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竹林故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 竹林故人

  吴勉没有说话,只是怀里面掏出来一根白色的头发,放在了老家伙的手中,看到了这根头发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竟然少有的叹了口气,随后默默的将这根白色的头发收了起来,

  这时候,刘喜、孙小川的护卫已经开始在庄园当中寻找逃生的波斯士兵,和处理宫殿当中众多的尸体,从大门外一个被五花大绑的波斯人被推了进来,正是那位波斯国王薛西斯的使者高墨达,刚才看到不对的时候,他第一个便装成死人趴在地上,护卫们把他抬到院子里发现此人身上还有热气,准备补刀的时候,他才大叫了一声跪在地上求饶,护卫们不敢自己处置,这才将他绑了又送到了刘喜的面前,

  “刘喜、孙小川,我最尊敬的朋友们,我发誓这件事与我高墨达无关,”看到除了自己再没有一个波斯人,高墨达也是有些慌了,当下连说带比划的对着两位泗水号当家求饶:“你们刚才看到了,我的权利都被阿明剥夺了,他们这么做都是背着我的……”

  “我当然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了,”孙小川笑嘻嘻的亲自将高墨达松绑,随后对着他说道:“我的朋友,你的运气还真是好,整整一队的波斯商船全部都沉默了,上万人只活了你一个,回去之后,记得代我们泗水号向信任的波斯国王问好……”

  什么船队沉默,这个信任的波斯国王又是怎么回事,高墨达是个聪明人,马上便明白了一个大概,当下顺着孙小川的话说道:“是,我从小的运气就好,我妈妈生了十二个孩子,就活了我一个,是……是,我一定向新任的波斯国王表达两位东家对陛下的敬意……”

  孙小川抱着高墨达肩膀胡说八道的时候,一名八、九岁的女童怯生生的走到了宫殿门口,小丫头看着里面血流成河的尸体,吓得浑身直打哆嗦,看她的样子是要找两位东家,不过看到了这样的阵势已经吓破了胆,连喊叫一声都不敢,

  刘喜看到了女童之后,也顾不上宫殿里面的事情,向着孙小川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到了门口,将女童带到院子里之后,刘喜蹲在她的身边,柔声说道:“是姑姑让你来找我们俩的吗,”

  女童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对着刘喜说道:“姑姑说,请你们两位东家,帮我找一个叫做归不归的方士,姑姑有话要问他……”

  这时候,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正从宫殿里面出来,听到了女童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凑过去对着女童说道:“还真是巧了,小娃娃,老爷爷我就是归不归了,你们家姑姑没说请老爷爷我过去做什么吗,”

  女童有些不相信这个笑眯眯的老家伙就是那位‘姑姑’要找的人,当下看了刘喜和孙小川一眼,见到两位东家点头之后,小家伙这才对着归不归鞠了个躬,说道:“是,姑姑让我请归不归老爷子到内院,说有件事情要和老爷子您商量,”

  看着女童小大人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塞在了女童的手上,没想到小姑娘看了一眼金子之后,眨巴眨巴眼睛,对着身边的刘喜、孙小川说道:“大叔,老爷子给我这个做什么,咱们家库里不是有的是这个吗,我能不要吗,”

  小姑娘几句话让归不归的脸上有些发烫,老家伙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在巨富之家,当下嘿嘿一笑,自己找回来了场面:“想要什么和你两位大叔去说,只要这世上有的,他们俩一定给你,先带老爷爷我去见你们家姑姑,别耽误了正事,”

  女童这才带着众人,穿过了一连串的宫殿,最后进了一座好像庙堂一样的所在,穿堂而过之后,打开了后门露出来一个隐藏十分巧妙的所在来,从后门走出来便是一大片的竹林,穿过竹林之后便看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庭院,之前刘喜、孙小川带着吴勉他们在这里走过一遍,却有意的避开了这里,连归不归都想不到这里还会有这样的一个所在,

  在女童的引领之下,众人进了庭院刚刚要向里面房子走去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一阵冷漠得女人说话的声音:“竹儿,我说的是让你带归不归前来,你带这么多不想干的人做什么,”

  女人的声音下了女童一跳,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眼泪含在眼圈当中,好像随时就要哭出来一样,‘看’到了女童的样子之后,女人再说话的时候便柔和了不少:“算了,来了就来了,反正归不归的嘴漏,早晚也会被被别人知道的,竹儿,你请他们几位在院子里石桌那边坐下就好,我一介女流不方便见面的,”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说道:“知道老人家我嘴漏的,那也不是外人了,这么多年不见,你舍得让我老人家只听其声,不见其人吗,”

  女人带着几分客气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见过了几百年,归师兄你还不烦吗,我们又不是能变成其他样子的,当初我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竹儿,请客人们喝点茶汤,再取些果子来,”

  女童答应了一声之后,请这几个人坐在了院子当中的石桌旁,随后便去张罗起来茶汤和水果去了,孙小川也跟着一起去忙乎起来,他这个泗水号的二当家,这个时候却好像是这里的管家一样,

  片刻之后,孙小川和女童端过来茶汤和水果,吴勉端起来茶汤闻了一下茶香,却没有喝的意思,将茶汤放下之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女人说道:“你刚才可以让我顺便将归不归叫过来的,不用让这个小姑娘再跑一趟,”

  之前吴勉一天一夜不见,便是在宫殿当中寻找这个女人,只是开始寻找的不得其法耽误了不少时间,女人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本来我也不想在于归师兄见面的,不过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也只有摆脱归师兄了,如果今天错过归师兄的话,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缘见到他,竹儿,你来,将这件东西转交给老爷爷,”

  看着小女童进了房子内,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当年看你还容易一些,想不到方士一门倒了之后,你们四个也不是那么容易能看到了,对了,广义去了你们师尊那里,广孝是彻底的掰了,只有广仁师徒俩,不是老人家我背后议论他们俩,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谋划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要有事保准能见到他们俩,又不做大方师了,何苦呢……”不过无论老家伙说什么,房子里面的女人始终不再回话,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就在归不归叨叨念念的时候,女童已经拿着一张绢帛从里面走了出来,到了老家伙身边之后,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绢帛送到了归不归手中,说道:“这是姑姑给的,只能你一个人看,”

  女童这么说话,是因为归不归打开绢帛的时候,身边的百无求正伸着脖子偷瞄绢帛上面的内容,别看它是妖物,在这个小姑娘面前,还是拉不下脸来,当下将脑袋转到了一遍,嘀嘀咕咕的说道:“白给老子都不看,老子就不认识字,”

  归不归笑了一声,打开了手里的绢帛,只看了两眼,他的脸色就变了,当下合上了绢帛,对着房子里面的女人说道:“老人家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