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六章 元昌的弟子

第二百零六章 元昌的弟子

  将军姓贾名仁,‘冯张’是他的亲弟弟姓贾名义,兄弟二人都是益州大商贾贾荟的儿子。三十年前这兄弟俩在家乡益州路过一个酒肆的时侯,被里面一个醉醺醺的老头看中,说一定要收他们二人为徒,教授术法。

  当时贾仁、贾义也没当这个老头子当回事,只以为这是一个喝醉酒的醉老头。没有想到的是看到被这兄弟俩小瞧,白头发老头施展了手艺,当着益州老百姓的面颠倒了日夜。本来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漆黑一片,吓得贾氏兄弟以为天神下凡。这才不再犹豫,将这个自称席应真的老术士请到了家里。

  没有想到第二天酒醒之后。老术士仔细看了一眼这兄弟俩的天赋,便不打算认账了。不过这个时侯兄弟俩跪在他的面前,死活不让这位老术士走。席应真要走几乎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不过这位大术士是极为看中道统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和一个弟子接触师徒关系之后,才会再收第二个弟子。

  当下席应真也是头疼。便应付着教授了自己独门的水、火遁法,和一些类似养生的简单术法。留下了口诀和修炼方法之后,这位大术士便离开了益州,当时和这兄弟俩说的好,让他们俩勤学苦练,一年半载之后他是要回来检查的。然后一晃三十年,贾氏兄弟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师尊。

  这三十年兄弟俩没有闲着,他们俩专攻水、火遁法的修炼,已经施展的出神入化,就连席应真自己也不敢说两种遁法在他们兄弟俩之上。晋末八王之乱的时侯,兄弟俩被东海王司马越招入麾下,不久之后贾仁充当了东海王的火急先锋。而贾义掌管司马越手下的三万水手。

  有了两位大将辅佐,东海王一连打败了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司马氏诸王。可惜最后在远征匈奴石勒的时侯病死。司马越一死,晋哀帝搜喽东海王的罪状。随后大军围剿东海国军臣,贾氏兄弟看到不妙,便急急忙忙驾船带着一万多名部署逃走。

  当时天下已经大乱,没有看清形势之前,司马兄弟俩不想轻易卖命。当下开始在海上做起来了无本的买卖,在航线要地劫杀往来的商船。他们是军士出身人命看的轻,抢劫了财务之后基本上都是屠船不留一个活口。那段时间里,泗水号的商船也被这兄弟俩劫掠了不少。

  当时刘喜、孙小川也为这一股海匪头疼,刘喜还想好了计策,准备去请广悌出山,替他们接触这个祸端。不过就在这个时侯,这股突然冒出来的海匪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过。想不到这个时侯会突然进攻财神岛……

  贾氏兄弟俩说完自己的事情之后,贾仁陪着笑脸对小任叁说道:“任叁兄弟,看在咱们应真先生的份上,你求求他们几位,饶了我们兄弟俩。我们把遁法交出来……”

  “还没说完正事,遁法什么的不着急。”没等任叁说话,归不归笑眯眯打断了贾仁的话,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你们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刚才小娃娃你提到了静相这个名字。再说说这个静相吧……”

  差不多五年前,贾氏兄弟俩在海上带着船队做买卖的时侯。劫掠到了一艘富丽堂皇的海船,当时正事八王之乱差不多已经到了尾声,匈奴人进犯中原作乱的时侯。就算是皇帝也不可能会有这样富丽堂皇的大船,当时贾氏兄弟还以为这是泗水号两位东家的大船,只要劫持了他们兄弟俩,就算金山银海泗水号也要拿出来赎人。

  不过等到贾氏兄弟率船队到了大船近前,才发现船上的竟然都是佛家子弟。驾船水手都是光脑袋的和尚,甲板上,众沙弥和比丘尼簇拥着两个和尚。虽然船上的不是泗水号的两个东家。不过一看也是有钱的和尚不抢白不抢。

  等到动手的之后,两位东家才发现自己打错了算盘。两个和尚还没有动手,下面这些小沙弥和比丘尼他们已经吃不消了。看着这些出家人在船上斯斯文文的。杀起人来不比他们这些杀人越货的海贼强多少。几个比丘尼竟然凿沉了他们的一艘大船。

  贾氏兄弟俩见状之后,急急忙忙过去帮忙。本想着凭着自己这边人多可以将这些出家人一举消灭的,没有想到他们俩还没有杀到两个大和尚面前,便已经被这些小沙弥和比丘尼生擒了。

  这兄弟俩当时身边没有火种、水源,当时以为弄不好这次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的。没有想到他们俩被押送到两个大和尚身边的时侯,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和尚却让人给他们俩松了绑。

  随后,这位大和尚自我介绍了一番,他和身边那位身穿华丽僧衣的和尚正是当时最富盛名的两位高僧——广孝和元昌两位大师。他们俩这次出海也是去寻找泗水号东号的所在,不过没有海图和向导最后无功而返。

  现在看到贾氏兄弟的大海船和手下兵卒,广孝大师有意收他们俩为徒,教授一些奇妙的术法。虽然这位广孝大师久负盛名,无奈他们哥俩还有一位更加有名的师尊。当下,贾仁将自己师尊席应真名号抬了出来,随后和自己兄弟又施展了一番水、火遁法,在海中,和控火术之下几乎没有弱点,这样的术法施展开来连广孝大师都自愧不如。

  虽然自己死了不少手下。不过看到对方的术法太高,自己就靠着这点遁法完全不是对手。当下贾氏兄弟注定示好和两位大和尚化敌为友。兄弟俩留在了这艘大船上,元昌吩咐摆下酒宴。吃喝了一阵之后,广孝提到了泗水号的财富。这两位成名的大师竟然也是眼红泗水号富可敌国,正说到了贾氏兄弟俩的心坎里。

  看到这个话题一拍即合,广孝出了一条计策可以谋图泗水号的财富。不过需要贾氏兄弟俩大军的配合。当时他们定好的计策是里应外合,两位大和尚不好出面,不过他们已经派人隐藏在了岛上。先让贾氏兄弟俩挑选一艘大船伪装成泗水号的货船。进了码头之后上面的军士突然发难,攻下码头之后,其余的船只一起冲入泗水号。一万多名曾经的兵卒攻打一个小小的财神岛复复有余……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行动之前,财神岛发生了波斯军队突袭的事情。摧枯拉朽一样的将数万波斯军队全歼,那个场面吓到了贾氏兄弟。不过广孝、元昌却并不在意。广孝又生了一计,围困财神岛等到他们出尽底牌之后在一举歼灭。

  因为岛中已经有了他们的内应,当下贾氏兄弟想要在陆地的众管事当中选择一个人作为对口的接应。这个时侯突然发现凉州的大管事冯张和贾义一摸一样。这样一来便省了他们的事。贾义先是易容变成另外一个人守在冯张身边。大概半年之后,感觉自己差不多学会了冯张的出事风格和小动作之后,便杀了他取而代之。随后慢慢的换下了冯张身边的老人,都换成自己的人。贾义、冯张实在太像几年过去,别说外人了就连冯张的老婆都没有发现这个睡在一张床上的换了一个男人。

  贾义不在船上,贾仁有事找不到什么人商量,元昌又把自己一个叫做静相的女弟子留在了贾义的身边,负责他们之间的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