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四章 走私船的走私船

第一百零四章 走私船的走私船

  刘喜、孙小川两位当家专用的大海船就停靠在码头,吴勉这些人也去海多次的,私船、官船之类的乘坐过多次,不过登上泗水号两位当家的私船之后,还是对这艘船的设施啧啧称奇。

  泗水号两位东家的大海船长约五十丈左右,分为上中下三层。船体大的已经可以让马在上面行走。在刘喜、孙小川二人陪同下,在船上船转了一圈就花了小半个时辰。三层船体当中,最顶上的一层是刘喜、孙小川二人的船舱,不过招待吴勉、归不归等人,刘喜让出来了自己的船舱,住在了孙小川那里。

  如果不是船身还有轻微的摇晃。谁也想不到现在会是在海上。因为船上随时谁地准备两位东家要出海,食水等物资早已经备好,在孙小川一声令下之后,大海船开启向着一望无尽的大海中心行驶了过去。除了他们这艘大船之外,还有七八艘大小各异的海船也跟着同时航行,这些海船远远的护卫在大海船周围。

  吴勉、刘喜等人坐在最上层的甲板上,这里已经准备搭好了凉棚,当中摆下了酒宴和各种时令的水果。这一层一般的船员不能上来。服侍众人的还是刘喜、孙小川手下的一众昆仑奴和波斯女奴,那名叫做阿一古拉的女奴自从那次行刺未遂之后。身份却抬了上去。现在她和孙小川形影不离,看的其他女奴艳羡不已。

  “这条船大了些,速度便提不上来。一般的快船五日可到东号,我们这艘船需要七日。”刘喜解释了几句之后,看着好像防贼一样防着昔日同伴的阿一古拉。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大家嫌慢的话,还可以换乘快船,不过那样要颠簸一些。几位如果看厌了海中美景,我们便换快船继续航行。”

  “有这么好的大海船,傻子才想去换什么快船。”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抢过阿一古拉为孙小川剥好的胡桃。塞在自己嘴里,随后继续咯咯笑着说道:“你们谁爱去换快船谁去。反正我们人参就在这艘大船上了。不过咱们提前说好,这几个波斯小姐姐你们要给人参留着。”

  “任老三,老子怀疑你才是龙种。要不你怎么成天就想着这点破事儿?”百无求淬了一口之后。看着身边笑呵呵的归不归说道:“反正我们家老家伙在哪,老子就守在哪。省得他是不是哪一步没走好,把自己绊的投胎了。老子还傻呆呆的都不知道。”

  “只听你前半句话,你爸爸我还以为傻小子你转了性。”归不归纠结的笑了一下之后,又对着刘喜和孙小川两个人说道:“现在就是请老人家我去当皇帝。我老人家也不去。在这里享福要比当皇帝还快活,是吧?”

  最后两个字是对着吴勉说的,不过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只是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慢悠悠的说道:“还做什么皇帝?现在你不就是皇帝吗?一回和你们家太子说一声。它该洗澡了……”

  泗水号的船队一路向着东号海岛的位置行驶,顺风顺水的过了三天。这三天当中最快活的就是百无求、任叁两只妖物了。它们俩睡醒便在海里泡着,直到吃饭的时候才会回到船上。小人三还借口怕溺水,拉上了刘喜、孙小川身边的波斯女奴们,陪着它们俩一起在海上疯闹。

  到了第三天傍晚,天色刚开始微微擦黑的时候。就见外围一艘海船突然发出了一阵敲鼓的声音。随后外围这几艘海船都开始敲起了鼓,就在大海船上几个人诧异的时候,见到两艘快船驶离了航道,向着远处的一个小黑点拦截了过去。剩下几艘海船也分成了两队,其中一队向刘喜、孙小川的大海船靠拢,另外一队也开始聚拢。当在大海船身前。

  这时候,眼神最好的百无求指着远处的黑点说道:“刘喜你们的胆子也太小了,这么多条船还怕这一条船吗?好像那边千军万马似的。让你的人把胆子放肚子里,有老子的爸爸和他叔叔在,谁动得了你一根头发?”

  没等刘喜说话,管家已经凑了过来,他也不避讳吴勉等人,直接对着自己的两位东家说道:“白蛇和芒砀去查问。让我们停船等候。如果是海匪得话,他们会直接动手。两位船主请两位东家放心,就算是海匪也不是他们两船子弟得对手。”

  听到管家好像能听到那两艘船上的人说话一样。百无求愣了一下,正要发问得时候。归不归看出来自己便宜儿子得心思,当下笑嘻嘻的解释道:“傻小子,那个叫做鼓语。不过话说回来,两位当家,这也有些小心的过头了吧?”

  “当初有假扮官船的海匪大漠大洋冲过来打劫。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泗水号一百多年前便消亡了。”刘喜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孙小川使了一个眼神之后。就见那位泗水号的二当家带着阿一古拉到了下面一层的船舱,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过了半晌之后,冲过去的两艘快船已经停到了对面海船的附近。随后隐隐约约又传来一阵鼓声,紧接着其他的海船上面也跟着响起来一模一样的鼓声。这时候。正赶上孙小川从下面的船舱当中上来。皱了皱眉头之后,转头看着远处的海面,随后叫过来管家,说道:“不是这几天让暂停海运了吗?为什么还会有我们泗水号的货船在这里?”

  管家也没有想到,正在犹豫怎么回答的时候,刘喜开口说道:“去问那艘海船,谁名下的,船主是谁?装的什么货物?六条航线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一条?”

  管家答应了一声之后,匆匆忙忙的下到地下的船舱。片刻之后,大海船下面也想起来“轰隆轰隆”的敲鼓声音。鼓声停下之后,远处护卫的海船上也跟着重复了一边刚才的鼓点,将刚才刘喜问的话传递了过去。

  片刻之后,远处海船回复了鼓语。说是对面的货船在泗水号一个叫做孔龙的主事名下,现在的船主是孔龙的远方侄子叫做孔信。船虽然是泗水号的货船,不过里面却是孔家叔侄自己的私货。他们不知道两位东家的大船要在这里路过。鼓语当中还有孔信求饶的字眼。

  “我们走私船的走私船,说的真是绕嘴。”孙小川苦笑了一声,对着刘喜说道:“这巴掌打到自己脸上了。带上这艘船,回到东号再一起处置孔家叔侄吧。”孔龙是泗水号的老人,听到这个人再挖自己墙角,孙小川便有些纠结起来。孔龙平时对他很是巴结,不过按着泗水号的规矩,用商号给自己办私活的。够了一定数量是要打死勿论的。不管怎么样回去再说,会许还有救孔龙一条性命的办法。

  刘喜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和归不归,见到这二人都是衣服看戏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说道:“被你我看到了,这么处置旁人看到说不过去。再有人出私,便难以处置了。”

  随后刘喜对着管家说道:“让对面货船上的人都上白蛇船,货船凿沉货物不留,让孔信乘坐小艇前来,我要问话。你吩咐船主下锚停船。让其他的海船让出航道。”

  刘喜、孙小川二人出现意见相左的时候,都是以刘喜的话为准,当下管家去吩咐下去,孙小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拉着阿一古拉坐在甲板上,等着那个叫做孔信的船主过来回话。

  这个时候,归不归不动声色的看了吴勉一眼。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脸上都流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