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连杀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连杀

  死的是凉州七县的大管事冯张,他是这次船上首屈一指的大方师,治下有商铺、货站,客栈买卖十三家,是泗水号在西部商号三大管事之一。

  现在冯张一动不动的躺在甲板上,他全身湿漉漉的。根据船老大所说。冯张是失足掉进了海里。今天晚上众管事当中就数冯张喝的多,下来的时候他便摇摇晃晃的,船老大还特意过去搀扶了一下的,想不到最后还是落到了这个下场。

  离墨检查了一番冯张的尸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身上也没有什么外伤的痕迹。当下有询问了船老大发现冯张尸体的经过,发现尸体的也是一位叫做赵丙的管事。晚上这些管事虽然按着泗水号的规矩都不敢多喝,可是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微醺。尿急也顾不得上茅厕,直接站在甲板边缘开始解决了。

  尿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声音不对便探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差点没有让他一头栽下去,就见冯张漂在海面上,自己刚才有一半都尿在了他的身上。当下。这位管事急忙呼喊水手将死尸打捞上来。

  赵丙说的没有破绽,不过这些管事刚刚下来,喘口气的功夫就死了个人,冯张的运气未免有些太差了一点。当下离墨吩咐了船老大派人将冯张的尸体擦拭干净,单独找个地方安置。等到了财神岛之后,等两位东家处置。

  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自己溜溜达达的走了下来。老家伙围着死尸转了一圈之后,看着冯张并不是中原汉人的相貌,便笑眯眯的对着离墨说道:“这个死鬼是匈奴人?”

  “是,冯张的祖上是雁门关外的匈奴贵族,光武皇帝时期迁移到凉州的。”离墨看了一眼走到身边的归不归之后,看着甲板上冰凉的死尸继续说道:“孙东家就是看中了冯张在西域胡人当中吃得开,才请他来泗水号做了管事。近年来冯张在凉州风生水起,那一带的他算是最大的管事。”

  归不归“哦”了一声之后不再多言,看着水手将冯张的尸首抬到了舱底。随后。离墨开始安抚船上其他的管事,虽然他们到了财神岛还是一样的凶多吉少,不过现在还是让他们最后几天安心一点的好。

  这些管事都是人精。嘴里虽然应承,不过心里却开始有些提防起来。自己平时做过什么亏心事自己心里明白这一次财神岛之行本来就是疑点重重,现在一位大管事说死就死了。让他们更加有点担忧起来。自己平时做过什么亏心事自己心里明白,当下,这些管事们开始有意无意的拉开了和船上水手。离墨几个手下的距离。就算是上茅房都是几个人一起,生怕遭了暗算。

  处理完了冯张的事情之后,归不归和离墨两个人顺着船舷向着上面甲板上的船舱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前面的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离墨说道:“小娃娃你有点急了。在路上就开始动手?”

  “不是我……”离墨看着老家伙的背影,低声继续说道:“这些管事的确是要送到东号去接受两位东家责罚的,不过他们的生死只有两位东家才可以定夺。在到达财神岛之前。他们还是泗水号的管事。谁想要对他们不利,那就是和泗水号为敌。”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上面一层的船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时候,小任叁已经喝的微醺,正搂着酒坛子在呼呼大睡。吴勉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上来一样,手里拿着一本空白的书函,看样子他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在上面写点什么。只有百无求凑过来打听下面出了什么事情,听到是有人失足落海溺亡之后。二愣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那么想不开?下面那么多人谁也没有听见?刚刚吃完东西,放了屁的功夫就死了一个。那个谁……到那个什么财神岛也要几天的功夫,可经不住你们这些人这样的死法啊。”

  最后一句话让离墨的脸色有些难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了一句:“意外而已。不会再有再一次了。”说完之后,离墨不在理会他们这几个,回到自己的耳房休息去了。

  离墨的心里也感觉冯张的死太过蹊跷。只不过尸体上面看不出来什么异常的伤痕,只能权当他是不小心溺水身亡。离墨在冯张身上下了术法,可以缓解身体腐烂的程度。等着到了财神岛让两位东家定夺吧。

  不过有些时候怕什么便会来什么。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离墨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当下一阵不好的预感袭来,打开房门之后便看到了五官几乎扭曲到一起的船老大:“您快去看看吧……又死人了……”

  这次死了俩,昨晚发现冯张尸体的赵丙和一个叫做方子甚的管事。赵丙本来就体弱,昨晚被冯张的尸体惊吓到之后,他便一直神神叨叨的。半夜有同伴起夜还能听到赵丙坐在自己的床榻上自言自语的。大半夜的那人还问了一句,赵丙没有回答直接躺下了。

  起夜的管事还以为赵丙真是躺下睡了,当时也没有在意。刚刚船老大过去招呼这些管事们起来洗漱。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倒在床榻上的赵丙已经翻了白眼。死了一个赵丙不算,还把旁边一个叫做方子甚管事活活吓死。

  方子甚是这些人当中最胖的一个,这几年一直有心口疼的毛病。看到了睡在旁边的赵丙死了之后,他捂着胸口就倒在地上抽搐起来。等到离墨下来的时候方子甚已经断了气,他死的时候。脸色就好像猪肝一样涨紫。

  昨晚死了一个,今早又死了两个。船上这些管事脸色都开始发白,离墨检查完尸体之后。他们当中派出来两个代表过来和离墨商量,大船刚刚出海一天就遭遇了这样的祸事。现在船上的众管事都人心惶惶,想请离墨调转船头回到码头。查明原因之后。再前往财神岛也不迟,左右差不了三五天的。

  “船已经离岸,没有再回去的道理。”离墨看了一眼这几个来说情的人之后,他继续说道:“这只是意外而已,你们不要想太多。冯张管事是溺水而亡,赵丙和方子甚之前就有隐疾。你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便出不了什么事情。”

  两个管事犹豫了一下之后,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凑过来,低声对着离墨说道:“如果不能回去。那么请离墨先生你给冯、赵、方三人招魂。知道他们三个不是被人害死的,我们也就安心了。”

  “海上不能招魂”离墨看了一眼说话的这个叫做钱明的管事,随后解释道:“海上没有无根之土,不能把魂魄凝聚过来。这样,你们还是不放心的话,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们同吃同住。这样可以放心了吗?”

  泗水号的管事都知道离墨是修士出身,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过早饭还是要吃的。当下离墨吩咐船老大将准备好的早饭端了上来,只是众管事此时人心惶惶,谁还能吃得下早饭?

  这个时候,上面的甲板上溜溜达达的走下来归不归和百无求。百无求看到躺在甲板上的两具尸体,对着离墨说道:“怎么样?老子没说错吧,这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