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算无遗漏的破绽

第一百三十四章 算无遗漏的破绽

  “断无求,听着怎么好像是老子同母异父的兄弟?”这个时候,百无求终于插了嘴,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想开点,谁让你这么多年你回来看看我娘来着?反正你在外面和别人也是有儿有女的,想开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是闹的,本来事情完了,老子还想拉着你去看看我娘。看看哪个娘们儿瞎了眼能找你这么一个老家伙。”

  百无求安慰归不归的时候。小任叁已经捂着嘴巴笑的浑身直颤。后来实在受不了索性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就这样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地下传来小家伙快笑岔气的声音。

  “不是的,断无求并不是它的真名。”看着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已经发木。疆盟急忙解释道:“断无求的本名叫做断崖,妖王身边的近臣都被陛下赐名无求,内卫统领本来叫做煞迁坨的,现在也改名叫做煞无求了。这样叫做无求的近臣还有四五位。”

  听了疆盟的话,吴勉、归不归同时看向还没反应过来的百无求。看的二愣子莫名其妙:“看老子做什么?它们的名字又不是老子起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那边的疆珐已经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了起来。片刻之后,这位妖王太子的嘴里便开始不停的喷出来各种各样的虫子。大多数都是好像蛆虫一样的爬虫,还有不少长着翅膀的虫子,从疆珐的嘴里出来之后便飞的到处都是。开始这些虫子只是从太子的嘴巴里面冒出来,片刻之后,疆珐的七窍当中都不停有虫子涌出。这位妖王太子挣扎了一番之后便咽了气,随后它的肚子也被虫子咬破,成堆成堆的的虫子好像涌泉一样瞬间的冒了出来……

  不止疆珐太子一只妖物,跟着它的那些黑甲武士们的嘴里、身上也不停的有虫子冒出来。疆珐咽气的同时,这些妖物几乎也都跟着一起气绝身亡。

  吴勉看的恶心,使用控火之法将这些虫子连同尸体都烧的一干二净。归不归虽然没有阻止,不过还是似笑非笑的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样一来,你就算是替那个断无求毁尸灭迹了。这口黑锅自己背到身上了……”

  “你就是为了背黑锅来的吗?”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疆缘说道:“疆缘你死了吗?用不用我一把火也把你烧了?”

  一句话说完,本来好像昏死过去的疆缘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后一溜小跑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我替二位大修士作证,是疆珐太子自己死的,与二位无关。我还要上奏妖王。去治那断无求的罪……”

  疆缘刚才挨了一下并无大碍,只不过它的身份太尴尬。这些人当中出了佣人一样的疆盟之外,自己谁也得罪不起。当下一直装死偷偷看着事态的发展。心里盼着吴勉、归不归给自己报仇,又担心事情闹的太大不好收场,这两个人疆珐得罪不起。弄不好最后还是迁怒在自己身上。

  后面事态的发展已经让疆缘越来越心惊,竟然还把陛下身边的近臣都牵连出来。发展到最后那个倒霉的疆珐竟然死于虫祸,这时候的疆缘只能继续装死。就当做自己晕倒了什么都不知道。想不到最后还是被白发男人看破,再不起来弄不好真的会引火烧身。

  “你顾着自己就好,我们几个不用太子殿下操心。”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疆缘继续说道:“在这里耽误的也够久了,后面的路就让我们自己走吧,只要殿下告诉我们王都应该怎么走就好。当然了,殿下如果执意带路,也不是不行……”

  “疆缘看守妖山门户,不敢轻易妄动,还请归不归先生您见谅……”说完之后,疆缘回身向吓呆的妖物村民们要了一张羊皮。用牛血在上面画了通往妖山王都的地图,怕归不归看不懂走了错路,又在上面加了标注。

  当初归不归跟着徐福上妖山的时候,已经太过久远。现在老家伙再上妖山彷佛到了自己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一样。不过看了疆缘描绘的地图,还是多少勾回来当初的一点回忆。知道疆缘没有在地图上耍小聪明。当下便收了地图。和疆缘作别之后,继续乘坐疆缘的马车向着王都的方向行进。

  疆缘连妖山都不敢待了,笑吟吟的送走了吴勉、归不归的马车之后,它急忙施展妖法回到了妖山边界。先是将自己看到的都写在奏章当中,派出自己的亲信送到王都,务必交到陛下的手上。自己则躲在当年白芝居住的庭院当中,妖山事态不明朗,它可便一直躲藏在这里。

  看到了疆缘的身影消失之后,百无求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怎么办?去找那个叫断无求的拼命吗?弄死了它,百疆、姬牢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带着白重进妖山了?”

  “傻小子,你想的太简单了。一个来送死的疆珐说的话也能信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疆珐来就是为了死在我们的面前,给我们几个扣上一个诛杀太子的罪名,然后便可以在妖山大肆扑杀我们了。一个傻乎乎来送死的妖物说的话能信吗?反正你爸爸我是不信。”

  “不是吴勉对它使用了幻术吗?这个还有假的?”这时候,小任叁也坐不住了。看了一眼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吴勉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我们人参就算不知道它梦里都看到了什么,不过那个时候疆珐说的应该是心里话吧?它还有本事破解了吴勉的幻术?有这个本事来被骗来送死?”

  “自以为聪明的人还少吗?”吴勉终于开了口,他和归不归想到了一起,不过说了这半句话之后白发男人便闭上了嘴巴。

  归不归见状之后嘿嘿笑了一声,替吴勉继续说道:“就算不是百无求它小爷叔使用幻术。幕后得那个人也以为我们会对疆珐严刑拷问,这位太子在受刑不过之下,也会说出来断无求的名字。到时候引诱我们去杀断无求,省了那些人不少的力气。不过还是可惜了,刚刚说了断无求的名字,疆缘便被灭了口。太显眼了。最后一步是个败笔。”

  小任叁这才明白过来,难得对着归不归说了一句好话:“老不死的,你这脑袋瓜是怎么长的?谁敢下套套你,那就是给自己挖坑等着你一脚把它踹进去。先说好了,看在我们家席应真老头的面子上,你坑我们人参就是坑他……”

  百无求明白了一个大概,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现在咱们现在怎么办?一路杀到王都去?”

  “那是说给疆缘听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手中画着地图的羊皮已经自燃。在老家伙的手上烧成了灰烬,随后拿出来百疆亲自描绘的地图。将地图交给了赶车的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看到上面叫做交趾的地方吗?去那里。我们要找的妖物就在那里。现在整个妖山都在调动人马等着我们进王都,偏偏我们就不去……呃,傻小子你不识字……就是那个画着圈圈的地方……我老人家真不是故意寒颤你不识字的。”

  吴勉、归不归这架马车在一条岔路上拐了过去,不久之后,吴勉、归不归加上百无求和任叁的抓铺画像已经贴在了妖山各个城镇、村落大当中,他们几个的罪名正是归不归算好的谋逆太子疆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