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三号人物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三号人物

  中年男人出现的同时,吴勉和归不归便感觉到这个人身上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只不过这人应该是用了某种古怪的易容之法改变了相貌,就见归不归这样的老狐狸也看不透这人真实的身份是什么。

  听到了刘喜的话之后,中年人微微欠了欠身子。随后转过身来对着周围的护卫说道:“你们护住两位东家,别的事情不用你们做。一会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怕,伤不到你们的……”

  说完之后。中年人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对面两个化妆成走私客商的刺客,既不做出来什么动作,没有一点要过去了结他们的意思。就在这样‘僵持’的过程当中,开始不断有水鬼爬了上来。不过现在他们的人数现在还不占优,反正周围的海船一时半刻也过不来,索性等着同伴多一点再下手也不迟。

  而中年男人也不着急。一直看到有三十多个水鬼爬上船之后。他这次木着脸发出一阵笑声,说道:“东家说了,一个不留……”

  “对!你们一个不留!”看到自己这边的人数占优之后,带头的一个人大吼了一声,随后带着身边这些人向着刘喜这些人的位置冲了过来。冲过来的同时,为首的一人再次从自己的头发当中抓了一把细针出来,中年男人的方向挥了出去。也没见对面的男人做什么,不过那些飞出去的钢针却在转瞬只见便化作了铁水溅落在甲板的地面上。

  就这他们冲过来的同时,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他的笑声还没有落地。面前这三十多个水鬼突然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身体剧烈的扭曲着,片刻之后,这些人眼耳口鼻开始冒出来一阵黑色的浓烟,随后又有火光从他们的七窍当中冒了出来。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们的身体便从里到外的着起了大火。

  看着冲天的火势,却没有烧着木质的甲板,甚至连一个痕迹都没有留下来。片刻之后,这些人便一动不动的倒在甲板上,看着面前这些被大火烧死的尸体,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里不是你们应该待的地方,去你们应该去的地方吧……”

  这句话刚刚说完。这些已经被大火烧死的尸体突然都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这些尸体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船舷的位置。一个接一个的跳到了海里。这当中还有光着身子爬上来的水鬼爬了上来,见到这个场面都被下的呆住了,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便被已经烧死了的同伴抱住一起落入了海中。片刻之后,海面上漂着几十具烧死或吓死的尸体。

  确定了这些人都被烧死之后,中年男人这才回头对着刘喜、孙小川的方向说道:“两位东家。一共六十一个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还有什么吩咐吗?没事的话,我想回到下面休息……”

  “回去吧。有事我会再唤你的。”刘喜微微的一笑,看着这个中年男人离开之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惊扰到几位了,本来还向着请几位上船,一起欣赏一下海中美景的,想不到会有这个意外。”

  “这哪里是什么意外?淮南王你不说的话,老人家我还以为都是殿下你算计好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刚才那位修士看着眼熟,我老人家忘了在哪里见过了。殿下你是不是介绍一下?虽然人走了,说出来老人家我也知道走的是谁。”

  “说起来我还想请教老人家您的。”听到归不归的话之后,刘喜看了身边的孙小川一眼。随后苦笑着对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人是三十年前投奔到泗水号的,自称叫做李甲,名师一听就是自己编的。他当时还只是一个押送货物的伙计。后来有一次李甲的商队遇到了大股的山贼。眼看着全队就要覆没的时候,李甲一个人杀退了几百人的山贼,这个时候。刘喜才知道这个叫做李甲的伙计是个不得了的修士。将他留在自己和孙小川的身边,靠着这个连真名实姓都不知道的修士,这几十年当中,泗水号也是度过了数次危机。

  看着归不归不大相信的样子,孙小川接口说道:“老人家,我们家殿下说得绝对是真的。里面有一句是他自己编的。我们这泗水号不要了,就当作当年长生不老药得回礼。”

  “说的这么大,老人家我信你们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冷不防一边的吴勉开口说道:“李甲李乙的先放一下,刚才那几个人这样便想上船要了你们俩的性命,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吧?看着到好像在试探你们两位泗水号掌柜手里的底牌,李甲露面你们再无底牌可用的话,那就要要早做打算了。”

  听到这个白发男人能这么和自己说话。刘喜对着吴勉微微一笑,说道:“有劳吴勉先生挂怀了,不过泗水号这么多年了。这样的事情来来回回也经历了几次,我与小川自有应对之法。”

  听到了泗水号两位东家没有请他们帮忙的意思,吴勉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当下,船队继续航行。又过了四天之后的一天早上。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正在船舱里面吃早饭的时候,便听到外面有水手呼喊的声音:“到了,看到财神岛了。快去禀告东家,到了我们泗水号东号了……”

  这个时候,吃饭的几个人才知道这泗水号东号海岛,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财神岛。当下,吴勉和归不归已经走出了船舱,向着外面水手手指的位置看过去。远处有一座郁郁葱葱的大海岛,这海岛目测也有几百里的面积。和它比起来。当初那座饵岛显得可怜的很。

  “两位先生,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泗水号东号的所在地,也是整个泗水号的根本所在,财神岛了。”刘喜亲自指着海岛讲解道:“这座岛是负责波斯诸国货物的中转和存放,现在上面居住了一万多人,别看海岛不大上面一应设施具全。如果不是这次贾氏外戚闹的太凶,我们可能还待在岛上,不会轻易的上岸。”

  刘喜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看到了海岛上面的一个码头上看到了十几艘各色各样的大船。看这些船身的风格各异。除了波斯之外还有不少的国家都在和泗水号做买卖。这些大船上面不停有人在搬运货物,看上去比南海郡码头还要忙碌几分。

  就在船队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听到海岛上传来一阵鼓声。随后,一艘不大不小的海船从码头驶离,向着他们这艘大海船行进过来。这艘大船一边快速行驶,船上的鼓声一边越发的密集了起来。

  “这么心急做什么?马上就要见面了,又不是见不到了。这么多年,这兄弟的脾气还是一点没改。”刘喜看了对面海船之后,回头冲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说道:“稍后我还有个朋友要介绍给你们二位,算起来,当今的泗水号也有三成要算在这个人的头上。”

  随着对面海船越来越近,吴勉不用术法,也能看到来船的甲板上站着一个浑身黑漆漆,大约百无求那样身高的大个子。黑大个子站在甲板上,不停的向着这边挥手喊叫道:“两位兄长!多日未见,你们再不回来的话,这泗水号我便不要了。带人上岸找你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