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七章 泗水号东号

第一百零七章 泗水号东号

  大个子身材相貌都和百无求有几分相似,不过行事作风却天壤之别,大个子说话做事面面俱到,看着八面玲珑的样子,让百无求都有酸溜溜的,冷眼看着这人嘀咕道:“可惜这么好的架子了,不去骂街嘴里都是拜年话,早上你用蜂蜜漱的口吗,”

  看着二愣子冒酸水的样子,归不归呵呵一笑,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百无求就是百无求,百无求不去骂街那就不值钱了,”

  就在这父子俩说话的说后,对面的海船已经到了旁边,随后搭过来带着护栏的跳板,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之下,对面船上的大个子顺着跳板蹬上了大海船,跳上了甲板之后,大个子跪在地上,对着刘喜、孙小川二人行了大礼,

  看样子刘喜、孙小川二人早就适应了大个子的做派,两个人都没有阻拦的意思,直到大个子礼毕站起来之后,孙小川这才招手将他叫到了身边,指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说道:“兄弟,小川哥哥给你介绍几位老神仙,你以后出来行走见到这老几位,千万不能慢待了……这位白头发的大哥你得叫叔叔,贵姓吴单字勉,是位不得了的神仙,当年的大方师徐福出海的时候,把满身的能耐都传授给你吴叔叔了,

  那位老爷爷从他儿子那边论,你得管他叫大哥,你这位大哥贵姓归,字不归,这可是活了一千多年的老神仙,听说过当年的四大方士吗,就是广字辈的老四位,都要喊你归大哥一声师兄……”

  介绍完吴勉、归不归之后,孙小川又介绍了那两只妖物,只不过担心吓到自己这位弟弟,只是含糊的说了几句,他说完之后,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老家伙倒是没有去挑叔叔、大哥的礼,只是找到了孙小川话里另外的破绽:“知道老人家我的来历,还能打听出来你吴叔叔得益徐福,孙小川,这几年你们泗水号为了打听我们的底细,也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这就是巧了,老人家您也知道泗水号的商队就是走南闯北的,这都是他们在各处听来的您二位的传说,小川我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孙小川也知道自己说多了,解释了几句之后,马上拉过来大个子,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给您介绍一下我这兄弟,他叫做黄一郎,当小川我和殿下,还有这孩子的爸爸一起创立的泗水号,我们俩出钱,他爸爸出商队,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干出来现在这么大的局面,来,兄弟,你给几位老神仙见了礼,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孙小川说话的时候,大个子黄一郎便要对着吴勉、归不归磕头行礼,却被一边的百无求看出来毛病:“等一下,别着急磕头,先把辈分搞清楚,老子怎么就成他侄子了,你们从老子的小爷叔那里论,老子也就忍了,不过你们自己的辈分还没有搞清楚吧,说书的,老子不信你们能拉下脸,管这小子他爹叫叔叔,”

  “我和小川与黄臣(黄一郎之父)是平辈论的,不过我们俩这相貌?烦,为了省些?烦,和黄一郎也是平辈论的,”这时候,刘喜替孙小川解释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这位昔日的淮南王继续说道:“活得久了,什么都看淡了……”

  看到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百无求不再说话,黄一郎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大礼,虽然孙小川玩笑一样的让他管归不归叫大哥,不过这个大个子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一口一个老神仙的叫做,就算对百无求和小任叁,也是加上了对长辈才用的尊称,

  随后,大海船驶进了海岛的码头,下船之后,吴勉、归不归等人便上了两架马车,黄一郎为了表示亲近,上了和吴勉这辆马车,向他们介绍岛上的风土人情,向着海岛中心行进,上岛之后能加感觉这海岛大的有些可怕,陆地上大大小小的商铺在这里几乎都能看到,岛上出了中土的汉人之外,有一半都是其他各国的色母人,看着还以为这里到了海外异域之国,

  而岛上的人看到了刘喜、孙小川的马车之后,都纷纷的停下了手里的活,对着马车行了波斯国流行的鞠躬礼,之后才继续手里的活计,看着百无求觉得奇怪,那个和他差不多身型的黄一郎讨好的说道:“这都是波斯人教的,开始还只是那些波斯人讨好两位东家,后来岛上的人都学会了,每次乘坐两位东家的马车,都会这样?烦,”

  有人顺着自己说话,百无求也拉不下脸,当下二愣子点了点头,随后从黄一郎的嘴里听到破绽:“两位东家,你怎么那么客气,小子你不也是这泗水号的东家吗,肉烂在锅里都是自己人,”

  “您有所不知,从我爹开始泗水号就是两位东家,我爹只是拿了东家的钱,负责货运的大管事,只是两位东家体恤,一直对外抬着我爹,”黄一郎陪着笑脸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一大家子也是托了两位东家的福,要不然的话,现在最多也就是在陆地上给被人贩货为生,”

  虽然黄一郎在海上对刘喜、孙小川二位以平辈相称,不过在外人身边,还是放下了自己的身份,说话完全是一个管家在评说自己的东家一样,归不归笑嘻嘻的搭话问了问岛上的风土人情,而吴勉连看都没看这个黄一郎,眼睛只是顶着车外的风景,这位泗水号排行在三的年轻人感觉到了白发男人的压力,并不敢轻易和这人搭话,

  蹬岛之后行进了两个多时辰,马车才停到了一座高大的房子门前,本来以为这就是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大宅子,进去之后才知道这里只是泗水号的一处公房,他们在这里歇脚,休息一下吃喝之后在继续前行,傍晚之前差不多可以赶到位于海岛中心刘喜、孙小川的私邸,

  “到底是大财主,这么大的海岛,难怪陆地上那些人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在哪里,”按着宾主落座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继续说道:“东号已经这么吓人了,你们藏在波斯的西号也一定小不了,什么时候带着老人家我去见识一下,”

  说话的时候,有仆人不停将热气腾腾的美食端了上来,只有有了这几天的事端,门口安排了刘喜信得过的昆仑奴,挨个搜查了这些上菜的仆人,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让他们进来,当下,刘喜微微一笑,拿起酒杯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一句话,天下自然没有去不到的地方,稍后不嫌弃的话,我们前往波斯游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表情木讷的李甲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送来送烤肉的小厮,随后伸手从烤肉里面抓出来一柄闪烁着蓝光的短剑,小厮想要逃走,却被李甲一指定住,随后,李甲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刘喜,说道:“东家,如何处置,”

  看着上菜的仆人面生,且没有一点惧意,脸上已经有了认命等死的表情,刘喜微微叹了口气,随后说道:“这个人不用留活口了,这里其他的人全部关押起来,搞清楚事情之后再处置,”

  刘喜话音落时,也没见李甲动手,小厮的身上突然冒出了火焰,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被活活烧死,看着小厮烧死之后,孙小川轻轻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阿一古拉,说道:“还以为回家就太平了,看来哪里都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