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泄密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泄密

  一个时辰之后,天光大亮的时候白老爷才哆哆嗦嗦的出来。屋里屋外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昨天守在这里的几位老神仙,就连自己那个远方侄子白重都没有消失的无影无踪。白老爷担心那几位老神仙还是在试探自己,当下没敢怎么声张,只是派出家人在整个渔阳县都找了一个遍。

  折腾了整整一天之后,都没有找到几位神仙和白重。这时候白老爷才敢肯定几位神仙已经带着白重升天了,这几个神仙是真是假单说,起码不会再担惊受怕了。当下白老爷心里面大喜,吩咐族中老少都不要走了。吃他个三天的流水席,顺便也恭贺白重大侄子升天做神仙了。

  当下,白老爷吩咐管家找夫人拿钱请客。不过没过多久。便看到了夫人脸色慌张的到了白老爷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之后,白老爷的脸色大变,一把推开了自己的老婆想着内库的位置跑去。

  片刻之后,白老爷到了内库才发现自己的两个儿子正守在这里,外面的铜钱还是装在麻袋里面纹丝未动。不过自己藏在里面六锭马蹄金的老本却不翼而飞。外面的铜钱加一起比不上半锭金子,那六锭金子是自己偷偷卖了一半本家祖地得来的。当下白老爷一翻白眼,直接晕倒在地。

  除了丢了的六锭大金之外。家里祠堂里面供奉着先祖的医书也不翼而飞。只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失踪的金子上面。没人在意这些存放了几百年,谁也不愿去看的医书。

  除了白府本家丢失的六锭大金之外,转过来一天县衙的银库也发现丢失了十四锭马蹄金。县太爷得知消息之后差点吓疯,当下连忙带人去查。结果银库没哟丝毫门锁被撬的迹象,那十四锭大金怎么丢的,谁也说不清楚。这样的罪名查下来第一个就是渔阳县令监管不利,不死也要流放三千里。当下,这位县令也想开了,支走了其他的闲杂人等。当天将剩下的几锭大金卷包带着全家老少远走他乡。

  就在渔阳县忙活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几架向西行进的马车当中,归不归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边的白重说着家常:“你说医书是家传的。不过除了你之外,你们白家也没看到有人还好这一口。”

  “这不是都衣食无忧嘛,就把祖先留下里的手艺都荒废了。”顿了一下之后。白重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族人不愿学医还有一个原因,传说我们祖先因为行医惹下过大祸,差点丢了性命。虽然没有明示后人不得学医。不过我那些族人的大部分对医书都颇不以为然。只有我一个例外,开蒙的时候族里幼学之书都被其他的兄弟们抢走。我家里没有办法,只找到了祖先的医书教我识字。别人读孔孟的时候。我学的是医经……”

  白重说的简单,不过归不归已经听出来他的话外之音。开蒙的幼学之书就算被比别人抢光,找人抄写一本总是可以做到的吧?用医书开蒙说到底还是被人欺负。不过谁能想到这样会歪打正着,最后反倒成全了白重接过了祖先白芝的衣钵。

  白重也是一个苦命的人,父母早年双双亡故。本来家里还有一个媳妇的。不过娶回家没有几年,回娘家看望爹妈的时候,被山中的野兽吃了。女人死前也没给白重留下个一儿半女,后来白重命硬克家人的名声便传了出去,再也没有谁敢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白重填房。不过白重吃了这么些年的苦,最后还是拖了学医的福气。

  当天晚上来不及赶到最近的镇店,一行人找了一个开阔一点的空地凑合一宿。跟车的泗水号伙计开始搭帐篷、围火烹煮食物,除了归不归和姬牢辟谷不需要吃喝之外,其余几个人、妖吃喝之后便早早的睡下,第二天一早赶路,晚上还来得及赶到附近的一座县城休息。

  刚刚过了后半夜,一身漆黑的百疆突然悄无声息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黑影下了官道,在树林当中飞快的穿行了半天之后,在一棵枯树前停下。对着空气说道:“我找到可以解救陛下的人了,你回去禀告佛罗氏。让它最多坚持几天。我们赶到妖山——你好大的胆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弥漫出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百疆的脸色大变,随后猛的伸手从枯树的树洞里面抓出来一个已经没有了脑袋的妖物。正是负责往来妖山传递消息的妖物,这个时候它的腔子还在呼呼冒着鲜血,本来腔子上面顶着的首级在树洞当中另外一只妖物的手上。

  这只妖物将没有了首级的腔子向着百疆的方向一推,随后转身好像闪电一样的飞驰下去。百疆这要追赶的时候。那具无头妖尸突然爆炸“嘭!”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将百疆顶的向后连退几步。

  等到百疆站稳之后,在想要追赶刚才逃走的妖物。才看到它已经跑远。自己刚才说的话都被这只妖物听到,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活着回到妖山报信。当下,百疆拼了命的追赶远处越来越远的妖物。

  刚才妖尸爆炸的时候。百疆多少受伤影响了自己的速度。加上对面那只妖物虽然妖法远不如百疆,不过胜在速度见长。虽然大妖拼命的追赶,无奈之下和远处的黑影距离越来越远。

  就在百疆打算放弃追赶。先使用妖法回到前往妖山的必经之路上劫杀这名妖物。那里无法使用妖法穿越,虽然这是一个笨办法,不过眼下似乎除了这么做之外再无他法。

  就在百疆已经开始施展妖法的时候,就见远处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妖物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百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急忙停了妖法。继续不断相前奔跑。那只妖物的情形也看的越来越清楚。就见它也变成了一具无头尸站在原地,头颅掉在尸身之前一二丈的位置。

  就在百疆搞不明白到底除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阵慢悠悠的声音:“这么长的时间不见你回去。还以为你溺出来一条河。原来是和你们妖山接头,现在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可以放心回去继续睡觉了吧?”

  声音发出来的同时,扛着贪狼的吴勉已经凭空的出现在了死尸的身边。百疆这才明白过来是吴勉一刀劈死了妖物,等到它到了死尸眼前之后,将已经掉在地上的首级抓了起来,借着月光看过去。这个首级百疆并不认识,在妖山并不是什么出名的药物。

  不过百疆的脸色还是难看异常,妖山能派出妖物来劫杀向它传送消息的同伴。就已经能说明有妖物已经怀疑妖王。现在妖山的形势已经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个妖王的傀儡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可惜传送消息的妖物已经死了,不知道妖山的近况。

  “妖山可能出事了,我现在要回去看看……”百疆此时已经无意留在这里,正打算将白重托付给吴勉、归不归几个,它自己先回妖山,稳定了大局之后,再回来接他们上山。

  不过就在它再次准备施展妖法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吴勉那带着刻薄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糊涂了吗?现在回去,就等于告诉群妖,妖王已经不行了。你回来护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