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巧合

第一百七十八章 巧合

  看到了这只猴子在这里,广仁几乎已经绝望了。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孙无病挥着石棍扑过来之前,两位大方师已经催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再消失的前一刻,广仁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了一句:“你们做的好……”

  孙猴子刚刚比划了两下,两位大方师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孙无病有些兴趣索然的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话的时候嘴里却发出来另外一只妖物的声音:“老家伙,那俩大方师的胆子就这么点?这比芥菜籽也大不了多少。就这胆儿还叫大方师……呸!真不知道那只就会磕头的猴子有什么可怕的……老家伙你笑什么?”

  看着孙猴子嘴里说的是百无求的话,归不归哈哈笑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之后,老家伙这才摆了摆手,对着正在冲他翻白眼的吴勉说道:“快点把这个傻小子变回来吧。要不习惯了下次看见孙无病,管它叫傻儿子那就不太好意思了……”

  归不归说到最后的时候,也没见吴勉做了什么,孙猴子却突然变成了百无求的相貌。一边陆刚看的都快哭出来了,他已经分不出来那个是真,哪个是假了。按着顺序来。一会徐福大方师是不是就应该到了?

  重新变回来自己的相貌之后,百无求对着房间内的铜镜比划了两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怎么算到那俩大方师就在外面的?你的胆子大随老子。不过一旦老子没蒙住广仁和火山,到时候你可怎么收场?等一下!这事不对……老子明白过来了,就算没蒙着那俩大方师,挨打的也是老子……老家伙,你和你叔叔怎么都不赔啊……”

  “傻小子,没事你别学算账。你这脑筋算不清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爸爸我敢让你借着小爷叔的幻术,装扮成孙猴子吓唬那俩大方师。就敢肯定他们发现不了破绽,之前那次孙猴子把广仁打怕了。看见猴子再出现第一个反应就是逃,那里还有胆子去分辨你是真是假?怎么说他也是大方师,接二连三被一只猴子揍,你以为广仁不嫌丢人吗?”

  吴勉的幻术虽然绝妙。不过当初在江东便被广仁看穿过一次。这位大方师虽然施展不出来这样的幻术,不过看出来破绽还是可以办到的。和归不归说的一样,再次看见孙猴子挥舞着石棍从天而降。广仁哪里还有胆量去分辨它是真是假。早点带着火山离开才是真的,在被这只猴子一棍打出去,大方师真的要去考虑是不是应该找棵歪脖树吊两年了。

  开导完自己的傻儿子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刚刚明白过来的陆刚一眼,对着他说道:“还没有想明白吗?老人家我们三个都是真的,刚才的广仁、火山也是真的。剩下的都是假的…….对了。还记得刚才广仁说的那句话吗?你藏在这里就是元昌和尚告诉他的。现在还指望他以后会保你吗?”

  归不归这两句话,让陆刚的脸色低沉了下去。他回到陆地上要找的第一个人并不是元昌,也是当年在徐福船队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吴勉。当时公孙屠蹭了白发男人一颗长生不老丹药。变成了长生不老体制的事情整个船队都轰动了。陆刚听说吴勉和广仁的关系不睦,拿着禁术的图谱想要换吴勉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

  没有想到回到陆地之后,阴错阳差的结识了元昌。陆刚知道他是广仁大方师看中的人。也知道元昌吞噬了有名问天楼主的术法。是当世一个很有修为的大修士。被他长生不老的体质所骗。答应自己会帮着这个和尚解决掉广仁、火山两个人,换取元昌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加上保着他不被徐福派来的人谋害。这才跟着元昌一起越走越远……

  现在亲耳听到是元昌出卖自己。加上在已经过了见面的时间,这个和尚还没有出现更加说明了问题。陆刚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元昌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当下,陆刚将自己所知道关于元昌和尚的事情,全盘托出。

  元昌的目标看似问天楼主。暗中却开始要对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下手。只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吞噬了第二位楼主的术法便可以一具击败两位大方师。按着之前的经验,在吞噬的过程当中,会流失大量的术法。有了陆刚的禁术之后,便可以在自己吞噬楼主术法之后,突然对着广仁、火山下手。可惜现在看起来陆刚已经失去了作用…….

  而且广仁利用自己来吞噬楼主的术法,也明显还有其他的目地。弄不好吞噬了术法之后,广仁马上会对自己下手。所以元昌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敢对楼主轻举妄动,在某种意义上,楼主才是元昌的护身符。

  听到陆刚打算向广仁托出元昌的密谋,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以为大方师是傻子?他会看不出来元昌的那点小心思?小和尚现在做的。都是在广仁的默许之下。现在除非是徐福从海外传来法旨,要广仁弄死元昌,要不然的话在楼主死之前,谁也动不了那个小和尚。老人家我真的很好奇广仁上辈子欠了元昌什么?他们俩上辈子,小和尚把老婆让给大方师了?”

  “我在海上的时候,听过徐福大方师说的一句话。可能会应验在这里了。”听到归不归说到这里,陆刚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他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说的是:历代大方师者,他老人家是最轻松的。整个方士一门的好事都安在他的身上。只是他老人家把后面弟子的福报都占了,后面的大方师只能咬着牙往前走。却做了徐福大方师做不了的事情,保了徐福大方师保不了的人。背了徐福大方师背不了的恶名。

  当时宗门刚刚崩塌,我一直以为说的是火山大方师。现在自己想想,这几句话都应在广仁大方师的身上了…….”

  “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老子插句嘴。陆刚这么给广仁洗白有意思吗?他自己脱下来的裤子,用得着你陆刚给他穿上吗?怎么,你把裤子给他穿上了。再见面你以为广仁就不想弄死你了吗?呸!广仁会嫌你把他的裤子提晚了……”百无求对陆刚的话锋很是有点不适应,几句话说得一边的归不归哈哈大笑。

  而一边的吴勉早已经无聊透顶了,当下他转身想着客栈外面走去。不过就在他离开房间得一刹那,一个身穿方士服饰得男人凭空出现在了门口,对着屋子里面的人说道:“你们果真在这里,公孙屠失礼了……陆刚,你还记得我吗?”

  “公孙屠……”陆刚看到了这个人的相貌之后,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是来带我走的吗?是广仁大方师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吧?”

  “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交代的。”公孙屠上下打量了一眼陆刚之后,继续说道:“陆刚,你的罪名太大。谁也保不了你。以后的事情你好自为之……”

  陆刚颓废的叹了口气之后,刚刚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一个有些尖厉的声音想了起来:“谁说我是猴子了?看清楚我的脸,我是人还是猴……”

  归不归听了之后,笑眯眯的看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说道:“今天什么日子?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