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把零八章 交换

第一把零八章 交换

  说话的时候,孙小川的目光转到了归不归身上。本来想着从这个老家伙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的,不过看到归不归冲着自己摊开了巴掌,伸出来五个手指头示意五成干股之后,孙小川苦笑了一声,装作没有看到。将头扭到了一边。
  
  在船上的时候,黄一郎已经听说了这些日子刘喜和孙小川遇到的几次刺杀。本来以为回到东号财神岛刺客无法进来,再慢慢详查刺客的事情。没有想到刺客竟然比他们先到了一步,刘喜、孙小川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人精,他们可不相信只有这一个刺客就算完了。
  
  当下,黄一郎开始调查刺客身份。当着两位东家的面,调来了入岛的名册。刺客名叫项忠,是岛上主事孔龙带过来的,也是孔龙做的保人。海上出事之后,已经有快船提前过来禀告了黄一郎。搜遍了全岛也没有找到孔龙,最后有前来运货的波斯商船说见到了孔龙一大家子乘坐一艘快船前往波斯方向。这位主事走的匆忙连最起码的食水都没有带足,还是向波斯商船借的食水。
  
  既然线到孔龙这里就断了,黄一郎便只能使了笨办法,他将当初和项忠同船上岛的人都关押了起来。等到谋害东家这件事彻底结束之后再把这些人放出来。看到黄一郎处理完之后。孙小川笑了一下,随后替他补充了几句:“把十年之内上岛的人全部从内岛扯出来。服侍我和殿下的人,必须是我们能叫得上名字的老人。我们身边的昆仑奴不用动,不过这些波斯女奴除了阿一古拉之外,都搬到外岛居住。不要难为这些人,不是怀疑他们,只是给我与殿下买个安心而已。”
  
  看着黄一郎开始处理,刘喜有些歉意的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说道:“本来还想请几位尝尝这岛上的风味,现在被这件事败了胃口。几位大概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兴致,我们还是继续走吧,到了内岛之后我和小川再给几位赔罪……”
  
  吴勉和归不归没有什么,只是小任叁舍不得酒。百无求可惜一桌子的大鱼大肉。最后还是黄一郎吩咐仆人们将酒菜端到马车上,请这几位老神仙边走边吃。
  
  向着刘喜、孙小川居住的内岛行进,一直到了天擦黑的时候。才看到一片规模惊人的庄园。看着这里的规模,比起来洛阳城的皇宫,也只是小了一号而已。而且当中还有一大半还在施工。看这个架势是要和外岛连成一片。反正刘喜、孙小川都是长生不老的体制,再过个一二百年,早晚能看到那一天。
  
  走进了庄园的大门。便听到一阵古里古怪的礼乐之声。随后上百号人站在门口,对着下了马车的刘喜、孙小川和吴勉众人行礼。两位泗水号的东家亲自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带到了一间好像宫殿一样的房子里。
  
  这里已经摆好了酒宴和各种各样的点心、时令水果,有的连归不归都没有吃过见过。落座之后。刘喜、孙小川和黄一郎向这几位老神仙敬酒,表示这一路上让他们几位受到了惊吓,实在是不妥……
  
  看着刘喜他们几个不墨迹完,自己这边几个人就不好动筷子,百无求忍不了,当下插话说道:“你们就别瞎客气了。要杀的人是你们俩东家。动手的也没杀错人,也没吓到我们几个。要敬压惊酒的话你们应该互相敬一个吧?这一路您受惊了,大家都没死,没少胳膊没少腿。下次注意这不挺好吗?说完了赶紧吃饭……”
  
  孙小川哈哈一笑,说道:“那就赶紧吃饭,来。歌舞助兴……”
  
  一句话说完,十几个身穿轻纱的妙龄女子便从后面走了出来。在一阵丝竹声音当中开始翩翩起舞起来,这些舞姬都是幼年时便被卖了的女奴。孙小川看着可怜。将她们买回来,让人教授一些舞技,平时无聊的时候看着解闷的。虽然这些女子都是年纪轻轻的,可也都是陪伴刘喜、孙小川超过十年的‘老人’了。
  
  这些舞姬身材曼妙,舞姿轻盈看的小任叁已经顾不上喝酒了。正在和刘喜商量自己能不能多在这里住几年,这样的地方就算真有神仙前来。也会乐不思蜀的。
  
  吃喝了一阵子之后,跟着刘喜、孙小川出海的管家消无声息的走到了昔日淮南王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耳语了几句之后,刘喜点了点头。吩咐了几句之后管家便再次从宴会当中走了出去。
  
  管家离开的同时,刘喜叫过来孙小川,对着他身边的阿一古拉说道:“刚刚有一艘波斯商船停靠在码头,你的家人一共七口都跟着货船到了岛上。给你两天的假去和亲人团聚,一会跟着管家走,他会安排好的。”
  
  听到牵挂多日的家人平安无事的到了财神岛。阿一古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当下学着汉人的样子,跪在地上给刘喜、孙小川二人磕头行礼。被孙小川叫了起来,这位泗水号的二当家又吩咐管家拿了五十两黄金让阿一古拉带着。海岛虽然是泗水号的私地,不过岛上和陆地一样,什么都需要金钱买卖。
  
  阿一古拉离开之后,孙小川也没有心思再看歌舞。吩咐管家撤了这些舞姬。等到没有外人之后,他才收敛了笑容,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对着刘喜说道:“殿下,事情出在岛外,根子却还在岛上。我们出岛之后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刺客,只有石崇假扮山贼的官兵打劫过一次。直到离开京城之后才出的事情,这是有人以为我们都会死在石崇的乱军之下。我们从出岛的那一天起,行踪便都在刺客的算计当中了。从岛上自己人里面查。知道我们路程的人都有嫌疑。”
  
  刘喜听了孙小川的话,当下并没有马上表态。当下自己喝下一杯酒之后,转眼看着坐在另在一边的黄一郎,说道:“你怎么看?是在岛内还是岛外?”
  
  黄一郎回答道:“我和小川兄长想的一样,岛外的人不知道我们泗水号的底细。不敢轻易动两位兄长的,他应该是已经勾结了贾氏外戚。打算借这些外戚的手,瓜分泗水号的。后来贾氏外戚意外被两位兄长诛灭,他才起了自己动手的杀心……”
  
  “你们泗水号的大戏,你们自己来演就好。不要牵连看戏的人。”没等黄一郎说完,一直没有做声的吴勉突然开口继续说道:“我吃好了,麻烦几位东家安排个睡觉的地方。”
  
  黄一郎还没有完全摸清吴勉的脾气,当下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得罪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的看着吴勉。
  
  “没事,你这叔叔就是不习惯被人当枪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两位东家可以直接说的,怕幕后的刺客还有什么黑手,请我们老几位在这里住几天。别舍不得那点干股,又不是管你们要天材地宝。那点小钱都是身外物,百八十万两黄金买了安心,值了。”
  
  看到被归不归说破了自己的心思,刘喜和孙小川也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刘喜冲着孙小川使了个眼色,那位曾经的说书人哈哈一笑,说道:“黄金都是身外物,怎么好意思再您面前拿出手。这里还有另外一间有意思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庄园的管家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银盘,上面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孙小川亲手将盒子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拳头大小,发黄的石头。归不归看到了石头之后,表情便复杂起来。犹豫了片刻之后,对着刘喜和孙小川说道:“一直等到幕后那人出现,我们都留在这东号岛上保你们的性命……”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伸手从孙小川手中接过了这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