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反噬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反噬

  之前一直想着如何了结自己昔日的师尊,不过真到了这一步的时候,元昌却开始犹豫起来。虽然当初自己被楼主受为弟子的动机就不纯,不过自己最初的术法也是他们俩教的。决裂之前,元昌几次经历生死关卡,也都是楼主把他救下来的。

  看着元昌开始犹豫。姬牢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知道如何下手了吗?还记得你当初是如何吞噬了我术法的吗?照那样在做一次就好,这一次我不会再挣扎了。你将术法全部吞噬就好……”

  “我会做的……”元昌有点不敢正视楼主的眼睛,错开了眼神之后,和尚将手掌按在了姬牢的脑袋顶上。不过试了几次,犹犹豫豫的还是下不了手。

  “喂!和尚。弄死你师父不容易吧?”这时候,百无求已经扯着嗓子对元昌喊了一句。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阻拦的意思,二愣子当下更加来劲:“你直接上手掐死他啊。大家伙都等着给你扬名呢。老子认识一个姓孙的说书匠,让他给你来两段,大和尚元昌为求尼姑庵的庙产,亲手掐死自己的老师父。那个姓孙的粉段子说的好,一定好好给你露露脸。呸……臭不要脸的…….”

  按理说百无求和楼主也没有什么感情,之前对立的时候也是恨不得把对方弄死才解气。只不过相比较看的越来越顺眼的楼主。二愣子看元昌是越看越难受。仗着自己这边的亲戚多,少不得也要痛快痛快嘴。

  本来元昌犹犹豫豫的就下不了手,被百无求这么连骂带损的一通之后。妖僧更加不敢下手,片刻的功夫这个和尚光秃秃的脑门上便都是细密的汗珠。广仁看到之后却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打防守好像是个局外人一样。连看都不看元昌和尚,就好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大方师你这么气定神闲,看来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归不归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广仁的反应,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么多年嘴巴都闭的这么紧,这次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看来楼主的大限真是要到了。这个也是占祖提到的?今晚开始,大方师你可以闭上眼睡觉了吧?”

  “归师兄请自重,我对姬牢先生是有敬意的。”广仁的脸上已经收敛了那几乎没有消失过的淡淡笑容。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争斗了千百年的对手,今天就这样结束了。虽不圆满。不过总是可以警示后人的。”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姬牢先生本是先大方师燕公首徒,误入魔道千余载。虽最终幡然悔悟,可惜大错已经无可挽回……”

  “能不能挽回的都是你说的算。不过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把我们家猴子放了?”这时候,百无求再次扯着嗓子喊道:“挺好一只猴子。除了太客气了一点没有别的毛病。你们这么关着它什么意思?咱们商量一下,先把猴子放出来不行吗?”

  广仁好好的肃杀之气被百无求几句话就怼回去,后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当下这位大方师不在说话。还是没事人一样,等着元昌彻底了结这位昔日问天楼的楼主。

  这时候,火山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对着还在犹豫的和尚说道:“元昌!你还在等什么!还有什么非分之想吗?”

  一句话将元昌还在游离的心收了回来,当下他不再犹豫,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再次将手掌按在了楼主姬牢的头顶上。开始吞噬楼主身上的术法……

  元昌开始动手之后,场面瞬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在楼主身上的变化。和第一次被吞噬的时候不同。这次楼主脸上的表情很安详,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不过这个时候广仁却终于将目光对准了元昌和姬牢的位置,虽然还是一言不发。但是谁都能看出来这位大方师的脸上出现了紧张的表情。

  “元昌……我这就走了,下面……是另外的姬牢了。你要把握住,不要犹豫……”说话的时候,楼主已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了楼主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坏了一辈子的人,好不容易做了几年好事人,说没有就没有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开始有意无意的向关着猴子的陷阱蹭了过去。在场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元昌和楼主的身上。也没有人注意老家伙的动作。

  归不归刚刚蹭了没有几步,就见元昌手下的姬牢突然再次睁开了眼睛,不过和闭上眼睛之前楼主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姬牢先是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眼珠晃动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几个人。虽然他看不到按着自己脑袋那人的样子,不过这样的场景,大概也能猜出来是谁了。

  “元昌,是你吗?”姬牢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你算是另外一个我的弟子,怎么样。将自己师尊吞噬致死的感觉如何?”

  “姬牢先生,好久不见了。”听到另外一个楼主已经被唤醒之后,广仁开口替元昌说道:“你与另外一位姬牢先生本来就是一个魂魄分裂出来的两个形体。现在他已经离开了,你也没有理由继续待在这里了吧?还是一起走吧…….”

  “原来是广仁大方师,难得你还这么惦记着我。”广仁站在姬牢的背后。楼主能看到的只是面前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冷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谁说另外一个我已经离开的?他那一点点能压制住我的术法已经被元昌吞噬干净,现在轮到他去睡了,这个身体做主的是我。我现在是不是太难看了…….”

  久违的一句口头禅说出来,空气也跟着有些凝固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楼主再次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大方师你说的,我们俩是一个魂魄分裂出来的两个形体。就算要离开也是两个人一起离开,不过现在看样子还不是时候……”

  楼主说话的时候。正在吞噬他术法的元昌脸色突然变了。他满脸惊恐的对着广仁说道:“我吞噬不了他的术法……大方师,哪里出错了…….现在,他在吞噬我的术法……我应该怎么办?”

  一句话出来,周围这些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广仁身后的两柄短剑瞬间就飞到了姬牢的面门之前,眼看着一剑就要将他的脑袋刺穿的时候,两柄短剑却同时停了下来。只是将剑尖抵住了楼主的眉心和咽喉,却没敢再寸进一步。

  “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动手?是在忌惮什么吗?”姬牢微微一笑,对着他身后的广仁继续说道:“另外一个我的记忆里面有一点有趣的东西,乱世的根苗……我想起来了。当初燕哀候放在我身体里面的东西。想不到最后是它救了我一命,你不敢把它放出来吗?真是太难看了……”

  这时候,元昌的表情已经紧张的纠结了起来。对着广仁大声喊道:“大方师!他已经把另外一个姬牢的术法反噬回去了,现在他再吞噬我自己的术法…….我该怎么办?”

  “原来已经吞噬到你的术法了,我说为什么会那么恶心。”姬牢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已经被吓呆的元昌,说道:“我留你一命,虽然晚了几百年,你还是可以做回容器的。”

  这时候,大方师的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占祖上面说了,姬牢会死在今天,死在元昌的手里,这是哪里除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