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妄言师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妄言师徒

  听到了归不归自称徐福,李茂存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他本来想借用一下广仁的名号吓唬一下面前的老修士,想不到这个老家伙拉出来一个更狠的,谁还不知道徐福还在海里钓鱼吗?等一下,这个老家伙手里是什么——财鼠……

  看到了财鼠就在归不归的手里之后,李茂存心中喜忧参半。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陪着笑脸说道:“道友说笑了,徐福大方师出海几百年未归,天下人人都知晓的。道友既然不想透露高姓大名,那么在下也不勉强。只是道友手中的妖兽在下追踪多日,还望道友可以归还。”

  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也从洞府里面走了出来。听到对面的修士向归不归索要财鼠。小任叁还到罢了,二愣子的眼睛便瞪了起来:“归还?这只财鼠你是下的?你是他爸爸?要不你凭什么说要我们家老家伙归还?这样,老子也不难为你。你小子回去把它妈妈带来,证明这只财鼠就是你们俩生的,老子就让你把它带走……”

  “你是妖物……”百无求说话的时候,李茂存已经发现它和旁边小家伙的身上,都冒出来丝丝的妖气。当下脸色便阴沉了下去,对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说道:“妖物是不可以私下妖山的。为什么你的身边会有妖物?小心我会将你私藏妖兽的事情公布于众,到时候便是无穷无尽的烦恼。道友,只要你将手里的财鼠还给在下,你私藏妖物的事情便不会有人知晓……”

  听到面前的修士敢要挟自己,归不归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阵之后,对着修士说道:“算了,看在娃娃你这么有趣的份上,老人家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以后你再打算蒙骗别人的话,记住了先打听清楚广仁那边是怎么一回事。广仁确实有一个叫做李茂存的弟子,不过它在宗门崩塌之前便已经寿终正寝了。你连名字都是假的,还有什么是真的?”

  “大家彼此彼此,你这位徐福大方师也不是真的。”听到了归不归说破自己的身份。‘李茂存’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另有师门,是你们这些修士、妖物惹不起的。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把财鼠还回来。要不然的话,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不要以为我是在和你们说笑……”

  说话的时候,‘李茂存’将脖子上面绑着的一根骨笛放在了嘴里吹了起来。看他鼓起来腮帮,却听不到有声音从笛子里面吹出来。不过片刻之后,一条浑身赤红色的巨蛇从‘李茂存’脚边的地下钻了出来。这条巨蛇的脑袋扁平通体血红。对着吴勉、归不归的位置嘶吼了一声之后,将身子盘了起来,随时随地好像就要扑过来一样。

  “这不是暗蒲嘛。这么说起来娃娃你是妄言孙无病的徒子徒孙了?”归不归看到这条巨蛇之后,有些意外的看了‘李茂存’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孙无病应该活不到今天。它能把暗蒲交给你,那么说来你是潜宗的门派之长了?”

  ‘李茂存’没有想到巨蛇暗蒲出现之后,非但没有震慑住这老修士,反而被他认出来自己的来历。它心里暗暗不妙,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嘴硬的说道:“道友你的见识倒是不浅。家师正是无病先生。不过有件事情你算错了,他老人家还在人世并为轮回。看在道友和家师以往的情分上,在下再请道友将财鼠归还……”

  “往日的情分,娃娃你可真会说笑话,妄言孙无病就没有和你说,谁把他的嘴巴打歪的吗?”归不归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李茂存’说道:“不过你说孙无病还活着如果是真的话,这个就让我老人家吃惊的了……”

  “你是方士一门的归不归……”自己师尊孙无病盛名之时,因为口角被徐福的弟子归不归一巴掌将他的嘴巴打歪。再说话的时候有些言语不清,那个归不归得势不让人,还给孙无病起了一个妄言的外号。每次想起来这件事,孙无病都气的暴跳如雷。不过他现在已经起了极大的变化,不适合抛头露面出来找归不归报仇。这次‘李茂存’出来抓获财鼠,也是为了扭转自己师尊身上的变化,现在看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知道了面前这个老家伙是谁,‘李茂存’的心便沉入了谷底。当年自己的师尊就不是归不归的对手,虽然他现在驯化了暗蒲。心里也明白不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这下子连犹豫都不用犹豫了,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这样。那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了。财鼠我不要了,请归不归前辈您好好饲养它。”

  说完之后,‘李茂存’掏出来利刃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引过来那条暗蒲伸出来蛇信舔干净了他手腕的鲜血,这才嘶吼了一声,随后再次钻进了地下。暗蒲离开之后,‘李茂存’也开始催动五行遁法要离开这里。

  看着这一人一蛇离开之后。小任叁拉着归不归的衣角说道:“老不死的,你不打听一下这个人的真名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种小娃娃的名字知不知道的也无所谓了,他师尊当年也是被老人家我欺负的,还在乎这一个小娃娃吗?”

  归不归说的也在道理,不过小任叁还是有话要说:“人你不怕。那条大蛇老不死的你也不怕吗?我们人参看明白了,刚才‘李茂存’是在用自己的精血来饲养大蛇的。这样的妖兽算起来也是厉害的吧?”

  “厉害,那就要看怎么说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的太复杂人参你也听不明白,老人家我说的简单点,以后再遇到妖兽人参你记住了。认出来百无求的都是厉害的妖兽,连你大侄子都认不出来的,那就是不入流的妖兽。”

  想到刚才暗蒲出现之后,对自己这大侄子并不感冒。当下小任叁撇了撇嘴。说道:“看着挺吓唬人的,也不怎么样嘛,还不如这只财鼠和家里养的黑猫。老不死的,现在也没事了,咱们该酿酒还要继续酿酒。”

  “酿酒不急,正好也要等山上的果子熟透才好酿酒。人参你容老人家我两天……”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看了一眼手里已经懒得挣扎的财鼠,笑眯眯的说道:“我老人家有点好奇,妄言那个老东西师徒俩想要做什么?他们想要你这小家伙找什么宝贝吗?”

  回到了洞府之后,归不归开始研究起来这只财鼠来。他将手里一些比较稀有的天才地宝放到了财鼠的身边,本来以为这个小家伙看到这些宝贝便会一口吞下去。没有想到的是,将财鼠放开之后,它用嘴巴叼着一块玉精直接跑到了百无求的身上,两只后腿踩着二愣子的肩膀,一边“吱吱”的叫着,一边伸出去两只爪子举着玉精往百无求的嘴里送。

  “呸!老子不吃这个……”百无求将头扭到了一边,随后继续说道:“你瞎客气,该吃吃你的。老家伙,这可是看你面子啊,老子才让这只耗子踩着老子的肩膀……”

  看到百无求死活不张嘴,财鼠很湿怪异的看着二愣子呆了一会。最后坐在它的肩膀上,将手里的玉精往嘴里送。“嘎巴嘎巴”的咬碎了一半的玉精之后,咽了下去。脸上露出来一种吃了美食之后幸福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