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残

  这时候,守护在刘喜身边的护卫和昆仑奴们已经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们进了泗水号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有两位东家、两位主人。现在这两个大家一直效忠的人突然翻脸,让这些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本来已经决定要为两位主人豁出命的信心也开始动摇起来,这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要跟着那位主人。

  就连李甲这样的修士也有些迷惘。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刘喜和孙小川的中间,示意自己将不相帮。

  “刘喜不是当初的淮南王,孙小川也不是那个被你当作佣人使唤的说书人了。”孙小川默默的看了一眼曾经的同伴之后,转头对着阿明说道:“动手就要快,另外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出来的话,局面就不是你我能控制了的。刘喜死了,生米煮成了熟饭。他就算赶回来也弥补不了,动手吧…….”

  “尊敬的孙小川阁下。你不认为亲手解决这个人,是对伟大的波斯国王,众神国度的统治者薛西斯陛下表现忠诚最好的表示吗?”说话的时候。阿明从腰后抽出来一柄短剑,反手递给了孙小川之后,继续说道:“只要这个人死了。泗水号的部分波斯归波斯,这里的归黄一郎阁下。中土的部分便是孙小川阁下你的私产了。泗水号能有今天完全是阁下你一个人的功劳,凭着你的天赋,用不了几年另外一个更大的泗水号便会起来。我们波斯国王期待与阁下的新商号开展贸易。”

  阿明这几句话打动了孙小川,泗水号能有现在的规模几乎是他一手建造起来的。制定商路、选定买卖物资甚至包括去行贿晋、波两国的官员都是他一手敲定的。刘喜只是高高在上的负责摘取果实而已……

  迟疑了一下之后,孙小川慢慢的从阿明手中接过了短剑。随后他看了一眼李甲,说道:“我知道李甲不是你的真名,你是谁我也不感兴趣。如果你今晚两不相帮,明早你还是我的影子李甲。我给你容身之处,让你远离陆地的恩恩怨怨,如何?”

  李甲冷冷的看了孙小川一眼之后,终于开口说道:“泗水号从来都是有两位东家。今晚不管是你还是刘喜不在了。都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泗水号。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还有,我叫做离墨。不是谁的影子……”

  说完之后,李甲恭恭敬敬的对着刘喜鞠了一个躬,随后转身向着庄园外面走去。有不识相的波斯士兵还想要阻拦。李甲随手一挥便一大片士兵吐血倒在地上,当场开出来一条道理。士兵当中本来混有巫师,却苦于牵制归不归三人。不能出手阻拦。

  怕还有士兵不知好歹,阿明用波斯语连连阻拦,士兵们都不敢靠前。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汉人修士从这里走了出去。

  看到了离墨离开了这里之后,孙小川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慢慢向着刘喜的方向走去。有几个刘喜的死忠护卫还想要阻拦,被这位昔日的淮南王一把推开:“我和孙小川的事情,让我们自己解决。你们不要参与……”

  孙小川走进之后,和刘喜对视了片刻。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将手里的短剑剑尖对准了刘喜的心口,说道:“殿下,长生之路烦恼无穷无尽。今晚之后。你这一世的烦恼便彻底消无。愿你来世托生一个小康之家,再没有这一世的苦恼。”

  “活着这么多年,我也腻了。今晚——挺好……”最后两个字说完,刘喜自己向前一步,生生的孙小川手中的短剑插进了自己的胸膛。最后冲着孙小川笑了一下,这位曾经差一点坐上帝王之位的淮南王刘喜,倒在地上崛起身亡。身边众护卫和昆仑奴跪在地上,对着刘喜的尸身放声大哭起来。就连孙小川都木然的僵直在当场,看着刘喜的尸体有些不知所措。

  波斯人当中。阿明和阿尔塔二人看到了刘喜死在了孙小川手上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来兴奋的光芒。当下,阿明对着跟随自己一起到达这里的波斯人说了几句波斯语。随后这人将跑到了院子当中,取出来自己身上带的烟粉,当场点燃之后,夜空当中升起来一道笔直的白色烟雾直冲云霄。片刻之后,远处又有一摸一样的烟雾升起。

  看到了烟雾之后,孙小川恢复了常态,转身对着阿明说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刘喜死了,你要屠城吗?”

  “不要误会,尊敬的孙小川阁下。我们的目地已经达成,现在这座岛是黄一郎阁下的。我们是盟友又怎么会这样的对待盟友呢?”阿明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这是在通知停靠在码头的快船,现在可以直接启程回波斯国,向伟大的波斯国王,众神国度的统治者薛西斯陛下报告刘喜已经死了的消息。阁下你是知道的,泗水号留在波斯国内的西号规模实在太庞大。陛下已经等不及早一点将它收入国库当中了,只是刘喜太过狡诈,他不死的话随时都会反扑。陛下也不敢轻易的对西号动手……”

  看到刘喜死后,阿尔塔也跟着松了口气。他们本来以为这位泗水号的大东家会在临死之前疯狂反扑的,没有想到最后没有招来一点麻烦。当下他将注意力也改到了归不归身边的小任叁身上。

  不过现在这个小家伙的反应有些出乎阿尔塔的意料之外,它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坐在那个和黄一郎身材差不多大个子的腿上。一边吃肉喝酒一边好像看戏一样,时不时的对着自己这边咯咯的笑一阵。看这个人参娃娃满脸绯红的样子,应该已经喝多了,看着它身边已经空了两个酒坛之后,阿尔塔才送了口气,看来自己带来的巫师还是不能完全禁锢住归不归他们三个。

  “修士,把这个人参娃娃交出来。我便放你们回去,稍后波斯国王的礼物会通过黄一郎阁下转交给你的。”说话的时候,阿尔塔已经向着归不归身边走了几步。

  老家伙似笑非笑的看了孙小川一眼之后,转头对着阿尔塔说道:“现在老人家我也是你们砧板上的肉了,还由得我老人家不交出来吗?让你们的巫师撤了禁制,我老人家把这个人参娃娃送给你们波斯国王。让他长命百岁……”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尔塔已经等不及了,对着混在士兵当中的巫师说道:“让他把这个小孩子交出来……”

  “不行,大人。我们一撤掉法术的话,这个汉人修士便再也控制不住了。”身穿士兵服侍的波斯巫师头目回答,阿尔塔本身已经是波斯国著名的巫师。这个道理他心里明白,不过这个人参娃娃就在眼前,他又怎么当的下?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从怀里面拿出来一根好像箫一样的乐器,对着面前的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吹了起来。

  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阿尔塔一眼之后,从自己的怀里摸出来那根细丝。当着错愕的阿尔塔,直接将细丝拽成两半:“其实老人家我和你动手,挺丢人的……”于此次同时,阿尔塔手里的箫突然炸裂,将这个波斯人的嘴边炸掉了一半。

  就在阿尔塔倒在地上哀候的时候,孙小川看着院子里面高高升起来的白烟,自言自语的说道:“码头上的快船应该已经开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