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传说中的四楼柱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传说中的四楼柱

  一句话说出来,几十个管事都怒目瞪着二愣子。百无求倒是一点都没有势弱,它也瞪着眼睛看过去,片刻之后倒是把面前的几十个管事瞪着有些不自在起来。

  归不归没理会自己便宜儿子,老家伙径直的走到了两具还没有来得及收走的尸体旁。打量了一眼之后,又冲着离墨笑了一下。说道:“你当初学的就是纵神弄鬼的本事,到了海上就没辙吧?当初方士曾经有过不过海的规矩,也没人想过在海上招魂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办。不过小娃娃你的福气到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问身边的管事要了两枚五铢铜钱。将铜钱分别搁置在两具尸体的眉心位置,随后当着周围这么多人的面,使用控火之法在两具死尸的眉心上炙烤出来一个黄豆粒大小的伤痕。

  随着一阵焦糊的味道冒出来,铜钱方孔当中出现了一道飘飘渺渺的青烟出来。不过青烟刚刚冒出来两三寸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看的归不归“呃……”了一声,转回头看冲着离墨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看热闹的众管事说道:“这两个死鬼都是倒霉催的,老天爷要收他们俩,怪不得别人。你们当中还有说做过亏心事的赶快都站出来。别被老天爷收走的时候,再连累到别人。”

  虽然这些管事并不是很清楚归不归的身份,不过像他这样能被两位东家当成贵客的,一定也是了不起的修士。有他这句话比离墨要强上许多。

  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不再理会这些管事,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向着上面的船舱走了回去。

  半晌之后,处理完两具尸体之后,离墨上来找到了归不归,也不顾及吴勉、和两只妖物就在身边,对着归不归说道:“刚才那个咒杀之法?这样的用铜钱引咒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别那么客气,小娃娃你又不是没有看出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离墨说道:“昨天的死尸老人家我细看,不过你总是看过的。就好像刚才那俩死鬼一样,你看出来了不过憋着没说。是不是啊?”

  见到被归不归说破,离墨也没有什么争辩。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是,昨天的冯张就是死于咒杀之法。刚才身边的人太多,我还没有细查。你已经替我看出门道了——这船上混进来了修士…….”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离墨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这才再次说道:“昨晚我偷偷下到舱底再次检查了冯张的死因,之前看热闹的人太多。我没有办法仔细的查验尸体。在下面我用尸木香熏过冯张的死尸,结果发现了这个东西……”

  说话的时候,离墨从怀里冒出来一个红色的油纸包。打开之后,一条好像毛毛虫一样的红色虫子在油纸包当中一下一下的蠕动着。

  “这个是从冯张的嘴巴里面出来的——尸虫……”说话的时候,离墨作势要把手里的油布包递给归不归。不归老家伙却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他只是探头看了一眼,随后脸上便出现了一丝厌恶的表情。

  看着归不归不接手,离墨又小心翼翼的将油纸包包好。嘴里同时说道:“说起来尸虫还是问天楼那时……姬牢用死人血肉造出来的。如果不是我的话。恐怕别人也查找不出来……”

  “什么意思?怎么又跟那俩楼主扯上关系了?他们不是死了吗?”这时候,听到问天楼和姬牢的名字出现之后,百无求和小任叁都凑了过来。二愣子继续说道:“楼主到底死没死?你这么一说。老子心里怎么开始没底了……”

  “问天楼虽然倒塌,不过楼中的各层主事之人还有漏网之鱼。”离墨看了无动于衷的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解释道:“他们当中传说有人用了其他的长生不老之法。已经有了类似长生的身体。那时候我虽然摆在姬牢门下,对那些人也不是很了解。更何况,问天楼的四楼柱一直没有出现过…….”

  “楼主不是就俩吗?怎么又有四楼主了?”百无求打再次打断了离墨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又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事你知不知道?”

  “是四楼柱,不是四楼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离墨说道:“小孩子没见过世面,你别和它一般见识,该说说你的。你刚才说到四楼柱怎么了?”

  虽然不想多说,不过离墨还是解释了一下:“四楼柱是当初和两位姬牢一起创建问天楼的人,他们四个人的身份特殊不受两位楼主的敕令。四楼柱还可以和楼主一样,有支配楼主资源的权利。四楼柱的身份世袭。不过他们每一代真实的身份只有两位楼主知道。”

  说到这里,离墨顿了一下,看着归不归笑眯眯的样子。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继续说道:“当初问天楼本来是六人轮流担任楼主,其余四人充当楼柱。不过建成之日起楼主之位便是两位姬牢共同把持,为了补偿其余四人。这才给了他们不受楼主敕令的特权。现在问天楼崩塌,他们四个人可能会有窥探楼中藏品的人,想要混进这条船上前往财神岛。”

  归不归之前隐隐约约的听过问天楼中还有其他势力的话,不过千百年这势力始终没有出现,老家伙也只当听了一个传说。想不到两位楼主都已经不在了,问天楼还阴魂不散。

  “反正这些管事都是你送到财神岛上领死的。在哪死不是死?”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初的莫离,这个时候早就下手把他们都了结了吧?”

  “莫离死了。我是离墨……”离墨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他们都是泗水号的罪人,只有泗水号主人才能决定这些人的生死。在达到财神岛之前,他们每死一个人都是我的罪过。再说,谁敢肯定下咒的人一定就是这些管事?就不能是船上的水手吗?我来这里,就是请吴勉先生和归不归先生几位帮忙的。帮我把那个人找出来……”

  “别急。咱们先把事情捋顺一下。”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有人想要混进财神岛这个老人家我还能听懂,不过我老人家看不明白他杀人做什么?闹出来这么大的乱子。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弄不好还要再折返回去,小娃娃,你能看明白咒杀那人是什么目地吗?”

  离墨怔了一下。他也想不明白那个人想要做什么。如果真是问天楼的余孽,那么他们这样做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弄不好连唯一一个可能接触到楼主藏品的机会都要失去了。

  “那个人变了主意……”坐在一边的吴勉终于把手里一个字都没有落下的书函合上,随后对着离墨继续说道:“这个人一开始的确是想去财神岛的,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变了主意。这才做出来事情来,想办法要回到陆地。老家伙,后面的你来说。”

  “哪里还有后面的话,你这不是都说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还是补充了一句话:“想要找到那个人也不难,等他杀光了船上的其他人。到时候就剩下他自己了。老人家我可不信他敢对着我们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