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石精

第一百六十六章 石精

  归不归看了一眼矿石堆之后,对着还在吱吱叫的财鼠说道:“你想告诉老人家我,那里面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吗?”

  看着这个老家伙注意到了那堆矿石堆,小财鼠显得有些慌乱,它抓着百无求的胸毛爬到了二愣子的肩头,在上面又蹦又跳的。拼命的将百无求的脑袋拉到了那堆矿石堆的方向。示意里面有什么东西,让归不归快点过去寻找。

  “你们先别管这些碎石块了,前面有更好的宝贝……”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将正要动手搬运忘诛石块的几个人、妖带到了财鼠示意的那一堆碎石块当中。只要有百无求在身边,就不怕那道古怪的黑影。

  眼前都是忘诛石,跟着他们去看看也没有什么。当下,谢伦跟着吴勉、归不归等人到了财鼠手指的忘诛石堆旁。在自己‘亲生父亲’的指使之下,百无求将背上的离墨放了下来,它自己开始将这一堆看着没有什么不同的忘诛石一块一块挪开。

  直到所有的石块都被挪开之后,露出来清清楚楚的地面,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实在等不及的财鼠从百无求的肩头跳了下来。一溜烟的跑到了被清理出来的空地上,随后伸出来自己短胖的两只前爪对着地面开始刨了起来。

  别看财鼠圆滚滚的身形,不过名字占了个鼠字。刨坑挖洞这样的事情做得也是异常的迅速。片刻的功夫,已经将地面挖出来一个深大半尺的小窟窿出来。众人围成一圈一边小心翼翼的防备着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影,一边看着财鼠的动作。就见随着大耗子手上的动作,一个鸭蛋大小黄铜色金属疙瘩显现了出来。

  随着财鼠手上的动作不断,金属疙瘩一点一点向下挖掘了出来,是一个圆柱体好像棍子一样的事物。可能是一只耗子挖洞,一群人在旁边看热闹让财鼠心里不舒服。将金属棒挖出来半尺左右之后,财鼠从坑里跳了出来。窜到了百无求的面前,指着那半截棒子吱吱大叫,示意二愣子干净将插在地下的棒子拔出来。晚了弄不好就要便宜旁边那个老家伙了。

  财鼠能看在眼里的一定是宝贝,当下百无求走到小窟窿旁边。伸手进去抓住了那半截金属棒子,随后大叫了一声。用力向上一提。随着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二愣子一点一点的将一根黄铜色的棍子从地下抽了出来。

  这根棍子笔直奇长,看着差不多将近一丈。虽然是天然形成。棍身上面却有好像花纹一样的天然纹路,看着炫目异常。在百无求将棍子从地下抽离出来的一刹那,这个矿洞当中都响起来一阵:“嗡嗡……”的声音。看到归不归将棍子抽出来之后。小财鼠高兴的又蹦又跳,就好像是它自己得了棍子一样。

  “这是忘诛石的石精……”最先发现这棍子来历的竟然是孙猴子的弟子谢伦。当初决定到处去寻找忘诛石的时候,他们师徒俩正经仔细查找过几乎所有有关忘诛石的文献。传说盛产忘诛石的地脉当中。会出现一种硬度极高的忘诛石石精。这是经是忘诛石的浓缩,可能会以各种形态出现。

  之所以说这是传说,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真正的见过这种石精。谢伦也没有往心里去。现在看起来百无求从地下抽出来的棍子就是忘诛石的石精。

  一句话也点醒了归不归,老家伙也想起来文献当中记载的忘诛石石精。不过跟没见过市面的谢伦相比,老家伙是真正见过这种石精的。当初徐福有巴掌大小。四四方方的一块石精,只是石精不能后天锻造。那么一块宝贝最后也只是被大方师当作赏玩的玩意儿而已,看着百无求手上石棍的成色和花纹,和徐福老家伙手里的石精一摸一样。

  “老家伙,这根棍子没什么用处啊,当扁担太长。当晾衣服的架子又太沉。这个椰树宝贝?”百无求上下打量了一番石棍之后,将它递给了老家伙,让自己的‘亲生父亲’断断这是什么宝贝。

  不过看到了百无求将石棍交给了归不归之后。财鼠显得有些激动。它不敢对着百无求如何,只是冲着归不归一阵带着威胁的吼叫,示意这个老家伙赶紧将大棍子还给百无求。

  “还真是忘诛石的石精。这次可真是找到宝贝了。”归不归好像没有看到财鼠的‘威胁’一样,伸手在石棍上面摸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好的宝贝用来固魂可惜了的。傻小子你扛着这根棍子。回家之后咱们商量商量这棍子怎么使。”

  一听这石棍和自己师徒俩没什么关系,谢伦便马上插嘴说道:“归先生,各位都是为了家师才到这里来寻找忘诛石的。这石精也属于忘诛石的精魄。是不是也应该交给家师处置?”

  “小娃娃,那一堆石头才是你们家猴子的,这根棍子不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已经将石棍交到了自己便宜儿子的手上,后退了几步继续说道:“你们家猴子想要的话,让它来找我们家傻小子。你们家猴子敢开口,别说这根棍子了,想要娘娘老人家我都给你门家猴子弄……”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吴勉手里突然凭空的出现了法器贪狼。对着老家伙说了两个字“低头……”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贪狼已经对着归不归的脑袋劈了下去。

  几乎就在吴勉挥刀的同时,归不归就好像是提前排练好的一样。小腿一弯,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老家伙身体后倾的一瞬间,一道黑影从他身后的地下突然冒了出来,本来是要往老家伙身上扑的,眼看着就要扑到的时候,被贪狼的刀风一劈为二……

  “成了!”归不归重新站好之后,哈哈笑了几声。不过等到归不归回过身的时候,脸上却变得有些僵硬。就见本来已经被吴勉劈成两半的黑影落到地上之后竟然自动的融为一地,随后好像沙地里面的水渍一样瞬间渗入到了地下。刚才暗蒲断为两截还能重生已经让人意想不到了,不过和现在影子瞬间合二为一相比,未免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你们等着,我们人参下去抓它!”仗着有龙鳞法器傍身。小任叁跳起来一个猛子就要扎下去。不过就在这个小家伙跳起来的一瞬间,它的左脚脚踝被吴勉抓住,将它扔到了归不归的怀里。

  “连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下去也是送死。”吴勉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默不作声的楼主。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姬牢。你还是不肯说?真的想要我们这些人一起陪着你去死吗?你恶贯满盈死有余辜,我们当中总是有冤枉的吧?”

  听着这话从吴勉的嘴里说出来,楼主便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是我不说,只是不敢肯定这妖物的身份。刚才的黑影似幻似魅,看着介于妖和魅之间。世上有一种妖魄介于这两者之间,不过它应该不是妖魄……”

  妖魄顾名思义就是妖物的魂魄,当年周幽王为博宠妃褒姒一笑,曾经在宫中饲养过一些小妖兽和奴隶搏斗。开始奴隶一直被妖屠杀,褒姒看的腻了,就变了方法,一群带着武器的奴隶去杀一只妖。看的褒姒大笑不止,幽王惊为天人。也种下了西周江山败亡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