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章 广悌离岛

第二百一十章 广悌离岛

  说话的时候,阿一古拉已经抱着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孙小川的女儿还不到周岁,生的粉粉嫩嫩,由于混血的关系加上遗传了母亲的相貌,小小的年纪已经显出来美人胚子。

  孙小川给自己的女儿起了孙吉祥的名字,小吉祥出生的那几天。广悌已经出来给孩子看过了面相。断定了这孩子长大之后也大富大贵的命格,而且小吉祥命中旺夫,谁娶了这样的媳妇过门,做官位极人臣,做贾富可敌国。

  后来百无求道破了这个天际:呸!这个老子也能算出来,摊上这样的老丈人。家里金山银海的供着,想不旺夫都不可能。孙小川家的丫头,一般老百姓家里谁娶了她。都是祖上积了大德。

  不过这个时侯把小婴儿抱出来,却让广悌为了难。按道理自己这么多年在人家财神岛白吃白住的,怎么也应该表示表示。论起来收下孙小川的女儿为徒也不算什么。不过当初她就是受够了将自己的弟子一个一个送走。这才隐居在这里的,广悌又不像吴勉那样刻薄,当下便微微露出来一点为难之色。

  归不归这个老人精看出来了广悌的为难之处,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迟迟不肯表态的广悌说道:“要不这样,这女娃娃算是广悌你和老人家我共同的弟子。等到她会说话的时侯,我老人家给她开蒙。广悌教她点我老人家不方便传授的术法,平时这孩子也不用伴师,跟着她的父母生活就好。能学到多少本事就看她的造化了,反正她爹爹有本事挣钱,也不靠她养家。”

  “这样也是一个办法。”广悌知道再推辞不掉,当下便认了归不归的说法。女方士在自己的头上抹了一把。扯下来三根白头发交给了孩子的母亲,说道:“我的手上也没有什么之前的东西,就留下三根头发给孩子做个见面礼吧。等到她成人的那一天,我会把这三根头发亲自给她种上的。”

  “还以为能给什么,原来就是三根头皮……”看到了广悌给的是自己的头发之后,百无求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继续说道:“还以为能给个什么厉害的法器,就算以后驯夫的时侯也用的着嘛。就三根头发,换来这么多年白吃白住.......唔……呜呜呜呜…….”

  说到一半的时侯,二愣子的嘴巴突然闭上,随后它的两片嘴唇就好像粘住了一样。任凭百无求怎么张嘴,都无法发出来一点声音。这时候,眼尖的人才发现是一根好像丝线一样的白头发穿在这妖物的两片嘴唇上,将嘴唇‘缝了’起来。

  百无求甚至连疼都没有感觉到,嘴巴便被一根白头发‘缝了’起来。当下它急急忙忙抓着归不归的手,让这个老家伙去看自己的嘴巴。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广悌说道:“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嘛,有什么都看老师兄我了。饶了它这一次,回去我重重的去责罚他。”

  广悌这才看了百无求一眼,再次梳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就在她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缝在百无求嘴上的那根白头发瞬间消失。这时候的百无求在也不敢胡说八道,捂着嘴巴逃了出去。

  广悌在财神岛居住多年,刘喜、孙小川自然知道这三根头发是什么。当下孙小川眼睛几乎都快冒出来了光芒,当下阿一古拉代替小婴儿对广悌行了师礼。行礼完毕之后,广悌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现在该你了,看看你有什么宝贝要送给这孩子。”

  “老人家我有什么?她爹爹和她大爷都是第一等的有钱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手指上退下来一个小小的白玉戒指。走过去之后套在了女娃娃的大拇指上,最后嘿嘿一笑,说道:“这个跟着我老人家也有四五百年了,这戒指老人家我带着有些不合手,今天就便宜这个小家伙了……等到她术法有成之后。老人家我亲自教她如何使用。”

  看到归不归将受伤带的戒指送到小姑娘手上的时侯,吴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这枚戒指还是当年和他一起,在辽西郡燕哀候的假坟墓里面找到的。这么多年这戒指老家伙一直带在手上。从来没有看他如何使用过。想不到这次归不归竟然把戒指舍了出来。

  广悌看到了归不归手里的这枚戒指,没有说话只是古怪的看了老家伙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会把戒指送出来。这也难怪,广悌在财神岛上久了,不知道吴勉、归不归从妖山上面得了一大笔宝贝,之前的东西已经不在这个老家伙的眼里了。

  随后孙小川代替孩子给归不归行礼,这次简短的拜师仪式便算结束了。广悌每天一早就要远行,当下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离开这里回去休息了。孙小川的老婆阿一古拉也要结伴同行,本来孩子年纪太小她不适合远行。不过广悌是他们泗水号的镇岛之宝,孙小川、刘喜两个男人又不适合相随,无奈之下只能劳烦她一个波斯女人同行了。虽然不舍得孩子,无奈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广悌离开之后,剩下这些人草草的吃喝了一顿之后,也都各自散了。本来还为百无求和小任叁准备了一顿荤宴,二愣子的嘴唇受伤也没了这个心思。小任叁还没等到荤宴开席它已经再次自己把自己放倒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广悌、阿一古拉乘坐的马车便从内岛向着外岛行进。归不归拉着两只妖物和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相随,中午之前便赶到了码头。本来还有一顿最后的相送酒宴,不过广悌闲麻烦便取消了。

  说是广悌要出去走走,实则是泗水号派出了几十名侍女。在阿一古拉的统领之下,侍奉在女方士的左右。加上泗水号明里暗里的人,足足有几百人在广悌的周围活动。能做到广字辈的身份。都不会是笨人。广悌看出来却没有说破,那些人也没有恶意,既然想要跟着那就跟在自己的身边吧。

  到了午时大船驶离了码头。没过多久便消失在了海面上。抱着孩子的孙小川想起来自己的媳妇还在船上,便重重的叹了口气。将孩子交给了奶妈之后,他凑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老神仙,您老人家和广悌先生以前就是同门,现在又都是我姑娘的师尊。您老人家说说。广悌先生大概什么时侯能回来?”

  “你也有心里没底的时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还以为连老婆都舍出去了。一定是做好了准备。想不到泗水号的二东家也不过如此啊,是不关已,轮到你头上小娃娃你也乱。等着吧,广悌不适合外面的世界,没有几天她就会烦了腻了的,到时候你就能在看见你们家孩子她妈了。”

  不过归不归这话说的有点早了,广悌走了之后,他们便成了镇岛之宝留在了财神岛。没有想到,过了一年广悌众人都没有回来。不过泗水号的消息倒是不停的传回来,都在说方士广悌带着阿一古拉正在某某处游玩,或者重回广悌曾经去过的地方。

  转过年来,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差不多也待的有些烦了。就在这个时侯,大海当中突然行驶过来一条不属于泗水号的大船。远远的便能看到大船当中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