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断无求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断无求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不停有身穿黑甲的妖物出现在了马车周围。看到了它们之后,疆缘便开始微微有些颤抖起来。没有等到那些妖物看到它,疆缘已经站起来,对着带头嚷嚷的那只妖物喊道:“王兄,疆缘在这里,您可能有些误会,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手里有陛下的令牌,可以自由出入妖山的。牌子我鉴别过……”

  疆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被他称呼为王兄的妖物突然对着虚劈了一掌。疆缘的身体随着它手掌落下,猛的一头栽倒在地。随后对面的妖物们瞬间到了刚才疆缘所在的位置,将吴勉、归不归围在了当中。

  “把陛下的令牌交出来……”刚才一巴掌将疆缘打倒的妖物对着归不归伸出来巴掌。随后继续说道:“叫不出来令牌,就当你们没有。没有令牌擅闯妖山你便活剐了你!”

  “你要那块牌子……百无求,牌子拿来。”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叫过来百无求,将妖王留下来的令牌接过来。这时,冲着归不归伸出巴掌的妖物已经认出来这块令牌。妖山之上见到此牌者如同见到妖王。虽然妖物没有人的规矩大,不过也应该对着拿着令牌的人行礼。

  看到了妖物脸上满是恨恨之色,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令牌向着妖物递了过去:“要仔细看看吗?拿起……”没等妖物伸手,吴勉的手腕子一翻,令牌实实惠惠的打在了妖物的脸上。

  一声脆响的同时,这名妖物已经满脸是血的倒在了疆缘的身边,而那快令牌也被打的粉碎。将手里的半截令牌扔掉之后,吴勉慢悠悠的对着其他身穿黑甲的妖物说道:“你们刚才都看到了,给我做个证,它刚才张嘴来抢我的令牌……”

  “他现在没有令牌了!擅闯妖山死罪!动手啊!你们还愣着干嘛!”这时候,满脸是血的妖物从地上爬了起来。它现在被打的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被打的地方不停有血水渗了出来。

  “看到了令牌还敢动手,真是你爸爸的好儿子。”对着这些妖物,吴勉连贪狼都懒得拿出来。随随便便划了一圈之后,现场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黑甲武士。只剩下嘴巴高高肿起的妖物吓傻了一样的呆愣在原地。它都没有看清这个白发男人是怎么动手的,带来的护卫已经全军覆没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吴勉、归不归一前一后的将这妖物夹在当中。这时候。还趴在百无求背上的疆盟开口说道:“几位手下留情,这位是陛下的太子疆珐。看在妖王陛下的面子上,还请饶了殿下这一次。”

  “死了疆域、疆冲还剩这么多的儿子。你们家陛下还真是好身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疆珐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也不知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见到了妖王的令牌还敢动手,到底是你自己傻。还是你背后的那个傻?谁派你来的?说了,就放过你。”

  “令牌是真的又怎么样?能说令牌就是陛下赏赐给你们的吗?谁有知道你们是不是抢夺别人的令牌。”这位疆珐是妖王的宠妃所生,疆冲、疆域等这些有本事争夺王位的太子们都死了之后。它便以为自己是王位最有力的争夺者。加上凭着母妃势大,经常对其他的兄弟们责骂。也不敢有谁将它怎么样。在妖山养成了不可一世的毛病,现在明明知道不能在得罪面前这两个人。可是一开口还是咄咄逼人的。

  “可惜妖王那样的一个人物,却生出来你这样的儿子。”归不归怪异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本来妖王自己家的事情,老人家我不应该管的。不过今天来的妖物都脱不了干系。你爸爸会明白的……傻小子,你来送它最后一程。”

  “老家伙,你又让老子替你背黑锅是吗?再和你说一遍,老子是愣不是傻!它是妖王的儿子,老子弄死它,妖王还不会灭老子的满门?你可在老子的满门里面……”百无求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不过想到自己和归不归同归于尽了,会给百疆带来麻烦,当下还是忍住了这个想法。

  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童子声音:“疆珐犯有谋逆大罪,留它不得……”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参娃娃从地下钻了出来。正是之前一只跟着妖王的人参娃娃——曹石头……

  这个小家伙钻出来之后,手里拿着一根铜锥一样的妖器对着疆珐刺了过去。这位太子的妖法虽然在吴勉、归不归面前没有还手余地。不过比起来曹石头,还是高出太多。在这个小家伙窜出来的同时,疆珐已经一脚踹在了曹石头的身上,将它远远的踢了出去。

  将曹石头踢出去之后,疆珐已经施展了妖法遁术,在吴勉、归不归扑过来的一瞬间,它的身体消失,片刻之后,出现在了于此地十里之外的一片密林当中。死里逃生之后的疆珐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当下对着空气大声吼道:“你可没说他们那么难对付!我带去的护卫都折损掉了。我就不应该听你的鬼话,什么妖王死了继位的就是我,现在好了,曹石头都说我是篡位的逆臣!陛下不说,这个小东西知道什么叫做篡位的逆臣?”

  说话的时候,距离疆珐十几丈远的地方,慢慢走出来一个黑影。一边对着疆珐走过来,一边开口说道:“殿下,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让你去动他们的。你只要探听出来他们到妖山来做什么的。本来你可以去向疆盟、疆缘它们俩去打听就好。可你偏偏要找这个麻烦,殿下,是你自己把事情弄的复杂了…….”

  “放肆!你什么身份就敢这么和我说话?”疆珐大吼了一声之后,继续冲着黑影说道:“疆盟、疆缘它们俩又是什么东西?一个下人一个看大门的,凭什么要我上赶着去巴结它们俩?”

  说到这里,疆珐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今天这件事情既然你嫌我做的不好,那么你就另请高明吧。我回宫去了,懒得同你聒噪…….”

  说到这里的时候,疆珐已经不打算再理会这个黑影,转身向着密林外面走去。就在它转身的一刹那,突然应到兵刃从刀鞘里面拔出来的声音。猛的一回头,见到黑影手里面抓着一柄妖刀对着自己劈了过来。

  “断无求!你想要做什么……”这一嗓子喊出来的同时,疆珐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模样。自己竟然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村落当中,吴勉、归不归还是一前一后将他夹在当中。

  “断无求……”归不归冲着还是摸不到头脑的疆珐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殿下你终于说出来一点有用的了,疆盟,这个断无求又是什么来头?”

  这个时候的疆盟也还在惊恐当中。刚才看到疆珐突然好像疯了一样,目光涣散的对着空气当中大喊大叫着。最后看他的意思是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句断无求什么的之后,这才好像缓过来一样。

  这些人不能得罪,疆盟心里明白这一点。当下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了,顿了一下之后,它开口说道:“断无求是陛下的护卫皇宫十万妖兵的统领,我和它接触少,断无求做统领的时候,我还在外面侍奉白先生那一大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