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借水而遁

第一百九十九章 借水而遁

  “放小艇!大家上小艇逃命吧!”看到自己的大船已经失去了控制之后,船老大已经带着人向甲板两侧跑了过来,直接用利刃砍断了缆绳将几艘小艇放到了海里。不过就在小艇掉落到海面的一瞬间,小艇的底部突然被利器凿穿,接连几艘小艇迅速被灌满了海水,在众管事和水手众目睽睽之下沉入到了海底。

  李易明白过来之后。有些歇斯底里的继续大吼大叫了起来:“是冯张,他想要我们都死在这里!”

  “别带‘们’…….”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了李易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别管我们是不是死在这里,你总是逃不掉的.......”

  说话的时候,脸上还露古怪笑容的老家伙突然向前几步,推了李易一把。这位问天楼四楼至之一的后代大叫了一声之后,身子直挺挺的从甲板上掉到了海中。归不归探头看着海绵,就见李易落海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将他拖进了海底。

  看到了李易被海底漩涡吸进去的时候。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做出来一个让身边众管事都匪夷所思的动作,老家伙竟然翻身顺着李易坠海的位置跳了下去。就在漩涡即将要消失的一刹那,归不归已经一个猛子扎到了海底。

  “老家伙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个小娘们儿吗?有什么想不开的……”百无求趴在船梆上,探着身子向下看去。嘴里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子也明白你这是用李易当鱼饵下去钓人去了,不过老子还是不明白,老家伙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还不是看见怂的就搂不住火了吗?”小任叁趟着已经没过小腿的海水,爬到了二愣子的身上,对着它继续说道:“你亲爹你还不知道吗?别说广仁了,现在怕是见到了元昌之后都要绕道走。那个老不死的敢这么干,就是看见比他怂的了,不揍白不揍…….”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吴勉面无表情的探头看了一眼海面,只看了一眼便没了再看第二眼的兴趣。看到从舱底冒出来的海水越来越多,白发男人对着底舱的位置翻了翻白眼之后,使用了控水之法,将甲板上到处都是的海水引流回了海里。虽然还是不停的从舱底有海水冒出来,不过又都顺着吴勉引流的方向再次回到大海当中。看着四周的管事、水手们目瞪口呆。再看这个白发男人的时候,就好像在看天神一样

  这个时候,就见刚才将李易吸入海底的漩涡再次出现。将一动不动的李易‘吐’了出来。片刻之后,老家伙的身体也慢慢从海底浮了出来。明明是从海底钻出来的,全身上下却一点湿的地方。

  归不归站在海面上。有些尴尬的抬头看了甲板上的吴勉一眼,随后也不看李易的死尸老家伙踩着船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甲板上。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嘴巴里面吐出来两个字:“跑了?”

  归不归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冯张在水里的术法古怪,老人家我下去的时候。他整个身子都和海水化为一体逃走了。这么古怪的术法我老人家也是第一次见到,当时都抓着他的胳膊了,眼睁睁的看着他化成海水逃走了。大意了……大意了…….”

  这时候。舱底的大门打开,满身是水的离墨从舱底的海水池中游了出来。缓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我下去的晚了。冯张打漏了船底逃了。好在我封住了船底,还能勉强向着财神岛继续前行,这一两天会有泗水号的商船经过这里。我们可以换乘那艘大船。”

  “逃了就逃了,冯张真有什么能耐的话,也不用隐忍在泗水号这么多年了。他的术法古怪。别说你了,就连徐福大方师见到也一样没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离墨身边。拍了拍他湿答答的肩头之后,继续说道:“他和李易一样,能在泗水号这么久一定是另有图谋,早晚还能见到他,早晚的事儿…….”

  离墨没有想到归不归会主动过来安慰自己,事后在知道这个老家伙刚才的遭遇比起自己来也好不了多少。说是安慰自己。其实也是在给他自己找台阶。

  当下,离墨发觉李易不在船上,刚刚要问的时候,船老大主动凑了过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了李易被归不归当成诱饵扔到了海里,他连湿衣服都没有换。当下直接跑到了甲板边缘。就见海底漂着的李易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可能是李易死了的缘故,他身上‘蜂窝’里面的虫蛹已经在这片刻之间的功夫都孵化成了尸虫。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别看尸虫能在转眼之间就要人的性命,却是海鱼嘴中的美食。现在李易尸身已经被鱼群包围了起来,海鱼在吃尸身上面尸虫的同时,也将他‘蜂窝’一样的身体吃的见到了白骨。

  刚才还是一个大活人,转眼之间变成了这样的鬼样子。李易也没了将他打捞上来的意愿,任由这尸首被鱼儿们啃噬。当天见到这幅场景的人们,过了很长一段时候都不敢吃鱼……

  叹了口气之后。离墨吩咐船老大继续开船,就算这艘船再出什么问题,有吴勉和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在。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现在能早一点遇到往来的货船,就能早一步离开这艘快散架的大船。

  李易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船上的管事们都开始愁眉苦脸起来。现在他们这些人到财神岛去送死的事情已经做实,李易这样混在他们当中的修士都没有逃了,就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人了。

  离墨的运气不错,就在当天傍晚的时候。他们便和那艘送货的海船相遇。离墨用鼓语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将货船召唤过来之后,把众管事、水手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都转移到了货船上面。虽然比起来自己的大船。这艘货船着实有几分简陋,不过总算不用提心吊胆了。

  又过了十几天之后,这艘货船终于开到了财神岛的码头。

  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再次跟船前来财神岛的事情。刘喜、孙小川二位东家早已经知道了。孙东家亲自驾船在离岛十里的海面上迎接,刘喜则在岸上恭候这些人。

  将他们迎上岸之后,刘喜笑着走过来,说道:“上次分别的匆忙,我们兄弟两个人还有很多话都来不及和几位说。想不到上天眷顾,几位这次驾临我们这座小岛,一定要多住些日子,让我和小川尽尽地主之谊。”

  还没等吴勉、归不归他们说话,跟着上船的众管事对着两位东家都跪了下去。孙小川的眉头皱了一下,看着跪了一地的管事说道:“诸位,你们这都是什么意思?你们是泗水号的管事,不用对东家行这么大的礼吧?”

  在船上这几天,这些管事们已经相互通气,既然能把他们带到到上来,说明两位东家已经有了真凭实据。他们俩都是一等一的人精,与其争辩还不如一见面就认错,自己将性命交出去,或许还能换来一丝生机。

  带头的管事正要说话的时候,刘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大家远来就是客,先到馆舍当中休息,有什么话稍后再说。不急于这一时的。”

  听到大东家开口,这些管事不好再说什么,当下对着两位东家磕头之后,跟着岛上的管家前往馆舍休息。这些人远离之后,刘喜看了孙小川一眼,说道:“犹豫了?”

  孙小川打了个哈哈,回答道:“没有,定好的事情还犹豫什么?”

  刘喜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按说好的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