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下本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下本

  姬牢沉默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吴勉,随后说道:“当初妖王讲情,虽然不情愿,不过我们还是放走了白芝。当时白芝是位不世出的医道天才,楼中有人生病或者受伤,在白芝手上只是略加药石,便药到病除。只可惜最后他执意要离开问天楼,还搬出来妖王给他撑腰。不过这样的人就算不能为问天楼所用。那时候我也要知道他的下落,楼中有人出事的话,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他也不好不管。”

  说到这里的时候。姬牢回忆到昔日的时光,便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时候白芝为了避开我,带着老婆孩子九次搬家。其中又一次居家搬到了妖山附近的控龙岭,后来家人受不了惊吓才又离开。他以为这样就能避开我,却不知道我在他魂魄上加了印记。只要白芝还活着。我就能找到他。

  后来也是白芝的魂魄发生了异常,我赶过去的时候,白芝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像。说来也真是有些可笑,他这样的神医国手,到了之后却还是救不了自己。这些年为了避开问天楼,他全家隐居在一个边陲小镇当中。白芝竟然舍弃了医道,以给当地酒肆老板管账算账为生,当初在问天楼攒下来的那些钱早已经在不停搬家当中花光了。白芝死的时候连一口像样的棺材都置办不起,最后还是我帮着办的后事。

  不过白芝虽然死了,医术却尽数传给了他的儿子白贤。我瞒了身份在渔阳为白家置办了一份家业,让他们居住在那里。现在要看你们的运气了,过了几百年白贤应该也早就亡故了。后辈当中还会不会有人能医治的了妖王,就看它的造化了。”

  百疆本来指望的是,那位神医白芝凭着自己神鬼莫测的医术养生,还能活在人世上。听到白芝死后将医术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它的心就凉了几分。最后听到连白芝的儿子是不是活在人间都不一定,百疆连之前三成的信心都没有了。当下看了一眼竖着耳朵在听故事的百无求一眼,想着是不是应该早点做其他的打算了。

  “就知道楼主你舍不得白芝这样的人。有本事杀人的到处都是,有本事救人的可是不那么好找。”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知道楼主你最近在忙什么。如果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陪着我们到渔阳走走如何?就算找不到白家那一大家子,我们走走看看也是好的嘛。”

  “归先生你还是信不过我。”姬牢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本来是要赶往河西郡的。听说那里闹了瘟疫,我手里正好有解瘟的药方,打算过去释方救人的。既然归先生你们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那这件事就劳烦一路上跟着我的那些小兄弟们去做好了。他们应该有钱有人的,办事应该比我方便的多。”说话的时候,姬牢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绢帛递给了归不归。上面密密麻麻写着都是药名。和主治的病症。

  “到底还是瞒不过楼主你”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对着后面喊了一声。随后便有泗水号本地的管事过来,恭恭敬敬的从老家伙的手中接过绢帛。归不归吩咐了几句之后,管事便安排泗水号中可靠的伙计去办理这件事去了。既然已经说破,那也不用在继续瞒着了。随后这位管事又安排人将对面几具死尸抬走,等到天亮之后在置办棺椁入土为安。

  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本来姬牢以为他们马上就要启程去渔阳的。没有想到归不归反而不急,他早已经让泗水号的人在屋子里面准备一大桶的热水和干净的衣服。让姬牢洗干净之后换上新衣服再走不迟,脏还是次要。只要是楼主身上这股子味道。熏得三只妖物脑仁之疼。

  敢浪费一点时间,是因为不久之前百疆刚刚和向他传递消息的妖物打听了妖王的近况。妖王还是老样子,并没有更加严重的迹象。而且山上的妖王傀儡在它的授意之下耍了一点妖王震怒的小花招,现在山上群妖都比吓到,也没有谁吃了豹子胆敢去怀疑妖王的真伪。

  在归不归的一再劝说之下,姬牢总算是进到屋子里面将自己刷洗干净。趁着他洗澡的功夫,归不归产看了他已经看不出形状的破衣服。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还是一把火烧掉。梳洗之后的姬牢换上了新衣服之后,听说自己那一套破衣服已经被烧了,当下连叫可惜。说什么那一身的衣服本来可以换着穿的…;…;

  泗水号在当地也是跟有些势力,虽然这时候早已经关上了城门。不过管事三言两语便让守城的官兵打开了城门,随后送了这些人乘坐的两架马车离开了这座小县城。

  因为百无求、任叁两只妖物不识当地的路线,加上姬牢不打算使用术法。这些人只能乘坐马车向着渔阳的方向行进,好在这里距离渔阳并不算远。加上泗水号一路照应饮食都在车上进行,换马不下车。第三天凌晨,这两架马车便到了渔阳县县城的城门口。

  他们到的太早,城门还没有打开。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早有泗水号的伙计等候在这里,他们到来之前,泗水号本地的商铺主事已经弄到了本县百姓的花名册。在第一页本县乡绅的名单上第一个便是白姓之人——白杰…;…;

  除了花名册之外,管事还拿出来一本本地最大宗族白氏一族的族谱。归不归翻了几下,便在族谱当中找到了白芝、白贤父子俩的名字。随后泗水号的管事开始介绍。当初白家在这里居住之后,这几百年来不停的开枝散叶,已经有了上千人的人口,分散在渔阳县周围的各个地方。

  百疆不在乎白家人怎么样,它关心的是当中有没有再出过白芝那样的神医国手。不过说到这里,泗水号的管事便有着犯难。当下陪着笑脸对着这个一身黑的男人说道:“白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靠着积攒土地发的家?这些年他们家有钱便会在渔阳周围置买土地,前些年战乱的时候地贱。他们大量的购买了土地,现在已经买了渔阳县周围八成的土地。都知道他们白家是附近有名的大地主,但是谁也没有听说过他们白家里面出过有名恶的大夫。”

  看到百疆皱成了疙瘩的眉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楼主把白芝吓得舍了医道,还不是私下将本事都教授给了自己的儿子?再说了现在老白家家大业大的,谁还会靠治病赚钱?不过都是祖传的手艺,私下教授也不一定。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去一趟白家再说。成不成的总算是有个交代。”

  现在已经到了渔阳,再说别的也没有什么用处。当下,归不归向泗水号的管事打听清楚白家本家在城中的住址。这时,到了开城门的时辰,这些人进城的路上,归不归一直在自己便宜儿子的耳边嘀嘀咕咕的。百无求听的直瞪眼:“老家伙,你就缺德吧。出去别说你是老子我的爸爸,老子嫌你丢人。”

  渔阳县城并不算大,没过多久马车便到了一处富裕人家的大门口。当下。提前准备好的泗水号管事前去叫门,白家虽然在当地的势力很大,但是也惹不起泗水号这样的大买卖。当下,守门的家丁请管事稍等,他进去通禀请白杰白老爷出来迎接。

  片刻之后,宅子的大门打开,一个满脸红光四十来岁的男人在几名管家的陪同下从里面走了出来。就在他要和泗水号管事寒暄的时候,突然从护宅石兽后面冲出来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

  老家伙不偏不倚正撞在白老爷身上,随后一口鲜血喷出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这个时候几个路过的外地人围了过来,一个黑大个指着已经被吓呆了的白老爷喊道:“老子都看见了,你把这个老家伙撞死了!杀人啦!你们本地的财主为富不仁、杀人取乐、草菅人命啊!有人管没人管啊…;…;.”

  这时候,坐在远处马车上,唯一一个没下车的吴勉翻了翻白眼,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还真是下本,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