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溃崩的陆刚

第一百七十七章 溃崩的陆刚

  看到广孝、元昌有些意外的表情,陆刚缓了口气,随后对着两个人继续说道:“我这是从徐福大方师的眼皮底下拿出来图谱,当然会当作性命一样看重了。刚才那两个人拿走的是我乱写的鬼画符,只有开篇的几句是真的…….”

  陆刚一脸得意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打开了绢帛。这才对着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将绢帛交给了身边的元昌,说道:“陆刚说的没错,你也该舍舍这脸面了……”

  “脸面…….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看够吗?”元昌说话的时候,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他的面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张白皙几乎妖艳的面皮瞬间变得松弛了下来。紧接着。和尚的嘴角开始塌陷,皮肤开始快速的失去了光泽。转眼之间变成了老狐狸归不归的样子。

  见到了‘元昌’的真面目之后,陆刚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身体开始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好像木雕泥塑一样呆呆的看着归不归。呆楞了半晌之后,他才机械一般的转头对着‘广孝’说道:“这么说来……你是吴勉了?那么刚才那两个人也是幻术……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幻术……”

  “回去之后你去问徐福吧,让他告诉你……”这时候。‘广孝’的嘴里已经发出来吴勉的声音:“元昌的易容术也是你的手笔吧?我很好奇你们是这么做到的……”

  事到如今,陆刚也没有别的选择,当下他苦笑了一声之后。从自己的行李当中,抽出来另外一个薄薄的油布包,打开之后是几张写满了字迹的麻纸。上面纪录的是徐福最近创出来的术法,可以不露痕迹的改变自己的相貌。

  将麻纸递给了归不归之后,陆刚有些颓废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随后进修说道:“禁术和易容术都交给你们了,你们两位也不是方士,可不可以看在这两件东西的份上,放了我这一次?我找一个世外之地隐居起来,从此之后再不出世……”

  “你猜徐福会答应吗?”这时候,‘广孝’也变回了吴勉的样子。对着陆刚继续说道:“不想试试能不能从这里逃脱吗?或许你还有机会。”

  陆刚苦笑了一声,说道:“给你们机会灭口吗?我只要一死。你们脸拓本都不用准备了。再说,当年我是见过你如何解决掉丘武真大方师神识的。我还没有狂妄到自以为可以在你手里逃脱的地步。”

  “你这句话,省了老人家我给你准备的绳子。”归不归一边看着记录着禁术的锦帛。嘴里一边继续对着陆刚说道:“我老人家不明白了,不想在徐福那里待着,自己回来就好。搞出来这么多事情做什么?”

  听到老家伙说到这里,陆刚重重的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反而没有什么顾忌,一口气呼出来之后。他再次说道:“当初年纪小不懂事,跟着徐福大方师出海。以为可以像仙人一样长生不老,还能学到通天的术法。这么多年下来。徐福大方师只是教授我们延年益寿的术法。剩下再想学什么,一个人去找典籍,除了少有几个大方师的近人之外。别人不会得到徐福大方师一字半句的指点。全凭我们自己本身的感悟……”

  说到这里,陆刚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坐到了床榻之上。随后继续说道:“虽然有延年益寿的术法,不过我们毕竟还不是长生不老。这些年来不断有过去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死去,每次看到他们被烧成骨灰带回家乡埋葬,我都在怀疑,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我了。既然徐福大方师不教授长生不老的法门,那我就自己去找。

  只不过我想得岔了。以为长生不老得术法会和禁术的典籍放在一起。便趁着夜色去藏着禁术的船舱里寻找,长生不老的术法没有找到,却找到了另外一种可以瞬间要了大修士性命的禁术和易容术。当时时间来不及了,我便将这个禁术的图谱偷了出来。想着以后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后,还能有本事防身。不过天亮之后边有人发现禁术船舱进去人了,他们开始查找的时候。我只能趁乱架着小船逃出来…….”

  陆刚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绢帛上面的图谱。听到陆刚说完,老家伙这才嘿嘿一笑,正准备说几句安慰一下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冲着老家伙的面门射了过来。

  老家伙匆忙之下,身子猛的向后倒下,这才躲过了这一下。就在他要站起来看看是谁敢暗算自己的时候。握住图谱的那只手针扎一样的疼了一下。归不归条件反射的松了手,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一道白光已经带着绢帛飞了出去。

  “多谢归师兄了……”空气当中传来了广仁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正在发愁如何从陆刚的手中拿到这图谱,两位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火山两个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见到了两位大方师之后,陆刚已经快崩溃了。他苦笑着对归不归说道:“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不用再加戏码……”

  “老人家我也希望这是戏码。”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这次我老人家有点意外了。想不到最后忙活了半天,还是便宜你们师徒俩了。不过现在就你们俩人。这样都能找到陆刚这里,元昌小和尚帮了大忙吧?”

  “这个地址的确是元昌告诉我的。”广仁微微笑了一下,将从归不归手上抢过来的绢帛收好,这才继续说道:“陆刚为人狡诈,我还在头疼怎样才能拿回这图谱。早知道归师兄你在,我也不用那么头疼了。”

  “陆刚狡诈?狡诈的过元昌吗?”吴勉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身边笑吟吟的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陆刚你带走,不过刚才你拿走的东西要留下……”说话的时候,吴勉手里已经出现了发起贪狼。

  “我们不是没有动过手,吴勉先生,明明没有胜算的事情,你干嘛还要做?”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那两柄短剑发起好像灵蛇一样围着他的身体。空气当中时不时的发出一声薄刃的颤鸣之声。

  这个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向前几步。拦在了吴勉的身前,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这样可就有些霸道了。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这个功劳不能你一个人占了吧?怎么说我老人家也叫过徐福几天师尊的,帮他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不过人和图谱还是老人家我亲自送去的好。”

  “归不归,到时候你恐怕已经将禁术的图谱做了无数的拓本了吧?”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仁大方师不会没了你的功劳,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他老人家会原原本本的告知徐福大方师的。”

  “看来你们师徒俩是不打算给老人家我这个面子,也好……”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说道:“猴子,轮到你来和大方师讲道理了……”

  话音未落,就见众人头顶上的房顶突然“轰!”的一声,漏了一个大窟窿。随后一个扛着大棍的猴子从上面跳了下来……

  看见了孙猴子的时候,广仁、火山二人已经呆住了,为什么这只猴子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