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来晚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来晚了

  听老家伙说完了三个故事之后,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说完了?你是不是想说你们家另外一个是天下缝隙掉下来的大妖和女妖好上了,在四方城里生的孩子,最后被封印在你儿子的身体里?”

  归不归嘬了嘬牙花子,一脸为难的说道:“老人家我都说这几件事太玄乎。我老人家都是当着神话故事来听的。这些都是推算着百无求这孩子出生年月听来的故事,不过现在妖山上最流行的说法是这傻小子是老妖王的私生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前面已经看到了那只死老虎,再往前面走就是洞口了。归不归卖了个关子,不过见到白发男人没有凑趣的意思之后,老家伙只能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知道这个说法最早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吗?就是老妖王的王宫里面。你是见识过王宫里面的规矩,谁敢传出这样要命的话?”

  说到这里,看到吴勉还是没有接话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意思,就差直接说出来:继续,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看到距离洞口还有一段距离。归不归只能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还特意的查过百疆、百无求这哥俩,他们俩是妖山望族的后人。生父早亡,生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别的你也知道。百疆一直都是妖王身边的红人,一般老妖王出离妖山都会带着它。那个傻小子在老妖王心里有多大的分量你也知道,为了让百无求接王位,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屠了。老人家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个老妖王已经开始做了……”

  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百无求和小任叁已经走出了山洞。二愣子将背着的离墨放在地上,回头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喊道:“老家伙,你们还在磨蹭什么,老子都走出来了……你们俩鬼鬼祟祟的再说谁的坏话呢?”

  归不归抬头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我跟你叔叔商量着被你找个媳妇,傻小子,妖王那个公主怎么样?你要是觉得还行。爸爸我就去找老妖王说说去。不是你爸爸我吹,这么多年,光给你赞彩礼了。送不出去爸爸我也难受……”

  “拉倒吧,就那个丫头人不人、妖不妖的,老子不要这样的。”百无求满脸不屑的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子要正经妖物那样的。壮实一点要是会骂街那就太好了。再骂街的时候,老子骂荤的,媳妇骂素的。想起来嗓子眼就痒痒。”

  说话的功夫。走在最后面的吴勉、归不归两个人也跟着走出了山洞。现在的孙无病还沉寂在得了石精的喜悦当中,在山洞里面施展不开,出来之后它已经窜到了一片空气当中。可着劲的伦开了石精。

  石精是忘诛石的精华所在,有了这根棍子就算是消了它最大的心结。不过这猴子还是忌惮傻大个百无求,稍微靠近二愣子一点。自己便头晕目眩的就想跪在百无求的深前磕一个。

  本来从山洞当中出来,他们便可以各奔东西了。不过归不归心疼这么一件奇珍异宝归了孙猴子,还想着在它身上再找补一点。当下他们这些人商定下山之后再各奔东西。下山的路上,归不归拉着孙猴子一路的讨价还价。惹得孙无病差点翻了猴脸,要不是机会百无求管这个老家伙叫爸爸,早就一棍在伦在归不归的脸上了。

  下山之后,众人发现在自己的马车周围,还停靠着其他两架马车。见到山上的众人下来,从马车上面走出来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广仁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对着山上下来的这些人说道:“想不到几位还真的在山上,我和火山在附近路过。看到这几架马车像是你们几位的座驾。火山还和我打了个赌,看来是我赢了……”

  看到了这两位大方师好像忘了前几天在客栈当中你死我活的恶斗,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上次火山打了老人家我一巴掌到现在还疼,我老人家差点就忘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两位大方师,你们这是要过来报仇的吗?”

  “有那回事吗?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继续说道:“原来是那个误会啊,归师兄你不提起来的话,我都快忘了。”

  广仁这话说的,竟然有些许责怪归不归不该提起这段不快往事一样。几句话说完,他将目光对准了扛着一根大棍子的猴子孙无病:“无病先生,那天晚上广仁师徒不知道你也在客栈当中。多多得罪还请先生见谅,我们都是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想来无病先生也不会怪罪广仁吧?”

  “别客气。当年你是大方师徐福的首徒,我是小小潜宗的小修士,见到大方师你都是要绕着走的。咱们当年就没什么交情。你该说话就说话,用不着拉这个关系。”孙无病的潜宗当年一直被方士一门死死压着,本来心里一直看他们方士不顺眼。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和归不归发生争执,现在看到广仁有说软话的意思,它却硬邦邦的顶了回去。

  广仁脸上没有一丝一毫不悦之色,这位大方师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对面的大猴子说道:“无病先生您说笑了,广仁得知先生和金公心猿合二为一。备了一点薄礼前来贺喜,火山,请无病先生见见这点不值钱的礼物…….”

  广仁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到了另外的一架马上旁边。将盖在车棚上面的麻布掀开,露出来里面满满一车的忘诛石。

  这两位大方师在客栈当中和这只猴子相遇之后。回想当时的细节,认出来孙无病脖子下面的猴子身体是少有妖兽金公心猿。这妖兽太过稀少,几乎在典籍当中找不到它们的出处。这还是当年在徐福身边学艺的时候,大方师口传说出心猿的样子。虽然看不到猿头,不过也不会认错了。

  认出来孙无病脖子下面是金公心猿的身子之后,这两位大方师也暗暗心惊。他们潜宗还是有独到的本事。竟然能把人头按着猴子的脖子上。

  金公心猿全身上下免疫所有的术法和妖法,几乎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广仁想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必胜孙猴子的手段和把握,不过大方师到底还是大方师。正路不通他便想办法绕路行进。广仁也想到了孙无病和金公心猿合体不会长生不老,死后投胎的问题应该一直困扰这只猴子。

  想明白之后,这两位大方师便将之前方士一门崩塌之前。转移出来的天材地宝当中找到了忘诛石。当下满满的装了一车,一路打听着他们这些人的去向之后,终于在这山脚下找到了众人的马车。

  询问了车夫之后,两位大方师知道这些人已经都上了山。至于去干嘛了车夫却说不清楚,当下,广仁、火山便等候在这里。只要看到他们下山,便将这一车的忘诛石亮给孙无病。能买通这只猴子中立两不相帮,他们的目地就算达到了。

  算起来这只猴子跟着他们,也应该就是在图谋这些忘诛石的。说不定得了广仁师徒俩的好处,孙无病会反戈一击。

  当下,广仁笑吟吟的看着扛着棒子的孙猴子。一边的归不归笑吟吟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