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七章 泗水号的靠山

第二百零七章 泗水号的靠山

  后面的事情都在眼前了,冲在最前面的还是贾氏兄弟俩。那个叫做静相的比丘尼不知道什么时侯看到不对的地方,已经脚下抹油溜了。所有的黑锅都是贾氏兄弟俩背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广孝和元昌,老人家我就说,你们这点人马怎么敢来围困财神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他们哥俩说道:“明白了。这笔账我们算在广孝、元昌的头上。找到他们俩之后,我老人家一定想办法给你们报仇。那个谁,老人家我替你们东家做主了。和刚才勒死的那几个人一样,送这两位走吧。下手利索点……”

  开始还以为什么都说了,面前的老家伙就会饶了自己哥俩。想不到归不归一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当下兄弟二人只能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饶我们俩一命……看在应真先生的面子上……饶了我们俩一命吧……”

  “不提那个爸爸。老人家我差点就把他忘了。”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身边的小任叁说道:“小家伙,这事还是你来办的好。刚才我老人家说的话你再重复一遍。记得啊,以后那位大术士问起来,就说是你说的啊……”

  这个时候的小任叁不知道在哪里喝了酒。醉醺醺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人参知道……黑锅替你背了……弄死他们俩,算在我们人参的帐上了……那个谁,就是你……再弄一坛子酒过来,要你们东家昨晚喝的那个,别想用什么刷锅水来糊弄我们人参……”

  有了小任叁的话,算是彻底解决了席应真那边的隐患。这俩弟子他不认归不认,可由不得别人来杀。不过有他儿子这句话便消了这个祸端,当下,两个昆仑奴一人抓着一个贾氏兄弟俩就往外面的院子里拖。

  别看这哥俩杀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对付波斯商船和泗水号货船他们都变着法的杀人。现在轮到他们俩了,这哥俩好像杀猪一样的嚎叫着。越是眼看着就要断气了。两个人折腾的越是越是厉害。可能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多活一刻算一刻。眼看着就要被拖出去的时侯,贾仁抱住了门框,大声的叫喊道:“等一下!你们该问的都问了,我们是不是也能问几句?就算死了我们哥俩也要当个明白鬼……求求你们了……让我们俩死前明白这事怎么回事吧……”

  刘喜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那就让你们俩多活一刻,说吧,想要问什么?”说话的时侯,这位昔日的淮南王对着昆仑奴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俩暂时把手里的两个人放下。

  贾氏兄弟喘了几口粗气,磨蹭了半天之后,看到刘喜的脸上有些不耐烦,贾仁这才再次说道:“就一个问题,你们明明都在这里,那么陆地上的刘喜、孙小川和吴勉、归不过又是怎么回事?到底你们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我留在陆地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了的……”

  “原来你还是不死心,看到我们当中少了一个人没有,李甲哪里去了?”刘喜微笑着看贾氏兄弟俩,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这是被吴勉先生的幻术吓得怕了,不过这里面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幻术。当初外岛的人之所以敢逃走,是因为我需要把李甲藏在他们当中。你的人应该会跟踪他们的船队,是吧?那么有没有看到李甲悄悄的从船上跳下去,使用他的术法去了东海,找了一个欠了我们泗水号人情的先生帮忙去了?”

  说到这里,刘喜脸上的笑容更盛,看了一眼一边的吴勉、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不久之前泗水号帮着他在寻找一个叫做陆刚的方士。加上之前的贸易,那位先生多少欠了一点人情在我这里。李甲请他帮忙,派了几位弟子一起回到中土和波斯,将商铺和货站什么的又夺了回来。当中耍了一点小花招。请先生那几位弟子变化成我们几个人的样子。让你信以为真这座财神岛已经变成一座空岛了,现在明白了吗?你们输在那位先生手里,不冤……”

  “你们竟然请了徐福帮忙……”贾仁的眼睛已经直了。他们哥俩怎么说也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当然知道东海徐福是一个禁忌的人物。就算饿死也不能去东海海域做买卖,刘喜说到离墨去东海,马上便猜到他是去找谁帮忙了。当下,贾氏兄弟的面露死灰之色,心里明白就算现在席应真亲自到了这里,也不可能救下他们俩了。

  “再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吗?”刘喜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再次抓住二人的昆仑奴点了点头。随后就见他们俩抓住了杀猪一样乱叫的贾氏兄弟俩,两个人一人一根绳子,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将他们二人活活绞死。

  两个人死后,攻入财神岛的一万一千三百六十一个人除了那个逃了的比丘尼之外,已经全部处死。随后刘喜下了命令,将这一万多具尸体的人头砍下,尸身焚烧之后骨灰直接洒在大海当中。剩下的人头平均分配钉在乘载他们而来的十一艘海船上面,将海船送入海中,让往来财神岛的人看到,这就是打泗水号财富主意之人的下场。

  一万多个人头砍下来也要一阵子。孙小川让人将这些死尸运到外岛之后再动手,小心血腥气味熏到了内岛里面的镇岛之宝。除了少数的女人和作为卫士的昆仑奴之外,其余留在庄园的人几乎都开始调马车前来运尸。一万多具尸体运了三天两夜才都搬到了外岛当中。

  刘喜、孙小川在庄园里面设宴款待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酒宴刚刚开始的时侯,广悌身边的小女童又从竹林当中走了出来。几年不见她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只是跟着广悌久了,再次看到这么多大男人,姑娘还是有些脸红。她怯生生的到了刘喜的面前。从怀里面拿出来一份信笺交给了这位大东家:“这是姑姑给您的信函,看完之后还请东家您回话,姑姑在等我回话呢。”

  刘喜打开信笺刚刚看了一眼,脸色便有些异样的看了姑娘一眼,说道:“广悌先生还说什么了?”

  “姑姑说她闻不得血腥气,不过知道你们这也是迫不得已。这才就算了。下不为例。”姑娘回答完毕之后,看了刘喜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您还没给回话呢。姑姑还在等着您的回话……”

  “就按广悌先生的意思办”刘喜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回去向先生复命,就说广悌先生交代的事情,刘喜、孙小川一定办好。只是现在泗水号的船只未归,稍后等到大船回来修整一番之后,便可以载着先生去访故友。”

  “故友?老人家我不是在这里吗?”归不归笑嘻嘻的冲着小姑娘招了招手之后,继续说道:“干嘛那么见外?你回去和广悌说一声,我老人家现在就去看她。让她准备准备,把头发好好梳梳……”

  “我家姑姑还真提到归不归老先生您了。”姑娘笑着向后退了一步之后,继续说道:“姑姑说,你也老了,也开始占起来徐福大方师的便宜来了。姑姑还说,要是没有什么天塌的大事,还是不见面的好……有这个时侯,先把两个和尚的事情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