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归不归的打算

第一百八十二章 归不归的打算

  “你还在等着元昌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开始慢慢的向着姬牢的附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这也是占祖告诉你的?真是了不起……上面说的是不是姬牢把我们杀光了之后,他最后是自杀的?”

  这时候的广仁也解释不了是怎么一回事了,占祖卦象上面说的是今天楼主死在元昌没有错。不过眼前的景象看着怎么像是吴勉说的那样……

  当初趁着徐福出海,问天楼闹的最凶的时候,徐福大方师曾经送回来书信。介绍过有关这两位楼主的情况。根据徐福信上所说,对付那两位楼主有两件事不可以做。第一,尽量避免让其中一位楼主将神识收回,第二,不可以让两位楼主的魂魄共用一个身体。

  之前就是因为这两件事楼主已经全部办到,广仁也有些疑惑。并没有催促元昌动手。而是一直观望着楼主身上的变化,好在其中一位楼主已经一心向善,才没有让广仁最担心的事情出现。观察了这么多年。这才下决心占卜出来楼主的死期,让元昌动手的。现在看起来占祖的卦象已乱,后面会出现什么事情还真的难料了。

  “广治师弟、火山,顾不上什么乱世根苗了。”广仁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先想办法解决姬牢,再慢慢想办法回收乱世根苗……”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各自将手里的法器都拿了出来。慢慢的将还无动于衷的楼主围了起来,本来广仁想着和吴勉一起,站住四个角将姬牢围在中心。不过看到了大方师要来借自己的势,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向后退了出去。广仁三人无奈之下,只能品字型的站在姬牢的周围。

  这时候,再没有人去阻拦归不归,老家伙走到了囚着孙猴子的笼子上面。伸手是胆沙扒开,楼主孙无病的脑袋出来。

  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孙猴子咬着牙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把我从下面挖出来,今天我不把广仁揍的连徐福都认不出来。我就拜归不归你做干爹,百无求就是我兄——归不归你什么意思?把我的棍子抽走做什么……回来,你还没把我挖出来……老家伙你是不是把我忘了…….你是不是听错了?不是让你拜我当干爹……”

  孙猴子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抓住了它身边露出来的石棍。用力一抽,将棍子从胆沙当中抽了出来。老家伙也不说话,拖着这根石棍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将棍子向着自己的便宜儿子递了过去。说道:“傻小子,一会这里会乱的很,这棍子你拿着。一旦出事就靠你来保着爸爸我了。”

  “老家伙你还用老子保着?说吧,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亏心事了。担心老天爷要收你。”百无求皱着眉头看了看递过来的大棍,继续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我和这棍子反相。拿了着棍子就浑身上下难受…….”

  “就一会,傻小子你扛着大棍在爸爸我的身前站着,就算老头爷真的要来收老人家我。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将手里的大棍强塞到了自己便宜儿子的手上。随后笑眯眯的说道:“看着你这样子,天塌下来。我老人家都不怕了。”

  这时候,姬牢冲着围在自己面前的广仁说道:“大方师,给你一个忠告。现在的姬牢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就算你提升了术法,只要有一点点疏忽,就会身陷万劫不复之地的。不要几下就死了,那样的话真是太难看了……”

  “姬牢先生,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广仁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楼主,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已经吓呆了的元昌说道:“你去将城里的百姓都疏散出去,这里不用你管。办好你的事情便可。”

  现在的元昌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他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客栈之外。姬牢照样也没有阻拦的意思,看着和尚的背影,微微一笑说道:“元昌,你要多加保重,我可不想看见你出什么事情。像你这样的容器可是不太好找……”

  姬牢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面前突然一花,面前的两柄短剑突然动了,对着楼主的面门射了过来。楼主微微偏了偏脑袋,短剑贴着他的面皮飞了过来。几乎就在姬牢动作的同时。另外一柄抵在咽喉上的短剑直接插进了楼主的嗓子当中。

  看着短剑整个剑身都刺进了楼主的脖子,广仁这边三个人都长长的出了口气。就在他们以为大方师已经得手的同时,就见楼主的身上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将他笼罩在了当中。

  “继续,我还扛得住。”黑影当中的姬牢用着嘲笑的语气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不止那么一点点的本事吧?快点使用杀手锏,这几下真是太难看了……”

  说话的时候,刚刚飞出去的短剑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声音。随后短剑也被一层黑影笼罩在了里面,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再次对着楼主的位咽喉射了过去,短剑接触到楼主身上的黑影之时。剑身上的黑影瞬间大盛。直接冲破了姬牢身上的黑影,射在钉住他咽喉的短剑剑柄之上。

  “噗!”的一声闷响,姬牢的咽喉处破了一个洞。两只短剑前后从当中射穿了出去。饶是楼主这样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挨不住这一下。当他的咽喉和脖子后面开始不断有献血好像涌泉异样冒出来,看着他的脖子一下直接被鲜血染成了血红。姬牢被两柄短剑穿过咽喉的惯性带着。向后倒退的几步之后,才勉强的站住了脚步。

  这时候谁看见都以为姬牢已经受到了重创,火山和广治二人没有丝毫的犹豫,各自端着法器向着楼主扑了过去。眼看着他们两位冲到楼主身前的同时,姬牢身上的黑影突然从他的身体上面分离了出来,变成一个好像不知名妖兽的一样。瞬间迎着火山、广治二人扑了过去,一声巨响之后,接触到黑影的两个人都被震得飞了出去。

  黑影从姬牢身上分离之后,这位楼主脖子上面的伤口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出了衣服上面被染透了的血迹之外。再看不出来还有什么迹象,这里有过一场恶战。

  这时候,已经飞出去的两柄短剑再次对着姬牢飞了过来。没有了黑影护体的姬牢没有丝毫慌乱,竟然空手去接两柄漆黑的短剑。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之后,姬牢的手和短剑接触时同时掠过一阵火花。最后,两柄短剑贴着姬牢的身体飞了过去。

  “老家伙,是老子的眼花吗?”远处的看热闹的百无求拄着石棍,对着归不归说道:“广仁这俩短剑怎么一会暗一会亮的?老子刚刚看的短剑变暗顺眼点,这怎么又变回来了?”

  “楼主破了大方师的术法。”归不归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随后他继续说说道:“原来楼主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了,完全和之前的楼主没有可以比较的地方了。这次广仁被占祖骗的好惨……”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对面看热闹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一会爸爸我弄不好就要靠着你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姬牢已经开始迈步向着广仁走了过去。就在他行进的同时,大方师的身上也出现了那层黑色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