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九章 离岛前夜

第二百零九章 离岛前夜

  吴勉、归不归几个被安置在了外岛当中的迎宾馆当中,十几天之后,之前逃出去的岛中众人又陆续的乘船回到了财神岛。他们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又开始照常以往的生活。
  
  又过了十几天,波斯国派来官员前来调查波斯使团全军覆灭的事情。刘喜、孙小川亲自解释了使团海盗抢劫、杀害的‘真相’,波斯官员在财神岛附近已经发现了那十一艘钉满头颅的大船。知道这是两位东家杀光了那些海盗。替使团报了仇之后,官员代表波斯国王向两位东家表示感谢。
  
  在岛上被两位东家款待了数日之后,波斯官员才带着泗水号的馈赠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财神岛。官员离开之后,孙小川又置办了一份可供数千人日常生活之用的礼物。他带着离墨一起,乘二十艘大船离开了财神岛。二人也不说去了哪里,七天之后的早上带着空船返回。
  
  孙小川返回的时侯。正赶上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在码头上钓鱼。看到了这位二东家上岸之后,二愣子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孙小川、离墨他们俩这是去给徐福送礼去了吧?不是老子说你们那位大方师。不是说他天下第一的术法吗?那么有本事的人连这么几船的便宜都占?要是广仁的话,说什么也不会舍下脸占这个便宜吧?”
  
  “难得傻小子你开始动脑筋了,再过几年你是不是就要设套让爸爸我钻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在哪里说哪里的话,以前徐福在陆地做大方师的时侯。又修道门派送的礼物也会收,不过不会照单全收。他会假模假样的在里面受点便宜的东西,然后在回赠几倍的回礼。不过现在他在海上哪里还有心思摆这个谱?给什么都要,回礼什么的也不用想了。总不能回几条咸鱼吧?咬钩了……人参你快点收杆…….”
  
  孙小川回来之后,本来还想去找吴勉、归不归他们客气几句。不过他这边刚刚上岸,内岛的鼓语就到了,鼓语传来信息让孙小川马上去内岛,刘喜东家有事情要问他。
  
  在岛上待了这么久,归不归多多少少的也能听懂一些鼓语,找了侍候他们的仆人又问了几句之后,冲着百无求嘿嘿一笑。说道:“广悌知道孙小川去见徐福了,徐福那个老家伙教了这些弟子,也就是广悌最有良心了。收拾一下吧,晚上刘喜、孙小川要请客,要给广悌践行了……”
  
  和归不归预想的一摸一样,孙小川直接骑快马飞奔到了内岛。到了中午十分,内岛又传来了鼓语,外岛的大管家陪着笑脸找到了吴勉、归不归等人,说是两位东家请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位进内岛赴宴。鼓语当中还说有要事要和他们详谈,请四位务必赶过来。
  
  当下,四个‘人’乘坐马车在天黑之前到了内岛。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在庄园的大门口相迎,客气了几句之后,直接把他们带到了中厅当中。这里已经摆下了酒宴,只不过让百无求有点失望的是,摆在桌子上的都是素材,唯一一个算是跟荤菜扯上关系的也就算是一个蛋羹了。
  
  “你们哥俩喂兔子呢?还是把我们爷们儿当兔子喂?”百无求当场就瞪起来了眼睛,孙小川嘿嘿一笑,凑过来对着他们几个人说道:“今晚广悌先生也会出席,她老人家这些年一直吃素的。我们大家迁就一下,这顿饭之后小川我再开宴席,现在已经在杀猪宰羊了,送走广悌先生之后,我们就开荤席……”
  
  已经这样了,百无求也说不出来什么。众人客气了几句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让各位久等了,归师兄,你也在这里……”最后半句话说的有几分嫌弃的味道,话音未落,一阵白色方士服饰打扮的广悌在那位姑娘的陪同之下,走进了中厅。
  
  “广悌,好久不见了,是不是今晚一别。咱们又要分别了?”归不归倒是不在意广悌话语之外的口气,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你如果不嫌弃老师兄我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一起走。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么多年,广悌独来独往的惯了,不劳烦师兄了。”终于对着归不归客气了一句之后,广悌转头对着面无表情的吴勉说道:“多谢吴勉先生相赠的丹液,广悌再次出世心里也有了一点底气。”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对着广悌说道:“不客气,你还是去谢归不归吧,是他炼制出来的。我只是慷他人之慨而已。”
  
  一句话说出来,广悌好像有了要把丹液还给归不归的冲动。现场的气氛多少有些尴尬,这个时候,刘喜、孙小川对了一下眼神,泗水号的二东家笑嘻嘻的吩咐开席,后面的热菜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
  
  刘喜带头说了几句客气话,大概的意思就是广悌先生明天就要离开财神岛了,今晚设宴为她老人家送行。当下大家意思着喝了一杯淡酒,气氛算是多少有些缓和了下来。
  
  “广义,老人家我多句嘴,你这是想要去找徐福大方师?。怎么,孙小川这次带回来什么话了?”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广悌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老师兄我泼你冷水。广仁已经把东海都专遍了,徐福那个……大方师也没有见他。你们四个人里面只有一个广义的运气好,被……”
  
  “广义已经回到陆地了”广悌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用筷子夹起来一颗莲子放在嘴里细细的品着。随后继续说道:“孙小川带回来的消息,徐福大方师有事情交代广义去办,不过归师兄你还是误会了。我已经没了重回徐福大方师法驾前学法的奢望了。只是在这里闷了,出去走走而已……”
  
  说话的时侯,广悌突然转了话题,看着归不归淡淡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要请教归师兄,上次我摆脱师兄的事情,不知道有眉目了没有?”
  
  “上次你有事情拜托我老人家?怎么不记得了……”看着广悌的脸色落了下来。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想起来了,是如何消除长生不老之身那件事吗?老人家我回去想了一下。倒是有几个法子可以做到。早年间我老人家也有变回常人的事例,不过这样的方子实在有些不牢靠。这样,你再等等,有了这样的法子老人家我一定奉告。”
  
  “那就有劳归师兄了。”广义没有丝毫表情的说了一句之后,看着吴勉一眼,随后又对着刘喜、孙小川二人说道:“多谢两位东家收留广悌这么多年,这些年来广悌没有为两位办过什么事情,却受到如此厚待,广悌的心里不安。如果陆地上的泗水号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办的,两位只管说出来,广悌一定照办。”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能办到的事情我们哥俩怎么敢麻烦您老人家。”孙小川学着归不归的样子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小事,您也知道小川我几百岁了才得了一个女儿,自然是爱如掌上明珠一般。小川我斗胆,请老人家您再收个弟子。不为别的,等您再回到财神岛的时侯,身边能多个出来联络的人。女娃娃总是方便一点的,管家,把我们家的孙吉祥抱过来,请老人家看看这孩子有没有这个福气……”
  
  孙小川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这位泗水号的二当家说了一句:“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