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章 泗水号的苦衷

第二百章 泗水号的苦衷

  “到底是差一点就做过皇帝的人,办事还是不一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替他们求求情,你们两位东家给个薄面。挑大个的鸡宰两只,剩下的就算了吧。泗水号毕竟是商号,你们两位东家也不是皇帝。”
  
  “李甲。把你找到的东西请归、吴两位先生看一下。”刘喜没有直接回答归不归,这话虽然是对着离墨说的,不过这样的东西他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身边的管家将纪录众人罪状的账簿交给了离墨,由他转交给了归不归。
  
  账簿是离墨亲笔所写,上面详详细细的记录着送到财神岛的众管事几乎每个人都身背人命。就拿在船上死了的几个人举例,李易是靠着杀害前任管事,才得到了管事空缺。赵丙私吞泗水号财务的事情被他的帐房发现,他杀了帐房灭口。为了掩盖事实他一把火烧了帐房家,一家老小十一口人全都命丧火场。方子甚勾结珉王。暗中用泗水号的公帑来自助反王。珉王生性暴虐,攻入郾城之后屠城数万百姓总有几成是要算在方子甚的头上…….
  
  船上这些管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他们这些人平时看着人畜无害的,不过每个人手里都把握着富甲一方的财富,暗地里做的恶事。让人都想不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归不归看了一半便把账簿还给了身边管家,他冲着刘喜、孙小川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难得老人家我想要做做好事放生…….现在我老人家都想要亲手了解他们了,不过老人家我再多说一句,他们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两位一点都没有发现?”
  
  “这就是我们二人留在东号遥控泗水号的弊端了。”说起来这个,刘喜苦笑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和小川当初待着这里,是因为可以避开陆地上各种争端。不过对泗水号各地商铺、货站的管控不严也是祸端,之后我们可能会分工,一人驻守这里,另外一人到陆地看守商户……”
  
  “那么说,他们这些这些人犯的过错,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时候。吴勉用他特有的语调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两位东家继续说道:“人是你们的人,犯了错他们去死。你们两位呢?”
  
  “我和殿下已经自罚了,捐出泗水号一年的盈余……”孙小川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喜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我已经派人去查死在这些管事手中的人命。会给他们一笔陪恤。虽然钱买不回人命,不过这样好歹也会让死者的家属以后的日子过的安稳一点。”
  
  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归不归嘿嘿一笑。岔开了话题说道:“不说这些了,你们那位镇岛之宝知道老人家我们要来吗?这次出来的匆忙,也没给她带点什么见面礼……”
  
  “她老人家是知道诸位登岛的。不过老人家也商下来了话。之前她拜托您的事情没有办好之前,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孙小川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归不归说道:“这话可不是小川我和殿下瞎编的。您和她老人家以前就是同门,当然也知道老人家的秉性。”
  
  “算了,不见就不见吧。就当她不知道我们几个登岛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我们就在你的外岛住些日子,顺便老人家我还有别的事情要麻烦你们两位东家。之前离墨运到岛上的宝贝,能不能让我老人家鉴赏一下?离墨小娃娃。那么看我老人家做什么?就看看……不动手…….”
  
  “虽然是李甲私人的东西,不过他既然选了这里存放,那么财神岛便有替他保管的义务。就算李甲不是我们泗水号的人。他的私人物品也在泗水号保护的范围之内。”说话的时候,刘喜的脸上虽然还是带着丝丝笑意,不过这话说出来的语气不容他人反驳。
  
  “那就算了。老人家我也是有点家底的人了,问天楼那点东西未必在我老人家的眼里。”归不归脸上没有一丝一毫不悦的表情,之前他可是在妖王那里敲了一笔的人。现在小半个妖山的家当都在他的洞府里,问天楼再怎么样也不会有超过妖山的家底。
  
  “你们就打算在这里一边吹海风,一边干说吗?”这时候,百无求很是不耐烦的看了面前几个人一眼。随后继续对着二位东家说道:“要是不打算管饭你们就说一声,给老子这些人一艘船我们自己回去。现在老子才明白你们哥俩怎么这么有钱了,这都是从客人嘴里省出来的是吧?你们以为天底下谁都和你们一样,喝海风就能喝饱吗?”
  
  “这个是我们俩的不是了,酒宴早已经准备好,久未见几位。只顾着说话,慢待几位了……”刘喜哈哈一笑,随后走在前面领路,将他们几个人带到了之前招待波斯使团的迎宾馆。
  
  刚刚走了没有几步,吴勉和归不归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两个人不约而同转身向着身后的海面看去。孙小川看到他们俩的动作之后,微微有些疑惑:“两位这是怎么了?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了?小川我的胆子小,你们二位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可别吓唬我们凡人老百姓。”
  
  “你见过有长生不老的凡人百姓吗?”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们这座财神岛距离陆地到底有多远。”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吴勉之后,补了一句:“还真是不近…….”
  
  虽然吴勉、归不归都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两位东家还是记在了心上。在去迎宾馆的路上,暗自向管家下达了在码头上曾加人手巡逻的命令。巡逻的人马当中要增加修士,不管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都要马上第一时间上报。
  
  到了迎宾馆之后。酒宴已经摆下。这些人相熟多年也不用多客套,刘喜意思了两句话之后,众人便开始吃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和以往一样小任叁又把自己灌的大醉。小家伙涨红着小脸趴在老家伙的大腿上,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老不死的,这次赔了吧?在船上受了那些管事的贿赂。还想要留他们一条活路…….这次好了,被打脸了吧?啪啪的,生疼吧……”
  
  “人参你真是喝醉了,他们能有什么来贿赂老人家我?都是些凡世间的银钱,真缺那俩钱的话,他们两位东家能看着不管吗?”归不归嘿嘿一笑,脸上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也是好心,本来想着放生几条性命的。既然他们的罪过太大,那么还是安着他们泗水号的家法办吧……人参!你往那里吐……”
  
  说了一半的时候,趴在他大腿上的小任叁酒劲上涌,肚子里的那些东西一股脑的都吐在了归不归的裤裆里。
  
  就在归不归被孙小川带下去换衣服的时候,码头管事一溜小跑的到了离墨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本来回到财神岛刚刚松了口气的离墨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几步走到了刘喜的身边,在大东家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码头有两队巡逻的护卫过卯未回,现在找遍了码头,也没有找到那两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