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传话

第一百五十六章 传话

  元昌在半空中几乎将能想到的术法都在猴子身上使了一遍,不过打在猴子身上却没有一点效果。他给甩出去之后,还没等落地,猴子已经闪电一般的落在他的身上,一拳打在元昌的太阳穴上。饶是他这样长生不老的身体,也受不了这一拳。当场被打的头晕眼花。鼻子、耳朵和嘴巴当场便流出来鲜血。

  这还是归不归叮嘱不可以要了元昌的性命,要不然的话这个妖僧的性命现在就可以终结了。就在猴子孙无病对着和尚一顿拳打脚踢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来隆隆的雷声。随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之下,晴空当中有无数的雷电打在车夫的手上,瞬间形成了一个雷暴的光芒。

  见到雷暴成型之后,车夫对着猴子的后心打了过去。一阵耀眼的光芒结束之后,就见猴子慢慢的站了起来,将已经晕倒的元昌扔在了一边,狞笑着说道:“归不归说要留这个和尚一条命,可没有说还要饶过你……”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猴子的身子一晃瞬间到了车夫的面前。伸手对着他的胸口抓了下去,这下只要抓进去就能把车夫的心脏掏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车夫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冒着丝丝寒气的长剑,对着孙无病的脖子斩了下去。

  猴子身上刀枪不入,免疫各种术法、阵法,只是脑袋和脖子连接的位置是一个破绽。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被吴勉的贪狼逼退了,当下孙无病“吱吱!”的一声大叫,随后身子向后退了出去。

  虽然一剑将这只猴子逼退,不过这个时候马车夫全身上下都是冷汗。他也不敢继续追击,趁着这个档口急忙使用五行遁法瞬间在原地消失。这个时候他自己能活命已经知足了,根本没有闲心去顾及元昌的死活。

  这时候,周围的众僧已经一拥而上围在了元昌的身边。虽然明知道不是这只猴子的对手,不过总不能看着这位佛门前辈死于非命。当下这些和尚将身体趴在元昌的身上,用自己的性命为妖僧形成了一道并不太牢靠的屏障。

  不过这个时候猴子已经没有了在对元昌如何的意思,它蹲在地上一边给自己抓根本就找不到的虱子,一边对着众僧说道:“你们替我带个话,和这个秃子说。别以为他做了什么没人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看戏,要是惹把看戏的惹急了,上台和他对打。那就什么都晚了……”

  说完之后,猴子“吱吱”一叫,随后连窜带跳的到了刚才它打通地面留下来的深坑当中。在众目睽睽之下顺着自己打出来的深坑跳了下去。

  孙无病在这里揍元昌的时候,吴勉、归不归那边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主事也指挥着伙计们将断裂马车上的东西搬到了别的车上,顺便安排伙计骑着快马到泗水号的下一站货站。提前准备好更换的车辆。

  一切都处置好之后,他们这几个人这才再次出发。只是百无求一直愤愤不平,刚才吴勉只给了元昌那一点点惩戒。实在是太少了。怎么也要打他一个半死再扔出去,那还差不多。

  看着骂骂咧咧的百无求,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你也跟了爸爸我这么久了。老人家我身上的好处你怎么一点都没学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吗?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要和人家讲道理…….”

  “老子怎么没看见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和人讲过道理?除了讹人就是背后下家……”说到这里,百无求好像明白了什么,趴在归不归的耳朵边低声说道:“老家伙,咱们亲爷俩。有什么你和老子我说。是不是等晚上你和你叔叔俩人偷偷摸过去打闷棍?老子嘴严,说嘛,不会有别人知道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好好一只妖,什么时候开始长心眼了?晚上爸爸我守着你,那也不去……”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正打算上车。这个时候,车队的主事一溜小跑的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白发男人低声的说了几句。吴勉听到之后,对着归不归勾了勾手指头,说道:“离墨醒了,要见你我……”

  到了离墨的马上旁边是,这个男人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吴勉、归不归走过来之后,他喘了口粗气,随后对着两个人说道:“刚才元昌来过了吧?出了什么事情我都知道。多谢你们二位。我与你们的术法相差太远,今生应该是没有什么报答的机会了。来世……”

  “来世你一样没有机会”没等离墨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白发男人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就是为了说这个把我叫到这里来的?你的运气好身上带着伤,下次伤好了再这么试试看。”

  “我还有一件事情请你们帮忙……”离墨自己也是一个不会说客气话的,被吴勉怼回来之后,索性直接说到了正题。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帮我一个忙,找到……楼主,替我传一个口信。元昌并不止是要他的性命,他死在元昌手里的话,那个和尚会成为你们、广仁都无法对抗的人物。”

  说到这里。离墨犹豫了一下,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和他说,只要不死在元昌的手中,怎么死都可以。自杀也不是不行……”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就见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对着离墨说道:“这么重要的话,还是你亲自和他说的好。你再带一根绳子,如果楼主对自己下不了手的话,你还可以亲自勒死他……”

  说完之后,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头也不回的向着自己那架马车走去。看着白发男人离开之后,归不归笑吟吟的靠在马车车厢上,对着低头不语的离墨说道:“你这样的话没头没尾的,让老人家我怎么去传这个话?还是把始末缘由都说一遍。你自己想想,现在有人过来让我老人家自己了断。老人家我会怎么做?先了断他嘛,你不明说的话,谁敢去触楼主的霉头?”

  离墨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摇头,说道:“那我换一个说法,请你们帮我了结元昌。这个可不可以?”

  “这个倒不是不可以,老人家我早就看那个小和尚不顺眼了。不过你也知道那个小和尚是广仁保着的,那位大方师顾及也不会放过我老人家。”归不归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你和席应真爸爸说,请他老人家去了结元昌,估计那个时候广仁也只有吃哑巴亏了。”

  听着归不归的话里有嬉笑的味道,离墨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当我没有说过,离墨在你们这里待几天,能走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

  “那就祝你早日康复。”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跟着向自己的马车那里走了过去。看着老家伙远去的背影,离墨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元昌,之前我真是小看你了……”

  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之后,归不归吩咐主事车队继续行进。随后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看来这个离墨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们要不要辛苦一趟,再去找一下楼主。和他说为了天下苍生,请他死一次行不行?”

  还没等吴勉回答,车子底下传来了孙无病的声音:“归不归!还有个先来后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