了我数百只妖物的性命……百疆,再给我一颗丹药……”

  装着丹药的瓷瓶就在百疆的手上,不过大妖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药丸倒在妖王伸出来的手掌当中:“白重嘱咐过的,三天一丸是极限。您已经现在是一天一丸早已经超过了极限,陛下保重妖体……”

  “你真的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妖王的声音冷了下来,百疆额头上的冷汗冒了下来。最后它趁着妖王不注意,用手指碾碎了一颗丹药,两只手指头捏捏揉揉将半个药丸搓圆之后放在了老妖王的掌心当中。

  吞下了着半颗丹药之后。妖王对着四妖的方向继续说道:“本来我还想把你们都留在我的身边,慢慢的把那只妖物找出来。现在等不及了……知道你被调到我的身边,地府也开始有所动作了,如果还是真不到你的话,纵有数十万妖军没有主将统领也是枉然……”

  “妖王那个……陛下…….”这个时候,实在忍不了的百无求突然开口说道:“你让老子插句嘴吧,那什么……老子知道你是挑错了主帅,把这点家底都喂给了冥军。这样的话,你干脆分四路元帅得了呗?”

  “傻小子别乱说话,一路反四路败那到省了冥军的事了。”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妖王继续说道:“陛下您不用理会傻小子,乡下孩子没有见过世面,您继续说后面怎么样了。”

  “乡下孩子……”妖王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回到了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现在地府的冥军正在围困四方城,没有多少时间让我继续和你们耗费下去了。时间紧迫我只能这样了,疆盟,把准备好的鸩酒拿上来,送它们几位上路吧……”

  老妖王说话的时候,疆盟太子亲自端着四杯酒走了上来,在每位妖将的面前都留下一杯酒之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

  “这四杯酒是我为了你们精心准备的,当年我举事夺得妖王大位的时候,也给自己准备了这样的一杯酒。不过我的运气比你们好,最后也没有喝的机会。”想起来当年自己夺下妖王大位的惨烈。妖王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喝了这杯鸩酒,我便会亲自统帅十九万妖兵前去四方城增援。将冥军赶回地府之后,我便也喝下一杯鸩酒,到下面向其他的三位妖将赔罪。疆盟,我死之后你来接替妖王大位,你能坐牢靠这个位置吗?”

  这句话吓了疆盟一跳,这位新晋不久的太子没有想到妖王这个时候会说这个,当下脸色煞白的跪在了妖王面前,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些,说道:“妖王大位只有陛下可以担当,请陛下不要再说这样的话。疆盟听到已经是死罪……”

  “我们是妖,就算可以活的久一点,终究也是要死的。这个没有什么好回避…….”妖王轻轻的对着疆盟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徐来,胡风,断崖和孙武宗四将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我的大军集结完毕,你们四个死了我才能安心的带着大军出征。你们不敢为了我死一次吗?”

  “陛下,徐来不怕死。只是请你在我死后,不敢难为徐来的家眷、族人。”说完一句话之后,徐来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随后将酒碗仍在地上。闭着眼睛等死。

  “这鸩酒叫做刻缘,喝了之后只要一刻钟便和这一世的缘分尽了。徐来你不要紧张,一刻钟之后你也只是先走一步,不久之后我会下去陪伴你们的。胡风,断崖、孙武宗,请吧……”

  剩下的三位妖将见到已经有妖带头。当下也是各自的说了一番身后话之后,便都将面前酒碗的鸩酒喝的一干二净。随后,四只妖物几乎都是一个姿势。闭着眼睛盘腿坐在地上,等着一刻钟之后自己的生命走到终结。

  转眼之间一刻钟过去,四只妖物还是好端端的坐在原地。它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之后,纷纷的睁开了眼睛,疑惑着看着坐在当中的妖王。这个时候,老妖王突然哈哈大笑。对着四妖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爱将,我又怎么舍得你们去死?鸩酒是假的,是我宫中收藏的佳酿兑了一勺的醋。喝起来是不是味道怪怪的?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喝过鸩酒,实在不知道鸩酒是什么味道。”

  “妖王……那个陛下?你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时候百无求再次忍不住,对着老妖王大声吼了起来:“老子先不说你这么玩行不行,妖山本来你最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酒池肉林天天睡娘娘没人说你。不过你现在这样大敌当前,还有心思这么玩闹。这就说不过去……”

  “玩?百无求你真的以为我是在玩吗?”说话的时候,妖王很是怪异的笑了起来。笑容还没有褪去,妖王的脸色已经冰冷了起来。对着四妖将的方向说道:“孙武宗!你跟了我一千余年,最后却是你做了地府的内应。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还是下辈子能做人对你就那么重要?”

  这句话说出来,孙武宗脸色满是惊恐的表情。当下这员妖将跪在妖王的身前,颤着声音说道:“陛下明察,孙武宗不敢和地府有丝毫瓜葛。不说远的,就说五年前我率领一万妖兵突袭无边冥界。我亲手了结大阴司萧无病……”

  “就凭这件事,刚才你喝酒之前我都没有丝毫怀疑过你。”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在我确定你才是地府内应的时候,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萧无病本来就是死间,一个大阴司换来妖山覆灭。地府不赔…….”

  说到这里,妖王顿了一下,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知道你的错在哪里了吗?你有地府的承若死后可以投胎成人,四只妖物当中只有你一个不怕死。在喝下鸩酒的瞬间,它们三妖都是满脸的愤恨、不甘,只有你瞬间带出来解脱的神情。你们都以为自己死定了,不管是人还是妖,死了边说不了假话……”

  听到这里,孙武宗便开始有些歇斯底里起来:“陛下,你不要听百疆挑拨!它窥视我四妖将之一的位置已久,它是在骗你……”

  “谁说是它告诉我的,不能是我亲自看到的吗?”说话的时候,妖王解开了自己眼前的布条,露出来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看着孙武宗继续说道:“为了你,我装了几年的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