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崔玉和广悌

第二百一十五章 崔玉和广悌

  抱着小任叁再次回到了刘喜、孙小川的驻地之后,归不归被两位东家带到了他们的帐篷当中,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天快亮的时候,老家伙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随后孙小川吩咐早餐之后,开始继续向着控龙岭出发。

  早饭之后。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上了和刘喜、孙小川一摸一样的马车。这么多天他们都是在一架马车上的,不过这几天的事情明显够两位东家消化一阵子,他们俩也要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

  从昨晚归不归回来之后,百无求便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老家伙时不时的逗逗自己的便宜儿子,二愣子都好像没有看到一眼。学着吴勉的样子,对着老家伙翻起了白眼。倒是酒醒了的小任叁在缠着归不归打听:“老不死的。听说你昨晚把我们人参抱走了,是不是打算把我们人参卖了?辛亏你后来良心发现,要不然的话你就等着我们家老头儿扇嘴巴吧……”

  解释了半天之后,归不归才说明白自己没有把这个小家伙卖了的意思。刚刚把人参娃娃安置好,吴勉突然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不是应该说说崔玉了?你不会想等到了妖山之后再说吧?”

  “这个你不问,老人家我也是打算要说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算起来崔玉也算是徐福名下的弟子,论起来广仁都要喊他一声师兄的……”

  崔玉家传主修通灵之法的修士,他八岁之时锋芒初露,十岁的时候因为请了通县望族一位亡故二百余年祖先的魂魄上身,断了分家产的官司而名声大造。当时还招来了地府的阴司前来观看,一时之间,隐隐的和方士一门刚刚展露头角的徐福齐名。只不过,这个十岁的小孩子心中还瞧不起那位方士徐福,以为这个方士只是靠着宗门势大才有这么大的声势,真实术法未必在自己之上。

  后来崔玉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心里也自我膨胀了起来。自以为是同辈当中术法第一人(方士一门特立独行。和修士并无辈分瓜葛。崔玉将自己纳入和徐福一辈中),在他十六岁的那一年,终于有机会进了方士一门,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少年方士。

  客气了几句之后,便有人撺掇崔玉和徐福比试术法。徐福本来还想要拒绝,无奈崔玉好胜心大盛,竟然去找了徐福的座师邱武真大方师,当时其他同来修士的面,要求和徐福比试术法。挨着这么多修士的面子,邱武真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当下由方士、修士两家各出一个题目,要求徐福、崔玉他们二人完成。谁先完成无误着,就是胜出之人。

  连续两个题目徐福都是小胜,崔玉输的心里不服气,当下又提出来要和这位徐福方士术法相搏。邱武真担心和修士伤了和气没有打听,没有想到输不起的崔玉竟然暗中偷袭徐福,却被方士身上的防御之气将崔玉的力量反使彼身,将他远远的打了出去。

  徐福不经意间将崔玉打败,足见二人的术法相差巨大。他这才知道自己以往的见识只是井底之蛙,徐福的术法比自己强的太多太多。被人救过来之后,他知道凭着自己家传的术法,远远不可能和面前的这个年轻方士抗衡。当下崔玉便有了拜在邱武真大方师门下学艺的打算。

  可惜崔玉完了一步,年前邱武真刚刚对外宣布自己不再收徒传道。他想要拜在方士门下,除了徐福之外,也只有精卫等他压根瞧不上眼的方士。权衡利弊之后,崔玉最终决定要拜在徐福门下,只不过他还有家业要处理。当下只是和徐福定下了拜师的口盟,等到自己处理外家业之后。在回到方士一门正是拜在徐福门下,行拜师大礼。

  不过等到崔玉回到了家中,要和家业做个了断的时候。碰巧这一代家族的族长过失。从辈分和艺业来说,崔玉都是当仁不让的新一任族长(人小辈大)。而且这一代家族当中除了崔玉之外,都是庸庸碌碌之辈,实在找不出人来接替他做这个族长。

  无奈之下,崔玉只要断了拜在徐福门下学艺的念头,留在家族当中做了族长。转过年来方士一门传来消息,徐福已经收了首徒广仁。崔玉心里虽然可惜,还是备下了重礼,送到方士门中作为贺资。虽然他不再是徐福的弟子,可是每逢年节还是备下了厚礼,亲自去方士宗门拜见徐福,顺便向口盟的师尊请教术法当中的学问。

  又过了几年,徐福陆陆续续的又收了其他的弟子,广义、广孝、广悌和归不归等人相继拜在了徐福的门下。这些人当中由于归不归是徐福少年之时的玩伴,故而被其他人高看一眼。连入门最早的广仁都要尊称他为归师兄,而唯一一个女弟子广悌则收其他同时的照顾最多。

  这一年,崔玉带着礼物再去拜见徐福的时候,无意当中在宗门当中见到了女方士广悌。只是一面之缘。广悌的影子便进到崔玉的心里出不来了。为了能天天见到这位广悌师妹,崔玉竟然赖在方士宗门一年多,被族人催的烦了。还将族长位置让给了一位资质平庸的胞弟,他自己则一直赖在方士宗门当中,打算重新拜在徐福门下,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天天守在广悌身边。

  此时徐福已经坐上了大方师的位置,当下推说自己和崔玉的师徒之缘已尽。自己的弟子们正在修道,崔玉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大事,还是不要来的这么频繁。大方师虽然已经下了逐客令。不过崔玉还是不死心,暂时离开了方士宗门之后。隔三差五的随便找个理由再回来,就为了再见广悌一面。

  后来徐福被他烦了。当下命所有的女弟子都进入到方士宗门不对外的内堂修炼。崔玉不是方士无法进入内堂,无奈之下只能再次离开了方士宗门。

  从此之后的崔玉便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少年时期的灵性、天赋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每天愁眉苦脸的除了叹气,便是默不作声的把玩着广悌曾今接触过的事物。而他往日兴盛的家业,也被新族长折腾的七七八八,再没有他做族长时期的风光。

  几年之后,家族遇到不测,在齐国抓捕一只鬼魅的时候,族长被鬼魅杀死。族中群龙无首。便有长老找到了崔玉,请他再次出山担任族长。崔玉也是没有事情可做,便二次担任了族长。

  不过这次他担任族长之后,崔玉便感觉到了有些力不从心。虽然也是磕磕绊绊的处理了几件鬼魅大事,外人看来崔家又有恢复往日盛世的征兆。不过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去当时那个雄心勃勃的崔玉了。

  又过了几年,齐国王宫闹鬼魅。宫中的宫廷方士总管失手死在了鬼魅手里。齐王心中对方士一门不满,便请了治鬼声望极高的崔家前来收治鬼魅。崔玉带着族人赶到之后,摆下了阵法准备要消除鬼魅。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紧要关头,崔玉的注意力不集中竟然意外失手。竟然当着齐王的面,被鬼魅偷袭得手,鬼魅咬破了他脖子上面的大血管。这时宫中一片大乱,好在徐福大方师带着几位弟子赶到,救下了齐王,又施展术法将鬼魅化为了虚无。

  而奄奄一息的崔玉终于在死前最后一刻,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广悌。带着满足的表情离开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