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交易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交易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吴勉、归不归在官道上遇到了离墨,随后两次被元昌、陆刚追杀。只是归不归还是不太明白安元寺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离墨指派泗水号的人去调查这家寺庙?

  “之前我的人就是在安元寺跟丢的元昌…….”离墨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元昌现在是皇帝司马炽的替僧。还有一个天下第一僧的封号。他走到哪里都是监理寺务,主持都要在他之下,要做点什么谁也拦不住他。路过其他的寺庙最多只住三晚,不过却在安元寺连住了十九天。我一直怀疑元昌将什么东西藏在了安元寺当中。应该就是等着陆刚去取的。现在看起来,我猜对了……”

  “猜对了又能怎么样?”归不归嘿嘿一笑。坐在了离墨的床榻上,对着他继续说道:“陆刚到底想要做什么,元昌又想要做什么?他们俩混在一起是各自利用,还是另有图谋?小娃娃你真的说的清楚吗?”

  看着已经被他问住,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的离墨。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说,是为了不让泗水号和徐福有买卖的事情外泄。周围都是人精,你说出去三分,人家可能就知道九分。当初在那个谁门下为徒的时候,你的性命都可以交出来。现在跟着刘喜、孙小川哥俩混饭吃,你也算是对的起他们哥俩了。

  不是老人家我捧你,当初老人家我也是收过几个弟子的。连你一个脚趾头都赶不上。知道了我老人家得罪了徐福,那几个赔钱货马上就和老人家我划清界线。不承认是我老人家的弟子。还写了焚天表当着徐福那个老家伙的面烧了,就好像他们那一身的术法都是胎里带出来似的。”

  看着眼前的离墨。又想起来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赔钱货。当下归不归连连叹气,随后继续对着发愣的离墨说道:“你跟着我们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转移陆刚、元昌的注意力是?想必现在给你两位东家的密信早已经送出去了吧?”

  “所以我才不能透露和泗水号的关系”离墨的语气终于轻松了一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而且那位公孙屠方士也知道元昌、陆刚勾结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想必徐福大方师已经在安排对付陆刚的事情了。捎带着元昌的事情或许也可以解决了。”

  “你办了件傻事……”看着离墨的眼睛看是放光,归不归当下给他泼上了冷水:“如果你不提元昌的话。或许徐福那个老家伙还真会派个出众的弟子带走陆刚的。不过现在从你这里知道了他们俩勾结到一起的话,那个老家伙除了看热闹,什么都不会做的。”

  看着离墨皱起了眉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归不归继续解释道:“元昌闹过多少次了?为什么还可以继续闹下去?不是因为他的术法天下第一谁也惹不起。是因为有两个大方师一直在保着他,你自己想想。徐福也叫大方师,会和自己的徒子徒孙们唱反调吗?”

  离墨虽然久居海岛。不过也知道陆地上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迟愣了片刻之后,他也明白自己做了画蛇添足的事情。沉默了片刻之后,离墨继续说道:“就算我不说,公孙屠那里也会和徐福大方师说的。他是亲眼看到元昌做过什么事情。应该会说服徐福……”

  “你猜猜看,公孙屠会和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唱反调的吗?”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指望徐福哪里会派人来了,还有,再写一封信给你们那俩东家。陆刚是知道你底细的,小心他去财神岛找他们俩的晦气。”

  归不归说的都在点上,本来以为大局都在自己控制之中的离墨开始心慌了。看着他冷汗直流的样子,归不归开口说道:“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画蛇添足了?不归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直接找人了结陆刚就好了。正好还能替你们俩东家卖徐福那个老家伙一个好。”

  说完之后,归不归也不再理会还在发愣的离墨。老家伙慢悠悠的站起来之后,再次向着大门口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想要动手那就要快点,晚了那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你们真的一定要救姬牢吗?”眼看着归不归就要走出去的时候。离墨突然喊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已经回头的老家伙说道:“你们当初也是生死相搏的。说忘了就忘了吗?”

  李默一斤刚听出来归不归的话外之音,看着这个老家伙好像是在说陆刚,不过却在暗指楼主,虽然离墨、归不归二人没有一个字提到姬牢。不过这件事情的中心却一直都在楼主的身上……

  “怎么可能说忘救忘?”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几次性命相搏,不过我们几个却是从来都没有吃过亏。严格说起来的话。我们几个和楼主都没有什么正面你死我活的冲突。都是被人拉着才进局的,现在想开了。楼主从到到尾和我们几个都没有什么关系。老人家我干嘛还要听人摆布?”

  见到说不过归不归,离墨索性自己说到了正题上:“你们怎么样才会帮我这个忙?说个条件吧…….”

  “我老人家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到:“陆刚从海上带回来什么东西,都给老人家我看一眼。这个总是不过分的,是吧?”

  “那个是大方师徐福点名要被追缴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你先看?”离墨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是换个竹杠吧,泗水号还藏有…….”

  没等离墨说完,归不归一言不发的已经走了出去。离墨见状虽然知道这是这个老家伙在要挟自己。不过苦于没有破解的办法,再不答应等到归不归他们真走了。离墨在这里连个能帮手的人都找不到了……

  “好,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陆刚,他身上带着的东西,我亲手给你做成拓片保存。这个总可以了吧?”在归不归两只脚都跨出了房门的一霎那,离墨突然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你要小心,一旦风声走漏出去的话。归不归你会变成第二个陆刚…….”

  “那老人家我也认了。”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熟人,到时候他也未必能拉下这个脸来……”

  在距离此地之外三十里外的沙枣镇中,那个当初差点把离墨一劈两半的陆刚在倒在客栈的床上。他的手里紧紧的抓着那个从安元寺拿出来来的长条包裹,好像这只包裹里面装着他的命根一样。

  本来说好的,一个时辰之前元昌和尚已经过来和他汇合了。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和尚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这让早就提在嗓子眼里的心脏,更加跳个不停。

  就在陆刚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客栈外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气。竟然是许久没有出现的元昌,这时候,陆刚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稍微的安稳了一些。

  片刻之后,客房大门打开,光头和尚元昌走了进来。冲着陆刚说道:“我查到楼主的下落了,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我已经联络了广仁、火山,就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