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妄言得由来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妄言得由来

  听了‘猴子’的话,百无求便瞪起了眼睛,说道:“别胡说八道啊,你是自己跪下去的,和老子无关啊,你这是想讹老子?呸。瞎了你的猢狲眼。老子人多,打死了你们师徒俩挖个坑一埋……”

  这个时候‘猴子’孙无病的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它现在有一种抱住百无求大腿,去亲这个妖物脚丫子的冲动。不过理性压住了这股冲动,‘猴子’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个看着有点二百五的妖物怎么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这时候。外面的‘李茂存’担心自己的师尊吃亏,也跟着冲到了洞府当中。看到了这幅景象之后,他第一个反应是自己的师尊寡不敌众。被吴勉、归不归联手打伤,逼着它给百无求下跪加以羞辱。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李茂存’扑到了‘猴子’的身后,看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我家师尊早年被归不归欺辱,现在又被你们这么羞辱。……”

  “呸!到底谁羞辱谁?有本事你过来把他拖走,老子替我们家老家伙谢谢你了。”顿了一下之后,百无求瞪着眼睛继续说道:“老子明白过来了。你们爷俩这是联合起来要讹老子啊。你们一个跑过来就跪着,另外一个过来就出来说便宜话。这路数这么熟,你们爷俩这么多年就是这么一路讹过来的吧?你师父找个大户人家,看着人家老爷出门就死在人家门口,姓李的你跟着哭丧。呃,怎么这么熟悉……”

  这个时候,‘猴子’实在忍受不了,一下子从百无求的面前跳了起来。随后退到了身后的墙边,上下打量了一眼二愣子,并没有看出来这只妖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到现在‘猴子’都想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跪在这只妖物的面前。

  不过看着自己的弟子似乎不受这个大个子妖物的影响,当下‘猴子’大吼了一声,说道:“谢伦。你替我拦住这个妖物!”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猴子’转身再次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啦。本来以为仗着自己妖身的本事,能攻其不备直接要了归不归的性命。想不到被一只古怪的妖物搅了。现在失去了先机,再想动老家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想起来当年的仇,‘猴子’便压不住火气。再次冲着老家伙扑了过去。

  就好像‘猴子’自己想的一样,失去了攻其不备的先机,再动归不归已经千难万难。更不要说这里还有一个更难缠的吴勉。

  ‘猴子’刚刚转身,冲到一半的时候,就见自己的面前刀光一闪。随后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抵在自己的咽喉处。如果不是现在妖物的身体反应迅速,急忙刹住了脚步,这个时候‘猴子’人头落地了。

  “贪狼……”看清了这柄法器的样式之后。‘猴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叫侥幸,看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站在归不归的身边,心里明白今天报仇已经无望。正要打算叫上自己的弟子离开这里,财鼠不要了…….自己的事情再想办法的时候,就见百无求那里出现了变化。刚才它对着归不归动手的时候,谢伦(李茂存)嘴里将那条赤红色的妖兽暗蒲对着百无求喷了出来。

  二愣子百忙当中来不及躲避。被暗蒲将它的身体缠住。这条赤色的巨蛇张开了带着毒牙的嘴巴,含住了百无求的脖子,只要自己的主人一声令下,便一口咬穿这妖物的脖子。暗蒲的毒性凶猛,百无求这样的妖物中毒必死。

  看到这个结果之后,‘猴子’心里窃喜。当下慢慢从贪狼刃锋当中将身体移开。随后向着自己弟子的身边走去,边走便说道:“归不归,你我的老帐再记一天。你把财鼠交出来,我把这个妖物还给你……”

  ‘猴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它的脑中便赶到一阵眩晕,随后‘猴子’的眼前一花。手上似乎多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随后一阵浓烈的血腥气味瞬间冒了出来,直冲‘猴子’的脑仁……

  等到‘猴子’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跪在百无求的前面,手里死死的攥着暗蒲的脖子。这条大蛇的嘴巴已经被撕裂,因为剧烈的疼痛正在拼命的扭动着。大蛇身边的谢伦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

  “我……干的?”‘猴子’有些心虚的对着谢伦说了半句,它这位弟子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刚才看着归不归这只老狐狸都皱起了眉头。就在他以为控制了百无求就算得手了的时候,他这位老师尊突然扑了过来,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暗蒲的上下颚。随后用力一撕。将大蛇的嘴巴豁开。疼的暗蒲当场就松开了莫名其妙的百无求,不过还没等这妖物躲开。‘猴子’便封住了它的去路,只不过它的动作有些特殊,直接跪在了老家伙。过年的时候拜门中先辈,也没见自己这师尊跪的这么利索……

  “孙无病,你老这么客气做什么?咱们当年就说尿不到一个壶里。那也是平起平坐的老兄弟。现在你给你大侄子磕头做什么?”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对着几乎就要气晕的‘猴子’继续说道:“你这一磕头,咱们老哥俩以后还怎么论?”

  看着自己再说下去,还跪在地上的‘猴子’八成就要自杀,当下归不归将自己的便宜儿子叫到了身边。百无求走开之后,‘猴子’这才被谢伦搀扶了起来。这一对师徒俩盯着一脸迷糊的百无求。心里都莫名其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道只要百无求在自己的身边,孙无病便没有再动手的可能。剩下一个谢伦和豁嘴的暗蒲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伸手从自己便宜儿子的怀里将肥嘟嘟的财鼠拿了出来。这才笑嘻嘻的对着面前的师徒俩说道:“咱们还是心平气和的说两句吧,孙无病,说说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要财鼠又有什么用。说不定老人家我的心肠一软,就这么把这只财鼠给你。也说不一定。”

  ‘猴子’抓耳挠腮的犹豫了一番之后,对着归不归恨声说道:“这还不是被你所赐吗?归不归,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当初归不归和孙无病都是楚国国君的座上客,归不归在王宫当中担任宫廷方士,而孙无病则被请到王宫当中。训练宫中的侍卫,在其中挑选有能力之人教授术法。刚刚进宫的时候孙无病在国君面前露了一手,便让楚国国君惊为天人。

  因为二人都在宫中行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有几天便熟络了。不过在二人在楚国国君的面前多少有一些竞争的关系,没过多久,孙无病便在楚国国君面前数落归不归的不是。被老家伙听到之后,在国君的面前一巴掌打歪了孙无病的脑袋。还是他起了妄言的外号。

  因为落下了残疾,孙无病不好在出国王宫行走,只能离开楚国,回到了自己担任门长的潜宗。好在孙无病的术法没丢,当时暗蒲还是它手下的妖兽。不过想要报仇一只暗蒲肯定是不够了,当下孙无病为了报自己脸被打歪的仇,开始想办法寻找新的妖兽。

  当时听说交趾国附近出现了一只谁也叫不上名字,好像猴子一样的妖兽,孙无病便带着门人赶到了交趾。到了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只力量大的可怕的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