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妖王的气势

第一百四十四章 妖王的气势

  在白重的妙手之下,妖王曾经醒过来一段时间。老家伙三两两语的介绍了它昏迷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怕老妖王受不了,隐去了禁卫和内卫已经拼光的事情。只说现在吴勉正在和外面的禁卫、内卫一起抵抗反叛。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吴勉,禁卫和内卫不是都死光了,他是不会出去的……”妖王一句话点破之后。又继续说道:“能拼光了禁卫和内卫,对方已经做好的准备。吴勉一个人再厉害也守不住的,归不归,我还有一张底牌……”

  这座宫殿便是妖王最后的底牌,当初它请徐福在王宫当中摆下阵法的时候,预想过可能会出现一个类似今天这样的情况。有妖叛乱攻进了王宫,而它又因为某种限制而使用不了妖法。便在这座自己常驻的宫殿当中摆下了另外一个妖阵,就算那个时候自己的妖法使用不了,也可以开启妖阵斩杀叛军。

  开始妖阵的妖(或人)只要将自己的精血灌注阵法当中。便可以控制妖阵杀戮。只不过现在的妖王身上没有那么多血可以灌注妖阵,只能便宜归不归来做这个操控妖阵的人。也是这阵法太过诡异,苏天那么精明的妖物都没有看出来破绽。

  给小任叁包扎了伤口之后。这个小家伙开始担心起来,现在外面静悄悄的,不知道那些妖物在做什么,知道妖王没死会不会在冲进来。归不归表情古怪的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说道:“外面的妖物不会再进来了……”

  小任叁不信老家伙的话,又担心妖物们突然冲进来。当下用龙鳞法器遮挡住自己的身体,出去查看一个究竟。不过片刻之后,它便脸色苍白的回来,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都死了,一面一面的妖都死了。至于吗?逃就好了,干嘛要自杀……”

  小任叁走到宫殿大门口的时候,便见到刚才出去的武库众药倒在地上。除了它们之外,本来将宫殿围成风雨不透的妖物也都倒在了地上。它们几乎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对着宫殿的位置跪了下去。双手握着法器插进了自己的心口。可怕的不是这么多妖物同时自杀,可怕的是它们死得消无声息。宫殿里面竟然听不到一点声音……

  “这是它们在祈求陛下免除诛族之罪,在陛下下旨之前。这些妖物自杀的话,陛下会酌情减免它们死后的余罪……”看着小任叁嘴里一直在嘀咕,妖王的替身继续解释道:“有很多犯罪的罪臣。在陛下下旨之前自杀,最后陛下只是降罪个妖,没有牵连全族。这也算是给它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外面几万妖物。真全部诛族的话,你们妖山的妖物能少一半吧?”归不归看着替身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老妖王也不知道在哪里找的你。这么像,不知道它的妃子、妖后什么的会不会把你们认错。”

  听出来归不归嘴里有调笑的意思,替身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回答了归不归的第一个问题:“陛下杀伐果断。不过有妇人之仁的。当初陛下和徐福刚刚定下盟约之后,西目妖将带领本部人马下妖山。犯下了大罪,跟随妖将下山的妖兵以为它们只是服从军令,结果五万兵士连同它们全族二十余万妖族全部被株连,一个不留。当时都以为陛下法不责众,谁又能想到最后是这个结果。从那次开始,极少又妖还敢私自下山了。”

  “老妖王还是舍得下手……”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暗道的大门被打开,随后满身大汗看着好像快要虚脱了一样的白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外面满地的碎尸之后。白重本来就偏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看了一眼吴勉和归不归之后,他对着两个人说道:“我该做完的事情都做好了,老妖物的命没有大碍。当它好好休息几……你怎么起来了?你怎么起得来……”

  白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赤裸着上身,马上都是伤疤的老妖王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白重身边的时候,老妖王微微低了低头。说道:“多谢你的救命之恩,稍后我自然会有报答……”

  说完之后,老妖王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伸出了巴掌说道:“我既然醒了,那就不劳大驾,还是由我来掌管这里的法阵就好。”

  “陛下你还真是小心。刚刚睁眼就点击这点东西。”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小秘密的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红玉圆盘。圆盘上面雕刻着一个妖兽头颅的图案,也不知道妖王触动了什么机关。竟然从妖兽的嘴里不停的流出来鲜血。谁能想到小小的一只玉盘当中,竟然存了这么多的鲜血。

  “不是自己的血,你还真是不知道心疼。这不是刚才求着老人家收下玉盘,给它注血的那个时候了……”玉盘里面倾倒出来的正是老家伙归不归的鲜血,归不归有些心疼的不停嘀咕了起来。而老妖王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一直等到玉盘将最后一滴鲜血都流干净之后。它这才将玉盘收回到了怀里。

  这个时候,妖王的替身已经自动的退到了暗室当中。这个是妖王给它立下的规矩,它们一真一假两个妖王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当中。就算没有外人,只要老妖王一出现,替身便要立即回避。

  这时候,百无求也从暗道里面走了出来,和它一起出来的还有当初在控龙岭遇到的疆盟。疆盟本来是留在暗道当中等着随时接应的,迟迟没有这边的消息,它实在等不及,这才过来查看。

  “百疆这是怎么了?”百无求出来之后,便在一地的碎尸当中看到了昏迷不醒的百疆。当下急忙过来查看,看到它的胸膛还在微微上下起伏,这才松了口气。叫过来白重帮着救治自己的亲大哥。

  “把百疆抬到暗道当中请白重先生救治。这里马上就会热闹起来的。”妖王对着疆盟吩咐一句之后,又对着吴勉说道:“虽然我在里面,不过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多谢你独立支撑了这么久。原本天下人当中我只佩服徐福大方师和席应真先生,现在加上你是三个人。”

  “陛下,你又把老人家我忘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又无数的声音喊道:“陛下无事吧?陛下您老人家在哪里……”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妖王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随后它坐在了刚才替身所坐的位置上,将身边的酒壶抄在手中,嘴对着壶嘴喝了一大口。归不归对着吴勉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退到了角落里,等着看下面的戏要怎么开场。

  片刻之后,数十名身穿重甲的妖物从殿外冲了进来。看到满地的碎尸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才在碎尸当中找到了正在喝酒的老妖王,当下,所有冲进来的妖物也顾不得满地的血污,对着妖王跪了下去。有自称儿子的,也有自称臣下的,乱糟糟的说着担心陛下之类掏心掏肺的话。

  一直等到这些妖物自己住了口,妖王这才放下了酒壶,目光在妖物们扫了一圈之后,说道:“又让你们失望了,老妖物我还活着。你们看了半天的大戏,现在轮到你们自己上台了?那好极了,下面我给你们唱一出斩子、除逆的大戏,你们可要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