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境

  房子里面正是当初方士一门广字辈四个人当中唯一一个女人方士广悌,当年方士一门崩塌之前,她和广义已经和广仁翻脸,两个人搬离了宗门,出离方士宗门之后的广悌带着弟子们天南地北的转了一圈,也曾经在南海郡的某座高山上建造了一座洞府,在那里待了白十来年,

  当初在方士一门的时候,广悌便是四个人当中收徒最少的,离开了宗门之后,为了避嫌她更是遣散了男弟子,只带了几名亲近的女弟子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不过这些年来,这些女弟子相继寿终正寝,一个接一个的传世轮回去了,

  差不多四十年前,广悌最后一名女弟子轮回之后,她便离开了居住的洞府,当时正是广义重造方士一门的紧要关头,那位昆仑大方师派了几波弟子前来游说广悌加入他的新方士宗门,甚至连广孝也亲自找到了广悌,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广悌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和广仁争夺大方师的野心,只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上一段时间,

  当下广悌为了避世,上了前往波斯国的货船,想着找一个安静的所在,凭着她神鬼莫测的术法,走到那里都不会有人欺负得了这位广悌方士,

  当时起源巧合之下,广悌上了是还不是很有名的泗水号货船,海船要到这座海岛上卸货、装货,需要休息两天之后,才能再次向着波斯进发,没有想到的是,广悌登岛之后便不想再走了,这里虽然各国人都有,不过也是汉人居多,看着亲切还没有人认识她,隐居在这海岛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下,广悌在海岛上找了一个山洞作为自己的洞府,她虽然也是辟谷的人,不过女人心性偶尔还会到码头上去寻购一些干净的布料和一些生活用品,每次买东西的时候,商铺老板都会以为她是跟着货船的客人,也没有人发现破绽,

  不过就在广悌第三次去购买生活用品的时候,被刚刚下船的刘喜、孙小川二人遇到,当初刘喜和广悌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四大方士之一的广悌之后,刘喜自然不会轻易放走,

  当下,刘喜带着孙小川在岛上到处组织人马寻找广悌的下落,每天每夜都在海岛上喊着广悌大方士的名字,虽然广悌在洞府当中下了禁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不过想到外面有无数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广悌便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一个月之后,广悌从洞府中出来找到了刘喜和孙小川,本来是想要给这两个人薄以惩戒的,没有想到两个人见面便对着广悌行了大礼,不停的被广悌认错,随后他们俩一直劝说这位大方士,既然已经决定了留在岛上,还不如找一个更加清幽舒服的所在,当时内岛的宫殿正在建造当中,为了说服广悌留下来,孙小川命工匠全部停工,修改了图纸之后,在庄园建造一个隐秘的所在,请广悌搬到这里居住,

  本来广悌是不想和男人居住在一个空间的,但是听到了专门为自己修建了一处居住的所在,广悌还是忍不住趁着夜半没人的时候,前往这个清幽之处查看了一番,也是这里建造的太和广悌的心意,犹豫了一阵之后,这位唯一一位广字辈的女方士决定住在这里,

  见到广悌松口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大喜,这样一来,便有了一位了不得的镇岛人物,别说那些海匪了,就算波斯国的军队打过来,有广悌一人在此,千军万马也不在话下,

  当下,刘喜、孙小川待人搬到了外岛居住,将整个庄园留给了广悌,除了还在这里施工的工匠之外,还留了不少侍女服侍广悌,不过当初刘喜、孙小川寻找广悌的动静太大,已经流传出来两位东家找到了一位了不起的女修士,为了防止自己隐居在这里的消息走漏到广仁、广义他们那些人的耳朵里,广悌将刘喜、孙小川哥俩回到庄园居住,

  当时广悌向他们二人约法三章,第一,要尽快的抹掉她居住在岛上的痕迹,不要走漏一点广悌居住在这里的消息第二,没有广悌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到她居住的所在,如果岛中发生意外,她自然会出手相帮,不需要刘喜、孙小川到这里相请,第三,要他们运货路过东海的时候,留意是否有当年徐福出海的舰队,有徐福的消息,一定要尽快回来通知她,

  这三个条件对刘喜、孙小川二人来说没有什么困难,当下,两个人重新回到了庄园居住,又下了禁令,岛上所有的人不许再提当年寻找广悌的事情,时间一场,就算是老辈人物都想不起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了,

  从此,广悌便安心在这里居住起来,这么多年一来,也替刘喜、孙小川二人解决了不少的麻烦,三年之前,一艘往来波斯、晋国两地的商船在海上遇到风浪沉没,一船的人物只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活了带来,路过泗水号的货船将小女孩救了上来,询问小女孩的出身,她年纪尚幼也说不出来,只能带到岛请两位东家处置,结果小女孩被广悌一眼看中,将她留在自己身边陪伴,起了个名字叫做竹儿,也算是广悌的半个弟子,

  有了这么一个大人物在岛上坐镇,刘喜、孙小川二人便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俩敢一起回到陆地,将整个一个财神岛交给?一郎看管的原因,

  现在广悌虽然躲在屋子里,却亲眼看到了当年的师兄归不归,和给方士一门惹来大麻烦的吴勉,当年已经快要模糊了的往事马上清晰了起来,思量之后,将自己这么多年挂念的一件大事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看到了广悌送来的绢帛,归不归的脸色便有些不安,犹豫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还是将绢帛交到了吴勉的手里,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看看这个吧,丹方什么的不用看,只看后面的功效就好,老人家我活了千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那还是你活得太短……”吴勉本打算调侃一下这个老家伙的,不过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看到了绢帛后面写着有关丹方的功效,当下就连这个白发男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起来,当下放过了归不归,转头对着广悌所在的屋子里说道:“这丹方算什么,”

  “当初我得到这丹方的时候,也想不通有哪位前辈会写出这样的方子,当初心里还嘲笑了那位前辈,想不到最后我也有了和他一样的心境,”广悌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这丹方是可以消除长生不老功效的,算起来应该是哪一位服用了方士丹药长生不老之后,又想便会普通人的前辈,当初师尊是得益于一本丹方古卷才炼制成长生不老药的,想着应该就是古卷主人写的这个丹方,”

  广悌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他们俩心里同时出现了那两个一摸一样,现在变成一个人的楼主,这方子真是他写的吗,怎么那么想不开……

  这时,广悌继续说道:“只是丹方上面写着,只是臆想并无实效,归师兄,你见多识广,你以为……这丹方如何,”

  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屋子里面广悌说道:“你猜猜老人家我敢不敢炼制一炉,然后自己尝尝咸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