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普通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普通人

  说到这里,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能逆转长生不老这回事,当年徐福也好、广仁也好都曾经自称有过丹方,不过我老人家可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真正的拿出来丹方的。今天要不是你,老人家我还开不了这个眼界。说实话。天下有那个活腻了的长生不老之人,会让你来一试丹方的真伪吗?

  而且你也看到丹方当中的这些天材地宝几乎都是相生相克的,就算是广悌你亲自试药,一个不留神,你被药性反噬,到时候死是死不了,活着又是干受罪。还记得广孝的弟子孟岩吗?当初广孝一口咬定孟岩可以消化得了这长生不老药。厚着脸皮向徐福讨要了一颗丹药,结果呢?孟岩的体制特殊受不了药性最后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最后还是你们家大方师徐福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动手亲自送他轮回去了。如果广悌你吃药丹药,被药性迷了心智也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徐福可不在这里……”

  广悌的特长并不在炼丹一道。当初拿到丹方的时候,也是拿不准里面写的是否有效。遇到方士一门她这一代弟子当中见识较为广博的归不归,当然要向他询问了。最后连这个老家伙都没有给她想要的答案。

  而且广悌的体质和当初的孟岩极为相似,只是她占了女人的光。助阴才让广悌成为了长生不老的体质,如果当时有一点点的偏差,恐怕她也会变成孟岩那样没有心智的活死人。现在被鬼不鬼旧事重提,广悌也隐约有些心虚。

  场面沉默了片刻,吴勉和归不归、以及屋子里面的广悌几个人各怀心事,都没有在说话。而刘喜、孙小川他们俩插不上话,也只能眼巴巴的听着。两个人这时候都后悔到这里来了,现在场面上这些人当中,身为长生不老却没有什么用处的也就是他们俩了。孙小川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归不归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让孙小川这小娃娃来试药,反正这泗水号有刘喜一个人也就足够了这样的话。

  这时候。一边的百无求听出来了一个大概。二愣子看了看屋子里面的人影,说道:“反正都是死,你们白头发的又不是死不了。你把自己的脑袋弄掉不就得了…….”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它身边的吴勉手中突然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贪狼,白发男人举着来这大刀片子,对着已经吓呆了的二愣子劈了过来。吴勉动手的时候。归不归就好像和他配合了多少次一样,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虚拍了一下。

  归不归巴掌挥出去的同时,二愣子的身子瞬间向前倾倒。贪狼贴着妖物的肉皮挥了出去。随后刀刃的位置发出来一阵巨响“嘭!”的一声,好像砍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头发!吴勉的贪狼上面粘着一根头发……”这时候,酒劲被吓醒了的小任叁大叫了一声。小家伙几次见过广悌动手。知道这个女方是的发尾针厉害。这是徐福心疼唯一的女弟子,给她吃的小灶,当年老妖王都吃过广悌的大亏。吴勉一刀劈下去以后,发出来惊天动地的声音。仔细看过去,刀刃上面竟然沾着一根细长的白色头发。

  “广悌,看在你还叫过老人家我几天师兄的份上。放过这傻小子一次……”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笑眯眯的站在了百无求的身前,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孩子胡说八道的惯了,你说你真的跟一个傻小子一般见识吗?”

  广悌的发尾针虽然霸道,不过也不是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的对手。当下屋子里面的广悌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归师兄,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不过你这妖物儿子在胡说八道到我身上的时候。别怪广悌顾不上往日的情份了。”

  说到这里,广悌自己转了话题:“刚才的丹方就送给归师兄你与吴勉了,如果你们能炼出来逆转长生不老的丹药。千万记得告知广悌一声,到时候我会回到陆地上找你们二位请教的……好了,我也劳乏了。就不留你们几位继续在这里煎熬了,归师兄,吴勉二位,广悌这些年会一直在这里叨扰刘喜、孙小川他们俩。练出来丹药的话。找人带话,听到之后我便马上归陆……竹儿,你替我去送送他们几位……”

  听到了广悌的话之后。小女童竹儿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规规矩矩的行礼,说道:“老爷爷,我姑姑劳乏了,改日你们再来看她吧。我这就带你们出去……”归不归差不多也算是亲眼看着广悌是怎么从一个小丫头,一点一点变成方士的。老家伙知道广悌的脾气,她说出来的话不容更改。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跟在竹儿的身后,向着竹林外面走了过去。吴勉也没有话和广悌说。当下带着两只妖物跟在了归不归的身后。刘喜和孙小川相互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冲着屋子里面的广悌行礼,见到她没有什么回应,当下只能先跟着归不归出去再说。等到他们这些人走了之后,再想办法劝慰这位广字辈唯一的女方士。

  眼看着就要从庭院当中走出去的时候,归不归突然转回头去。对着还在屋子里面的广悌说道:“有机会你还是回去看看吧,方士一门虽然没有了。不过你这几个师兄还在,就算你真的腻了这长生不老的日子。起码也要回去和师兄们说一声吧?还有徐福也要见一面。就算不给自己遗憾,也不给他们遗憾……”

  屋子里面沉默了片刻之后,传出来广悌有些低沉的声音:“如果我有打算的话。一定回去看望你们几位师兄。广仁也好,广孝也罢。还有归师兄你和广义的,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我或许是第一个放弃长生不老的那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看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在说服广悌,当下归不归使了花招。将这个烫手的热火盆交给了其他广字辈的三个人手里。起码他们三个人能劝说广悌放弃这个扭转长生不老的打算,再不济后面还有一个徐福。如果那位大方师都说服不了广悌,那自己也没办法了。

  从这里走出来之后。刘喜和孙小川不敢再和吴勉、归不归他们纠结,为了他们再得罪自己的镇岛之宝,那就得不偿失了。当下,刘喜借口要回去处理波斯人死后的事宜,带着孙小川辞别了众人。

  吴勉、归不归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当下,百无求还是有些不甘心。坐在了自己的床榻上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说错了吗?你们这样的人想死,把自己的脑袋弄下来啊,这样多省事,一了百了。”

  “傻小子你知道个屁,广悌是做够了长生不老这样的人。她想要和一般人一样,一样的生、老、病、死。不是自杀,也不是被你弄死……”回来之后,归不归心里还是对广悌的变化有些唏嘘。

  “她的生老病死,她自己想怎么样高兴就好。老家伙你操的什么心?”这时候,吴勉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有闲心的话,还会想一下我们下一步如何是好吧?出来转了这一圈,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就在归不归要回答饿时候,孙小川突然跑了过来,指着耳边已经响起来的鼓语说道:“外面又来人了,找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