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席间发难

第一百一十一章 席间发难

  孙小川的动作不小,这位泗水号二当家本来就是半个焦点,这一下子宴会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这边。这时候,黄一郎匆匆忙忙的走到了孙小川的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二当家当下脸色才缓和了一点,回头看了一眼刘喜之后。瞬间变回到了那个嬉皮笑脸的孙小川。哈哈一笑之后,说道:“难得有这么有趣的波斯朋友,阿明是吧?一定要在财神岛上多住几天,我带你到处转转。你多说点笑话给我听……”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孙小川背对着大家,谁也看不到这位泗水号的二号人物脸色狰狞的好像恶鬼一样。不过等到他转回身来之后,又变回那位嘻嘻哈哈的孙小川,拿着酒杯回到了刘喜身边之后,哥俩先是碰杯喝了一杯酒。随后孙小川在刘喜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泗水号的大当家微微一笑,转头看了正在盯着他们这边的阿明。看了这个波斯人一眼之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下。又和身边的高墨达攀谈了起来。

  看着归不归笑眯眯的盯着阿明和刘喜哥俩,百无求从嘴里掏出来一块鸡骨头,说道:“老家伙。刚才孙小川是要和这个波斯人翻脸吧?那个人说什么了?惹得他这么大的火气?老子认识孙小川这么多年了,论油滑来他比老家伙你来还要更胜一筹。”

  “好好的,干嘛学这么文绉绉的话?你这是跟谁学的更胜一筹的,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不骂街说什么文言?傻小子你照照镜子,长了会说文言的舌头了吗?”归不归笑骂了几句之后,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他说的是波斯话,意思是问孙小川是不是刘喜收养的娈童。这样都不动手,也算有点城府了。”

  “这不是找茬打架吗?他们这些波斯人到底什么意思?孙小川也是,自己的地盘怕他什么?要是老子直接把那个波斯人剁碎了喂鱼。”前往海岛这一路上,刘喜、孙小川对他们几个都是尽力的巴结。百无求对他们哥俩曾加不少好感,现在听到有人辱骂孙小川。这二愣子也是怒不可遏。当下恶狠狠的向着那两个波斯人瞪了过去。

  没有想到的时候,百无求瞪过去的同时,那两个波斯人也正在看着他们这边。阿尔塔和阿明两个人的目光落在已经微醺的小任叁身上。两个人一脸的惊奇,对着这个人参娃娃指指点点的,正在低声用波斯语议论着什么。

  联想到刚才阿明辱骂孙小川的话。百无求自然想象这两个人不会有什么好话。当下这个二愣子站起身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餐桌,指着对面的两个波斯人骂道:“畜生生养的。你们俩嘀嘀咕咕的在琢磨什么丑事?呸!以为天底下都跟你们家一样臭不要脸吗?你爸爸娶了你叔叔生下了你们两个混账!天底下人人都是喝奶长大的,你们俩长得这么大靠着吃屎……”

  两个波斯人其实是认出来了小任叁的来历,正在啧啧称奇。突然被这个大个子指着鼻子大声咒骂。两个人都是听得懂汉化的。当下气的脸色涨红,阿尔塔的脾气最爆,当下从宽大的袍袖当中伸出手里,对着百无求的方向杨了一把金光闪闪的粉末。

  就在这些粉末出手的一瞬间,坐在一边笑呵呵看热闹的归不归对着波斯人的方向吹了一口气,已经飞到了百无求身边的金色粉末突然变了方向。迎着两个波斯人飞了过来。

  见到粉末被大风吹回来的时候,两个波斯人脸上都流露出来了惊恐的表情。好在他们的反应也很及时,阿尔塔对着对着金色粉末喷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火球与金色粉末在半路相遇之后。金色粉末瞬间被烧着,整个宴会厅的人都被这一阵光芒照耀的睁不开眼睛。

  “原来是波斯巫师……”归不归并没有受到这一阵光芒的影响,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指着身边捂着眼睛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和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你是老人家我的儿子,你和他们动手不是拉低了我老人家的身份了吗?他们俩死在老人家我的手上,外面不知道的还要说你爸爸我以大欺小。算了,给这里的主人一个面子,骂两句得了……”

  这时候。已经怒不可遏的阿尔塔还要动手,却被身边脸色阴沉的阿明拦住。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之后,阿尔塔这才不情愿的停下了手。就在这个时候,波斯人的首领高墨达走过来。他明显是不想得罪新任阿依纳斯岛两位总督,当下他走过来低声的对着阿尔塔和阿明说了几句。随后笑容可掬的对着刘喜说道:“只是一个误会,那位汉人朋友应该是多喝了几杯。阿尔塔也是冲动了一点,大家酒醒之后还是朋友嘛。”

  刘喜微微一笑,看着脸色涨红的阿尔塔说道:“想不到阿尔塔将军还有这样惊人的法术,波斯帝王还真是臧龙卧虎。既然高墨达大人说是误会,那一定就是误会的。这样,大家吃喝的也差不多了。请到我阿依纳斯岛的内岛做客如何?顺便欣赏一下岛上的风景,醒醒酒气。各位都是波斯国的贵客。我泗水号没有招待好的话,伟大的薛西斯国王会埋怨我的。”

  岛中主人发话,自然是要给这个面子的。当下草草的结束了宴会之后,众人都被请到早已经准备在门口的马车上。担心归不归父子和两个波斯人再起争执,刘喜故意的拉开了他们两架马车的距离。随后众人分乘八架马车,向着内岛的位置行进了过去。

  百无求是被归不归死死抓住,才没有继续动手、骂街的。上车之后,二愣子还是愤愤不平:“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刚才你就应该向着老子这边,老子和那个波斯人动手的时候,你趁机使手段拉住他,不让他还手。这是刘喜哥俩的地盘,老子就不信了,弄死俩斯波人他敢让老子偿命?”

  “傻小子,你弄死了这俩波斯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这样一来,后面的戏就唱不下去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从醉眼惺忪的小任叁身上上摸了一把。随后小家伙的身上摸出来一根好像头发一样丝线。看了一眼丝线之后,归不归冲着后面两个波斯人的马车笑了一下,说道:“来办这样的大事,还有心思打人参娃娃的主意?狂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这根细长的发丝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一步一步的时间算得正好,今天晚上就是大戏开锣的时候了吧……”

  到了傍晚,车队到了内岛的庄园门口。这里的管家早就听到了鼓语,因为突然间多了这么多客人,庄园里面的人手忙不过来。在刘喜点头之后。从其他的地方调过来几十个人过来服侍。

  下车之后,黄一郎特意安排了几个大个子的昆仑奴挡在归不归他们和两个波斯人当中。那位高墨达不是第一次进入这座庄园,不过再次进来之后,还是由衷的称赞了一番。其他的波斯人直接看傻了眼,他们谁也想不到在这一座海外孤岛上,还有这样一座可以媲美波斯王宫的所在。

  进来之后,管家先带着这些波斯客人安排了寝室。将他们的私物安置好之后。便再次到了那座宫殿一样的所在,这里已经准备好了比中午还要奢华的晚宴。酒宴开始之后,刘喜吩咐舞姬歌舞助兴。

  酒过三巡之后,庄园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管家快步的到了刘喜、孙小川的身边,低声说道:“两位东家,外面突然出现了几千人的波斯官员。外岛也有鼓语报警,有十余艘波斯大船冲进码头,船山都是波斯官兵,有万余人……”

  刘喜听到之后,转头冷冷的对着已经站起来。手握腰刀的高墨达说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这里的总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