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一章 波斯商船的厄运

第二百零一章 波斯商船的厄运

  “到底还是出事了……”刘喜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没事人一样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对着离墨继续说道:“你传我的话,所有巡逻的护卫撤回。不再去寻找失踪的两队人马,现在起,岛上所有的商铺全部关闭。他们的损失算泗水号的。把所有的人都聚集起来送往海神庙中,所有的护卫都派去守卫海神庙。请周昌和戴忠仁两位修士分别守护两处庙门…….”

  离墨领命之后,有条不紊的去传达刘喜的命令。周昌和戴忠仁两位修士都是多年前请来的修士,上次能在外岛一举全歼了波斯军队,两位修士是立了首功的。虽然比不了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不过在近年出现的修士当中,两个人已经算是当中的魁首了。

  离墨去传令的时候,孙小川嘻嘻哈哈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一会我让厨子给任三爷烧一碗醒酒的鱼汤,这是我们厨子头的绝技。用活的海鲈鱼身种上几十颗带芯莲子用鸡汤煮了。鱼汤清澈里面的海鲈鱼身上就像长满了眼睛一样……百无求少爷这是怎么了?也喝多了?正好让厨子多煮几碗鱼汤,几位一人一碗……”

  这话说出来,别说已经开始作呕的百无求了。就连走到了门口的离墨听着浑身上下也在起鸡皮疙瘩,他们这些人的脑袋里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李易被鱼啃噬的惨象。

  这时候,孙小川已经坐在了刘喜的身边。泗水号的大东家将刚才从离墨嘴里听到的事情又对着他说了一遍,孙小川收敛了嘻皮笑脸的样子,和刘喜耳语了几句之后,吩咐伺候的侍女和仆人退下。这才起身走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面前,将刚才从刘喜那里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海神庙是除了内岛之外,岛上最大的地方了。稍后我会安排人在里面清点人头,外来的人在里面无所遁形……”孙小川介绍了海神岛之后,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继续笑嘻嘻的说道:“本来不想麻烦你们几位的,不过看起来不麻烦也不行了。现在十有八九是外敌登岛,几位都是菩萨心肠,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是老人家我不帮你,实在是之前刘喜东家说的有道理。你们岛上有岛上的规矩,什么义务什么保护的。我们怎么说也是岛上的客人。让我老人家去和别人拼命,这个有点说不过去吧?”说话的时侯,归不归冲着刘喜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再说了。就算一个两个小毛贼,也不会是你们的对手。内岛还有一个镇岛之宝的,有什么事情把她请出来。老人家我就不说了。只要这次不请自来的人不是是大方师徐福,谁也不敢说对你们的镇岛之宝有必胜得把握…….”

  “是,归、吴两位先生远来是客。我们怎么可以这么失礼?”刘喜微微一笑之后,拦住了还要说话的孙小川,随后他继续说道:“我们继续饮酒。外面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办。不可以慢待几位贵客……”

  说完之后,刘喜连连向吴勉、归不归敬酒,两杯酒刚刚下肚。走出去不久的离墨再次回到了这里。这次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上来之后先是看饿了吴勉、归不归一眼,随后也不避讳他们两个人。开口对着刘喜和孙小川两个人说道:“波斯财政大臣的船队已经回到了码头,三艘船……没有一个活人……”

  就在刚才离墨前去传达刘喜之命的时侯,得到了另外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本来昨天已经离开了财神岛的波斯财政大臣船队。不知道怎么又行驶了回来。现在船只就在码头之外的海域上面漂着,本来离墨以为这三艘船和失踪的护卫有关系,当下来不及通秉两位当家。他先使用术法到了船队的主船查看,见到了一副宛如地狱的惨象。

  主船上面到处都是气绝的波斯人尸体,这些人死因各异。有的是被利器枭首而亡。有的肚子被剖开内脏流了一地。还有的被大火烧成了焦尸,其中有几个年轻一点的波斯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身子被串在旗杆之上,拨开风帆之后,饶是问天楼主的弟子出身,见到这个场景离墨心里也有些发颤。

  剩下两艘波斯商船上面也是大同小异。三艘大船上面已经找不到一个活人。联想到刚才巡逻护卫失踪的事情,离墨不敢怠慢,急急忙忙跑回来向两位东家禀报…….

  这只船队是代表波斯新王前来示好的,现在人都死光了再没有什么说法的话,挨着面子波斯帝国也要再次发来大军和泗水号冲突。就算现在的波斯国王是泗水号扶植起来的,也几乎无可避免。如果新王在朝局当中对泗水号太软弱。恐怕会对他的王位产生威胁。

  听到波斯商队都死光了的时侯,刘喜终于陷入了沉默。顿了一下之后,他起身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恭恭敬敬的施礼说道:“归、吴两位先生之前助我泗水号免受波斯乱军的屠戮,刘喜还没有答谢。从今日起,泗水号一分为二,刘喜、孙小川一半,吴勉、归不归另外一半。如何?”

  “老人家我心里没有你们的银钱,当初你们泗水号的本钱还是我老人家帮着弄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真需要金银的话,皇帝老子的钱库就是为了我老人家开的。”

  “你怎么不说波斯国王家的钱库也是老家伙你开的?”吴勉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起身向着大门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老家伙。不去看看你们家钱库的人怎么样了吗?”

  归不归的心里本来还惦记着楼主的宝藏,本来想着趁机去看一眼有什么稀奇的天材地宝。现在这个吃软不吃硬的白发男人主动过去,老家伙的如意算盘这就算是落空了。不过归不归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嘿嘿一笑之后,跟着白发男人一起前后脚从迎宾馆当中走了出来。

  片刻之后,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已经出现在了波斯人的大船上。和离墨说的一样。三艘大船已经看不到一个活人。不止是船上,因为刘喜之前的命令,码头上也见不到什么人。更加衬托出来波斯商船的阴森。

  两个人在三艘商船上面转了一圈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已经乘船赶了过来。在离墨等人的护卫下登上了主船,看了一眼面前的惨象之后。刘喜皱着眉头对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李甲已经告诉了我李易和冯张的事情,你们二位来看,会不会和逃匿了的冯张有关系。”

  “殿下你还是先从身边的人查查的好…….”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有人假借你们二位东家的名义,将这三艘波斯商船请了回来。在马山就要抵达港口的时侯突然发难,三艘商船二百一十五个人无一幸免。”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将手里一张染血的羊皮纸递给了刘喜。上面使用波斯文写着刘喜、孙小川两位邀请波斯使节塞山回到财神岛,有要事要和塞山商量。笔记和刘喜一摸一样不说,上面还有刘喜东家的私章,也是真假难分。

  看着刘喜紧皱眉头的样子,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要不是老人家我还懂几句波斯文,也发现不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