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械斗

第一百五十九章 械斗

  听到归不归诉说元昌先后两次暗算离墨的经过(第一次归不归没有看到,老家伙自己瞎编的),而且他胆子大到竟然敢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勾结外人来对付自己昔日同门的地步。姬牢的脸色便变得难看了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元昌这么心急,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个老人家我还想问你呢。”归不归打了一个哈哈之后,继续对着楼主说道:“算着应该是离墨无意当中知道了元昌的什么事情。你那个当了和尚的弟子要杀人灭口。不过当着老人家我的面动手,这个有些过了。要不是看在楼主你的面子上,我老人家早就亲自动手。轮回了元昌。”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离墨休息的房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这个弟子也是够格色的,不是老人家我夸他,差点被人家打死都不把事情说出来。这么格色的脾气我们家吴勉认第一。你们家离墨认第二。”

  “离墨是从小跟着我长大的,也是被我耽误了的……”楼主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元昌的心思一直都在我身上,想着应该利用我在广仁、火山那里得到好处,吞噬了另外一个我的术法之后,回身再去对付那两位大方师的。毕竟现在另外一个姬牢的神识全部回归,术法非同小可的。”

  姬牢虽然已经放下了心魔,不过毕竟当初是做过问天楼楼主的人,心里捋一遍之后便能猜到一个大概。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楼主说道:“事情应该是这样,不过老人家我可不信就那么简单。你们家元昌有底牌没露出来,广仁、火山也有底牌。这里面最老实的就是老人家我了,身边就一个吴勉一个儿子,加上一根人参。都是明明白白的……”

  说到这里,归不归的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咱们还是说说你里面那个宝贝弟子吧,看样子元昌不打算就这么完了。上次是运气好,老人家我给他换了马车。下次可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客栈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客栈掌柜再和什么人争执。吵闹的声音愈来愈大,前面的伙计已经跑到后院。喊厨子和其他的伙计抄家伙出来干架,好像是他们家掌柜的受了欺负。

  厨子和伙计们冲出去之后,前院便响起来一阵‘乒乒乓乓’动手的声音。片刻之后有伙计在前面大声喊道:“打死人了.......快点报官…….掌柜的被打死了……”

  听到出了人命。姬牢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向着前院走去。看着这位楼主的背影,归不归有些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离墨养伤的房间,自言自语的说道:“本来还想说自己的弟子自己照看的。现在看指望不上你了。把离墨交给你,现在他都死了俩来回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回头对着房顶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那个和尚再指派人过来的话,这次不用看老人家我的面子,弄死了算……”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带着百无求回身向着前院的方向走去。房顶传来了孙无病的声音:“既然你说了,那么我也和你说一下。之前跟着和尚一起的那个人就在前面,那人身上一股子咸鱼的味道。一里地之外就能闻到。”

  孙无病本来以为这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会着急忙慌的跑过去查看楼主的安危,它这只大猴子好看笑话。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老家伙就好像算好了一样,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点了点头之后,慢悠悠的向着前院走去。

  孙无病自己都有些急了,对着归不归说道:“你就不怕那个人这次是来对付那个楼主的吗?他可不像是为了屋里这人来的。归不归你还是一点都不着急吗?”

  “有什么好着急了,急的不应该是我老人家。也该让楼主紧张一点了……”归不归说完之后。听到房顶上猴子急得窜来窜去的声音。老家伙笑了一下,说道:“楼主出不了事的,他只能死在元昌的手里。如果是那个小和尚找人杀死了楼主,那么元昌的死期也应该到了。把心放肚子里,元昌也不敢让别人动手,最怕死的那个是他……”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客栈前院当中已经打成了一片。起因是几个做生意的胡人来客栈投宿,被告知这里已经客满,被泗水号的车队包下来之后。这些胡人客商便心有不满,将随身携带的腰刀拔了出来,威胁客栈老板必须给他们腾出来三间上好的客房。

  县城这里每天都有胡人客商来做买卖。这些胡人生性粗旷,欺负汉人软弱。只要有不合心意的事情,便拔刀相向。闹出人命之后马上逃回西域,经常连闹事的胡人叫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是往日,客栈掌柜或许真被他们吓唬住。想办法让出几间客房,不过今天有泗水号的商队撑腰,他还真的没有将这几个湖人放在眼里。人家泗水号是大买卖,那是趁着护军的。今天正好接着泗水号的商队,来压压这些胡人的威风。真出了事情。有泗水号撑腰还怕这几个胡人吗?

  当下客栈掌柜便咬死了没有空房,说话的口气还越来越硬。暗中吩咐了伙计,看到不对先让自家的厨子、伙计顶一会。你赶紧去找泗水好的爷们,请他们过来帮忙,揍了这些无法无天的胡人煞煞他们的威风。

  没有想到这些耍横惯了的胡人见到客栈的厨子、伙计们都冲出来,竟然犯了混一刀将掌柜的砍到。这一刀不知道砍断了那根血管,掌柜的倒地之后鲜血流了一地,看着周围的伙计心惊肉跳。连连大喊:“死人了……死人了……”

  这个时候,胡人见到出了人命,转头就要外逃。正赶上泗水号的伙计们拿着刀枪冲了进来。用长枪逼着胡人退到了角落里,只要泗水号主事一声令下。便将这几个胡人剁成肉酱。

  就在这个时候,楼主到了这里。他直接跑到了掌柜的身边。翻开眼皮看了看之后。姬牢一只手按着掌柜的伤口处,就在他的手按上去的一瞬间。本来还在不停冒血的伤口马上止住了血,奄奄一息的掌柜睁开了眼睛。看着一个要饭的正在用他的脏手按着自己的伤口。刚刚想要喊人拉开这个要饭的时候,就见那位归不归老爷和他那大个子儿子从后院走了过来。

  “这是谁干的?下手这么狠?掌柜的睡了你媳妇吗?还是你儿子要管他叫爸爸?你们家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有心思在这里闹事?呸!动手的那个,你现在应该快点回家,和你们败家娘们儿同归于尽……”刚才跟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二愣子一直插不上话。现在看到掌柜的倒在血泊当中,竟然心中窃喜:终于可以痛快痛快了……

  听着百无求在这里骂街,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楼主已经给掌柜的止住了血。正要过了纸笔在写着药方,让伙计们赶紧抓药。老家伙的目光在现场所有人的脸上都扫了一圈之后,停留在几个已经被制住了的胡人身上。

  这时候,归不归突然听到店门口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话音落下的时候,一身白衣的广仁从店外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