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调查

第一百七十二章 调查

  “这么一大车的忘诛石,大方师你真的下本了。”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看着正在冷笑的孙猴子继续说道:“看到没有?人家大方师对你真是贴心,送你这么大一堆的忘诛石。你从老人家我这里只得了一根不值钱的棍子。猴子,看在这么多忘诛石的份上,你拿棍子打老人家我一下两下的。我老人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哆嗦!”猴子龇牙冲着归不归叫了一声之后,猛的一转身,冲着广仁、火山的位置窜了过去。举起来手里的石棍对着那辆满是忘诛石的大车砸了下来。就在孙无病作出动作的同时,广仁已经认出来它手中石棍的来历。当下大方师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我们来晚了,它手上是石精……”

  虽说这师徒俩是来争取孙无病的,不过这只猴子毕竟在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当中。两位大方师做了两手准备,见到孙猴子突然翻脸,两个人同时催动五行遁法。在大棍砸下来的前一刻,已经在众人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广仁是没有想到孙猴子会近乎无敌,他这样的人物,不会在一件事上吃两次亏。

  见到正主遁走。孙猴子举起来手里的石棍将整整一车忘诛石砸得稀烂。赶车的车夫吓得抱头鼠窜,直到这只猴子砸完都不敢回来。

  “老家伙,这次你该放心了吧?”将马车砸烂之后。孙猴子回头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那么一车忘诛石就想买通我?可惜那俩大方师不知道石精就在我的手上,忘诛石现在对我,和石头也没有什么两样。我是揍过大方师的,也担心他们爷俩找我报复,现在撕破脸你总该放心了吧?”

  “老人家我什么时候不放心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看着姬牢说道:“楼主,我们就是陪着孙猴子来找忘诛石的。现在这猴子已经得了更好的石精,我们差不多也要分开了。怎么样,你是要跟着我们一起走呢?还是另有什么想法?”

  “已经劳烦这位一路了,怎么好意思再叨扰下去?”楼主微微笑了一下,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半礼。有意无意的看了还在百无求背上趴着的离墨一眼之后,姬牢继续说道:“在这里耽误的太久。我差不多也要离开了。不用为我担心,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我早就想开了……”

  听呆昔日的师尊说到这里。趴在百无求身上的离墨嘴巴动了动。不过话到了嘴边,他还是紧紧闭着嘴巴将脑袋扭到了一边。

  这时候,谢伦也走到了自己师尊的身边。听到这边楼主要走。谢伦低声在孙无病的耳边说了几句。孙猴子听着点了点头之后,对着楼主一招手,说道:“那个谁。你跟着我们爷俩一起走吧。怎么说我也是揍过大方师的,有我在这里,晾他们广仁、火山爷俩也不敢靠前。你放心……我保着你。保到死为止……”

  姬牢本来早就做好了死在元昌手里的准备,不过近年来随着妖僧越来越不像话,楼主也开始有些犹豫起来。这次离墨不知到探听到了什么。豁出命来传出来这个消息。虽然他嘴硬不说出来消息的来源和经过,不过姬牢已经决定避开元昌。

  现在听到这么一个无敌的猴子要保自己,也算是了结了楼主的一个心结。当下他谢过了孙无病、谢伦师徒。有这只猴子在身边,广仁、火山师徒便奈何自己不得,更别说那个妖僧元昌了。不管怎么说,这只猴子总比归不归那只老狐狸好相处一些。

  不管怎么样,有孙无病在楼主身边,也算是了却了归不归的一件心事。早年他们几个和问天楼争斗的太厉害,现在突然要吴勉、归不过保着楼主。几天还可以,时间一长自己想想都别扭。别看现在孙猴子有些张狂,当初那也是做过门派之长的人。加上一个做事谨慎的谢伦,楼主吃不了什么亏。

  分给了楼主、孙无病一架马车之后众人分别。看着马车消失,归不归这才笑嘻嘻的回身看着离墨,说道:“跟着我们走吧,运气好的话,还能见到你那位大术士…….大方士的师尊。不过听说他最近给你找了个师祖,估计见面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尴尬。”

  “你说的晚了,我已经被应真先生踢出门墙了。”离墨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以前只是听说应真先生的这个癖好,想不到会被我遇到。”姬牢离开之后,离墨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虽然他以前就是一个少言的人,不过这么多年离墨几乎就是一言不发,现在终于开始说话了。

  离墨被席应真踢出门墙这件事,吴勉、归不归早已经知道。老家伙嘿嘿一笑,让自己的便宜儿子将离墨背到了马车上。众人都坐在一架马车上之后。老家伙分赴启程。先到达最近的一处泗水号商铺,修正一番之后再说。

  泗水号的脉络已经四通八达,几乎在每个郡县都有自己的商铺和货站。只不过这里有些荒凉。当天晚上车队在野外扎营。不过吃喝休息一切都有泗水号的人侍奉,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第二天中午,车队进了云中郡中的一座小小县城当中。因为县城里面只有一座小客栈,里面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安置这些人。车队的主事便将他们直接安排进了本地泗水号的商铺当中。

  因为提前得知了消息,商铺的管事已经将后院腾了出来,当作给吴勉、归不归等人的客房。将离墨安排在其中的一个房间之后,商铺管事已经摆下了酒宴,代表两位东家给几位贵客接风。

  商铺的管事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壮汉,知道这几位都是两位东家的贵客,管事尽力的巴结,难得在这一个边陲小县城中弄出来像模像样的酒席。

  众人正在吃喝的时候,商铺的伙计送来一封信笺。管事打开信笺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微微一变。随后恭恭敬敬的将信笺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说道:“这是两位东家查到那个叫做陆刚的下落,他就在三十里之外的焦远县。两位东家的商令五天前就到了咱们这里,本来我们这小县城也想给东家们露露脸,可惜,那陆刚在城外十五里之外便改了方向绕城而过。咱们这里这才没了露脸的机会。”

  “陆刚……”归不归笑眯眯的结果来信函之后看了一眼,上面果真是陆刚在周围这几个县城来回转悠的路线,只不过落款的位置写得是。交由归、吴车队离墨亲启。这位管事大概是多喝了两杯会错了意,这才误将这封应该亲手交给离墨得信函,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那么说来。离墨之前一直在利用泗水号。他之前也不是单单被元昌打伤的,应该是撞破了元昌和陆刚谋划的一件什么事情,这才着了暗算。虽然咬紧了牙关不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动用了泗水号的力量来查在那个叫做陆刚的下落。

  将信函交给了身边的吴勉之后,归不归继续笑嘻嘻的对着管事说道:“还是你们泗水号有办法,这才几天就查到了陆刚的下落?不过除了这个之外,老人家我还让你们做过什么来这?年纪大了,竟然想不起来了……”

  管事陪着笑脸再次说道:“您还让我们去查这个叫做陆刚的会不会前往一个叫做安元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