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三章 倾巢而出

第二百零三章 倾巢而出

  到了第四天一早,恶事还是发生了。之前刘喜、孙小川派到波斯的快船出现在了码头,和之前的波斯使团商船一样,这艘快船孤零零的漂在码头前方的海域,半晌都没有要驶进码头的迹象。
  
  这是个不详的信号,当下。孙小川派人商船查看,船上的水手加上泗水号的信使二十一个人无疑幸免都死在了船上。
  
  和之前波斯使团的情况有些许不同,这些人的肚子都被利器豁开塞满了粗盐。里面的内脏已经无影无踪。从痕迹上面判断应该是丢到海里喂鱼了。刘喜、孙小川写的信件混在粗盐当中,在船老大和信使的肚子里面被找了出来。
  
  亲自登船看到了这幅惨象之后,刘喜的眉头皱得好像一个疙瘩一样,这位曾经的淮南王自打出世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死了上百人,却丝毫没有头绪。幕后之人只是将来往财神岛的人杀死,除了那两队巡逻的护卫之外,也没有再对岛上的人造成什么危害。
  
  孙小川向刘喜建议派出去船队在财神岛附近的海域巡逻,被昔日的淮南王否决:“没有意义,连对头是谁都不知道,派出去的人也是白白送死。看他还能有什么动作,目标是你我。别人都是往死……”
  
  又过了一天,一艘从中土而来的货船出现在码头附近的海域。这一段时间岛上人心惶惶,各种各样的谣言四起。见到了有船出现而不入港之后,看守码头的人急急忙忙向两位东家禀告。
  
  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离墨亲自登船检查,和其他几艘大船一样,船上的水手和泗水号压货的管事、伙计已经死的一干二净。这些尸体的头颅都被砍下,尸体仍在一堆,头颅用钉子钉在了甲板上。九十八个头颅钉成了一个人头塔……
  
  这次刘喜连登船检查的心思都没有了,孙小川一个人检查回来之后,脸色铁青。往常和归不归一样嬉皮笑脸的样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时侯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当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告知了大东家刘喜。
  
  刘喜沉默了半晌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现在已经差不多清楚了,那些人是要围困财神岛。将我们逼到绝地。不过淡水我们可以自足,岛上在种植庄稼足够所有人的吃喝。如果这样也算围困的话,到底谁先被困死也说不一定。”
  
  “是困住,不是困死……”吴勉说了一句之后便不再说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接话说道:“或许他们本来还有困死你们两位东家的意思,不过看到我们四个登岛,他们便改了主意。其实你们两位东家都明白的事情,一定要从老人家我的嘴里再说一遍吗?”
  
  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说到底,是之前对付波斯军队的时侯,你们二位露了财神岛的底。这次下手的人应该是早有准备对你们下手的,不过被波斯人抢了先。后来看到波斯人被摧枯拉朽的打败之后,这些人才想了这样的一个主意。他们只是围困住财神岛你们二位东家,然后再派其他的人将你们留在波斯、中土两地的商号、货站抢到手中。等到你们能出离财神岛的时侯,泗水号已经被他们变卖殆尽。你们二位也只剩下一个财神岛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都沉默了起来。这时候,老家伙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猜的不错,他们还有第二个打算。岛上的人受不住惊吓的话,要么赌一把抱团一起离开,赌赢了就能逃出升天。要么拼了用你们两位东家做筹码,和外面的人谈判。你们俩死,总比他们死要好得多。”
  
  “不会,那些人都是靠泗水号吃饭的,我们没了他们的饭碗也没了。”孙小川这句话说的没有什么底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再说岛上还有护军,内岛还有那位老人家。谁会来招惹他们?”
  
  “有谁知道广悌?不知道的威胁就算不上威胁。”归不归古怪的看了孙小川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其实你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嘴上不承认。你不说那老人家我来替你说。你们的护军是花钱雇的,人死了钱还不一定是谁的。到了紧要关头命才是最重要的,老人家我说的是他们自己的命……”
  
  “归先生说的没错,不过他们的算盘打的好,还是没有算准一件事情。”刘喜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了一点笑容。看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他们没有算到几位会突然到访财神岛……”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暂时没有货船往来财神岛,不过岛中已经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那些屠戮船员的人什么时侯会杀到岛上来。岛中的居民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私下嘀咕,两位东家到底惹了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后果。
  
  而刘喜、孙小川两个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放出去一条空船。在船上留了字简,写明了泗水号准备了万两黄金的见面礼,要和对方见面的诚意。不管对方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见面相谈。
  
  这艘空船早上放了出来,晚上自己又回到了码头。孙小川命人将小船拖到岸上,船上面字简还留在上面,只是字简上面被泼了鲜血。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对方是想让两位东家见血,没有打算要和解的意思。
  
  不知道这个消息怎么走漏了出去,没过多久岛上的居民便开始乱了起来。这些人去找刘喜、孙小川二人讨要说法,两位东家直接躲到了内岛。将所有的护军都调到了内岛守护,岛中居民冲内岛几次未果之后,便不再指望两位东家还有办法能解开困局。
  
  这些居民自己开始想办法,一天之后,他们学着两位东家的办法。也放出去一条小船,上面留下字简说明他们已经不再是财神岛的人。请手下留情放了这些人一条生路。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在第二天乘船离开财神岛。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的事情,不要连累到无辜的人。
  
  小船第二天被送了回来,上面的信件已经消失不见,原本用石头压着信笺的位置放着一个干瘪的桃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们逃吧……
  
  看到了桃子之后,众居民都松了口气。他们的家当早已经准备好,第二天一早,便都乘坐码头上大大小小的船只百余艘,一股脑的从财神岛驶离了出去。本来这些多艘船怎么也要一整天才能撤光的。现在逃命要紧到了中午码头上已经看不到船只,外岛看不见活人了。
  
  在财神岛外三十里的位置,停泊着十一艘大船。主船上一人使用术法见到了几十里外的这幅景象,看到了这百余艘船只彻底离开了财神岛的位置之后,这人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派快船跟着他们,只要他们真的回到陆地便不要惊扰。如果他们绕了一圈准备对付我们的话,还是老规矩一个不留……”
  
  他深受一个身穿轻甲的军人下去传令的时侯,这人对着船舱笑了一下,说道:“静相大师,您真的不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些人也屠戮干净吗?他们在泗水号庇护之下经营多年,人人都是富甲一方的。百余艘大船……这样的肥肉真的不动手吗?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
  
  “我家师傅已经定好的计策,将军你真的要改动吗?”说话的时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比丘尼从船舱当中走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将军说道:“看到的就是真的吗?可以去问问冯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