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子子不同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子子不同

  黑白老头在这里守护妖山入口这么久了,也遇到过几个手拿路引进入到妖山的人,却从来没有听见好像吴勉这样直接来交命的。两个老头心里也是崩溃的,交命交路引就是一句套话,你好好说两句:大爷,我们是陛下请来的,走的时候匆忙,忘了把路引带来了。这也是句人话,黑白老头被奉承几句。说不定还会想办法让妖山查明身份之后再送一份路引过来,这又不是陛下的旨意,再弄一份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现在他们直接就呛上了。两个老头对望了一眼之后,默默地各自从背后拿出来一柄骨叉。冷冰冰的看着同样没有好脸色的吴勉,这时候白发男人的手里也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黑白两个老头还是识货的,看到了吴勉手中的法器之后,心里面已经凉了半截。这是贪狼…...

  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想起来妖王曾经给过一块可以自由出入妖山的牌子就在自己的怀里。正打算掏出来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归不归一把按住。老家伙笑眯眯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傻小子,你小爷叔就是在找茬把水搅浑,这里闹的越欢,你哥哥那里就越安全……”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白衣老头子已经先下手为强,挥舞这手里的骨叉对着吴勉扑了过来。它动手的一刹那,手里白色的骨叉瞬间变成赤红色,叉口发出类似野兽的嘶吼声。骨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眼看着这一叉对着吴勉刺过来的同时,白发男人只是随随便便将手里的贪狼对着白衣老头子虚劈了过去。老头子已经冲到一半,见到吴勉的动作之后不敢托大,急忙将刺过去的骨叉撤了回来,叉杆横在自己的胸口,挡住了这一下。

  贪狼的刀风接触到骨叉的一瞬间。老头子手里的骨叉便发出来一阵惨叫的声音。随后骨叉变成了两半,白衣老头的胸口也出现了足有半尺,深可见骨的伤口。黑衣老头见到同伴吃亏。担心吴勉再补一刀。当下急忙冲过去,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白衣老头身前。

  这时候,吴勉本来已经再次将贪狼举了起来。见到这个场景之后又慢慢的收了贪狼。用他特有的语调对着两个老头子说道:“我的命就在这里,给你们了,是你们不要……”

  这个时候。从妖山里面传来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说道:“我只离开了片刻的功夫就出事了?唉,轩崇你没事吧?”说话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身穿锦衣的年轻人从妖山的方向慢慢的走了出来。

  年轻人从妖山走出来之后,目光在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趴在百无求身上的疆盟身上。有些吃惊了看了这个半妖一眼之后,年轻人对着它说道:“疆盟,是你带他们几位到这里来的吗?这可不好办了,擅闯妖山边界就是当年的疆冲太子,也是逃脱不了干系……”

  虽然自己的腿是断在这几个人的手里,不过它也明白这些人的势大惹不起。当下只能替他们说好话:“请殿下赎罪,这几位修士路过白家宅,见到我受了腿伤,这才要带我进妖山治伤的。和轩崇、轩焕二位守将有些误会,并不是有意要冲撞妖山。”

  “呃?你管它叫殿下?那么说来这位殿下也是你的兄弟之一了?”听到了疆盟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说起来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娃娃,回去跟老妖王说一声,就说吴勉、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和任叁到了。让它赶快亲自跑一趟,过来接我们上山。”

  开始听到归不归将它和打杂的疆盟说成兄弟的时候,这位殿下脸上便阴晴不定。不过后来听到归不归自报家门,说出来自己这边所有人的姓名之后。它当场又变了脸,满脸堆欢的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一早便有喜鹊在叫,我还想这景会映在哪里,原来是这位大修士到了,几位的大名疆缘时常在陛下的嘴里听到。百无求老兄,你出离妖山的时候我刚刚出生。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不过也是早闻你的大名。”

  说到这里,年轻人回头对着黑白二老说道:“轩崇、轩焕,这几位都是陛下在人世间的贵客,刚才都是些误会,此事我来承担,不要写在要事集录上。稍后我会向陛下禀告,你们年事已高,放你们二十年的假修养一番。我亲自来替你们俩守护妖山山门。”

  看这叫做疆缘的年轻人说的滴水不透,同时安抚了双方两边人马。归不归嘿嘿一笑,从百无求的怀里将牌子取了出来。扔给了疆缘说道:“这个是当年妖王送给我们家孩子的见面礼。说有它就可以自由出入妖山的。疆缘小娃娃,现在我们可以进到妖山了吗?”

  疆缘是妖王派来主持看守妖山门户的儿子,派到这么远说明这个儿子也是不受待见的。不过比起来已经沦落到给人当仆人的疆盟,已经算是好的太多了。因为需要查看往来妖山的路引和腰牌,这样的牌子到了疆缘的手上,便知道错不了。

  粗看了一遍之后。便将腰牌小心翼翼双手还给了归不归,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有这块牌子,您几位进入王宫都通行无阻,这个小小的入山口自然没有问题。只不过您几位进到妖山没有问题,但是没有陛下的旨意,疆盟只能待在控龙岭上不得私自进入妖山。这是规矩,我也不敢私自放行,几位还请谅解……”

  “你不让它进妖山……”吴勉回头看了一眼挣扎着要从百无求背上爬下来的疆盟一眼,随后再次对着满脸堆笑的疆缘说道:“这是你们的规矩。不是我的规矩便和我无关。记住了,我的规矩是——跟着我的不管是人还是妖,我走到哪里它就要跟到哪里。拦住它就是拦住了我。想要欺辱它的话,那就先杀了我。听明白了吗?”

  吴勉说话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股寒气,空气都开始凝固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制的疆缘说不出话来,当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点了点头,示意听明白了吴勉的话。

  随后,吴勉回头看了疆盟一眼,说道:“刚才的话不是单指它说的……”一句话让疆盟打了个哆嗦,随后不再挣扎,紧紧的贴在百无求的身后,生怕这个二愣子将自己扔下来。

  吴勉收了气息之后,疆缘瞪大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这位妖王的儿子对着黑衣老头说道:“轩焕,您快快进山向陛下禀告。我陪着这位大修士进山走走,看看风景。请陛下派下仪仗前来迎接。”

  “不用了,我们自己走走,丢不了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带着三只妖物进入到了妖山地界,疆缘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紧紧的跟在吴勉的身后,派轩焕老头先走一步,去向妖王禀告。

  进入妖山之前,背着疆盟的百无求压低了声音,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我们不是来闹事的吗?先把这个疆缘揍一顿啊,然后一路杀进去,百疆那里岂不是更加安全?”

  “傻小子,我们是要把水搅浑,不是要彻底封了这个入口,那样的好,你哥哥和白重也不用进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爬在百无求背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疆盟一眼,继续说道:“把儿子当下人,确实有点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