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疆盟

第一百二十九章 疆盟

  后面的百无求凑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碎尸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的人缘也不怎么样,人家一见就要用大棒子招待你。上次见面你怎么它了?”

  “不是你爸爸我,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当年惹的祸。”老家伙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上风头上,避开了这股血腥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年老人家我跟着徐福上妖山的时候,就是这只山佐和一大群妖物们嚷着要把大方师一口吃了。在妖界扬名立万。你们也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的心眼小,口语之间惹火了它。冲过来拼命的时候被徐福暗劲打歪了它的脑袋,也是这一下子镇住了那些叫嚣的妖物们。”

  而吴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手腕一翻隐去了手中的贪狼。向着山路的尽头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顺着继续往前走多久,是妖山地界?”

  现在二人二妖还在控龙岭的范围,归不归回忆了当初和徐福到达妖山的情形之后,说道:“从这里一直往前走。传过前面的树林,再翻过那边的山头,下去就是妖山的边界了。当初徐福和妖王制定盟约的时候,控龙岭这一带是人、妖混杂的区域。不过天下的妖物在旁边做邻居,还有谁敢住在附近?早就没有人还敢住在这里了。”

  这句话说完没有多久,归不归便被打了脸。他们四个继续前行了二里山路之后,便在一条小溪边上看到了一座高墙大院的房子。这房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妖物所住,这座大宅子大门并没有上锁,归不归轻轻一推大门便被打开。露出来里面一座很是讲究的庭院,只是院子的摆设有些过时,看着靠近秦末时期的样式。虽然样式陈旧却一点都没有破败的样子,院子里面的树木明显被人修剪过,地上却连一片树叶都没有留下。除了院子之外,里面的几个房间也是一尘不染,各种生活的器具齐全。只要有人搬进来随时都可以入住。

  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归不归猜出来来大宅子的出处:“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白芝为了躲避问天楼暂住的房子了,住在这样的地方守着这么多的妖物。就算有妖王护着,那也是住着也是心惊胆寒。动不动都有留着口水的妖物从门前走……”

  “谁说有妖物可以在附近走动的?”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个相貌有些清瘦的男子挑着两桶溪水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水桶放下之后。清瘦男子对着几位不速之客说道:“当初白先生一家在这里居住的时候,妖王陛下是下了明旨。妖山出口改道,所有的妖物没有陛下的恩旨都不可以进出控龙岭的范围。有妖物胆敢进入控龙岭的断其双足。有惊吓到白先生家人的诛其全家……”

  说话的时候,男子将水桶里面的水倒进了水缸里。嘴里继续唠唠叨叨的说道:“白先生一家离开之后,陛下才恢复了这条通往妖山的路口。这么多年了。能再见有人来到这里也是不容易了。”

  男子说话的时候,身体已经散发出来丝丝妖气。它身上的妖气掩饰的很是巧妙,如果不是它故意泄露。就连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都发现不了这人竟然是个妖物。

  “老人家我见过你……”男子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认出来面前的妖物是谁。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它说道:“当年老人家我和徐福见妖王的时候,就是你在一边侍奉的。那个时候我老人家就看着你灵巧,想不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你。对了,你叫什么来着?老人家我记得不清了……”

  “归不归老先生您好记性,不是您想不起来了。只是当时我只是一个侍奉的杂役,怎么敢说出贱名扰了您的耳音?”男子有些谦卑的笑了一下之后,这才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行了人间的礼节。礼毕之后继续开口说道:“我是被陛下打发到这里侍奉白先生一家的,后来白先生他们离开这里之后,陛下并没有调我回去,我只好待在这里。等着再有人住进来。”

  “这么多年,你自己一直守在这里?那不得活活闷死吗?”这时候,小任叁实在受不了,对着男子继续说道:“这里也没谁看着你,姓白的都走了,你不会回到妖山去和妖王老头儿说吗?”

  “陛下没有旨意,我又怎么敢擅离?”年轻人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我一只妖,这里的禁令接触之后,山前山后时不时会有其他的妖物过来陪我说句话,讲讲妖山那边的情形什么的。听着就当作看到了,也是一样的。”

  “一样个屁!你看见了肉和你吃了肉是一回事吗?”这个时候,百无求听到这妖物独自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心里可怜它。当下对着这个看似有些清瘦的男子说道:“一会你跟着我们一块走,妖王那里老子说得上话。说一句你什么都有了,省的在这里孤孤单单的,想找个女妖解闷都找不到。”

  百无求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到这只妖物回应。一直冷眼旁观的吴勉突然说道:“刚才那个老家伙问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就算是妖也有名字,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哪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我的贱名实在没有什么好提的。”妖物恭恭敬敬的对着吴勉一鞠躬。随后继续说道:“您要是想知道,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姓疆,叫做疆盟……”

  这一句话说出来,愣地如百无求这样的妖物都不说话了,皱着眉头看向这个叫做疆盟的妖物。冷场了片刻之后,归不归哈哈一笑。首先对着疆盟说道:“疆盟……名字听着也顺耳,不过不知道你这个疆是哪个疆?老妖王的那个疆吗?”

  妖王是疆姓,不过继位之后便隐去了名字。这么多年没有妖敢叫出妖王的名讳,它的名字已经被遗忘,没有人、妖还能叫出来了。

  “是,我是和陛下同姓。”说到这里的时候,疆盟的话里带出来一丝苦涩的味道。犹豫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我是半妖,母亲是当年联姻的周天子公主。因为母系卑贱。虽然占了个疆姓,却还是只能做这样的事情。”

  这一段历史吴勉不知道,归不归却是一清二楚。老家伙主动向白发男人解释道:“商末的时候。天下群妖曾经闹过一次人世。武王伐纣也是借了这个外力,后来周天子向妖山求和进贡,这才求了妖王管束群妖,有了后面几百年的安宁。知道后来周天子式微没有进贡这一说,好在此时方士一门出了一个徐福,和妖王定下盟约,又延续了后世的安宁。”

  几句话说完,归不归已经转头看向了疆盟。难得的叹了口气之后,正色说道:“公主许配的是妖王,如果当初我和徐福上山的时候,你多一句嘴说出自己的身份,现在也不是这样的结果。你身占妖王子嗣和周天子血脉,到哪里都能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能这样,我已经知足了。”疆盟陪着笑脸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陛下有陛下得难处,我能有一个安身之处,已经是难得的了。哪里还敢再有奢求……”

  “你跟着我们走”没等疆盟说完,归不归已经打断了它的话,这时候的老家伙已经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老样子,继续说道:“你争不到的东西,它来替你争……”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手已经指向了莫名其妙的百无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