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三章 化外之地

第一百零三章 化外之地

  官吏不明白管家什么意思,就在他发呆的时候,管家叹了口气,随后从怀里面拿出来一张纸递给了官史,只看了两眼,官史的身体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看明白了吗,”管家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用我多说,你应该知道如何处理吧,”

  “知道,下官知道……请尊管放心,这个不会泄漏的……”说话的时候,官吏已经将手里的纸撕的粉碎,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不敢轻易处理被撕碎的纸屑,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直接将手里的一把纸屑塞进了嘴里,当着管家的面仰脖咽了下去,随后还不忘张开嘴巴让管家检查自己没有残留,

  管家嫌弃官史嘴里的味道,皱着眉头摆了摆手之后,说道:“好了,不用看了,你我也不是第一次共事,还相信不过你吗,我们两位东家有意提拔你为这南海郡的郡守,你要万分小心,再不可以有半点差错……”

  “多谢两位东家栽培,多谢尊管栽培……”听到泗水号要提拔自己连升几级成为郡守,当下官吏的脸上笑开了花,这时候也感觉那位郡守大人死得其所,正好把位置让了出来,

  就在官吏、管家商议如何确保泗水号两位东家安全的时候,距离二人几十丈远的寝室当中,百无求正扒着窗户在偷听二人说话,能在如此远的位置听到说话的声音,除了会使用术法的修士之外,也只有百无求这样的妖物了,

  寝室当中被归不归下了禁制,百无求说话的时候也是肆无忌惮:“老家伙,这个什么郡守这么死了,刘喜哥俩这样就算完了,也不打算给他报仇,老子就不明白了,不是说郡守是他们俩养出来的吗,”

  “这是郡守自己作的,傻小子你以为昨晚那些人翻墙之后直接奔着刘喜哥俩的寝室去,是谁卖的,”归不归使用术法也听到了二人的谈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郡守是被那些人灭了口,孙小川能出一百两黄金已经算是不错了,给钱是因为郡守之前给泗水号卖过命,暴尸是他串通外人,谋划自己本家的报应,想不到当初那个说书的孙小川,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智了,活得久就是好……”

  百无求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刘喜、孙小川二人对郡守的死那么冷谈,二愣子少有的叹了口气,说道:“这又给金子又暴尸的,你们人的心眼太多,还是我们妖好,没有那么多心眼,不服就干,干到你服为止,”

  “大侄子你这话说的,就好像这里就你一只妖似的,”这时候,小任叁床榻上爬了起来,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没心眼的妖也就你这一只了,看看妖王那几个儿子,那心眼一个赛一个,不比刘喜、孙小川差到哪里……老不死的,现在越来越乱了,咱们还跟着继续往下走吗,”

  “已经跟到这里了,不跟到底,老家伙会甘心吗,”这时候,吴勉怪异的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我也想看看是什么人再打刘喜、孙小川的主意,这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幕后那人不简单,刘喜、孙小川他们俩也不简单,我说的对吗,老家伙……”

  “对的老人家我都找不到补充的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也想着去见识一下他们泗水号的东号,能在海岛上建立那么一个所在,也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当初饵岛是因为有成仙的修士渡劫,才建造的那座海岛,他们泗水号可完全是靠人力一点一点在海外孤岛上建造出来的化外之地,凭着归不归都想象不到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当下,郡守的遗孀、家人收拾了家中的细软,带着泗水号给的一百两黄金当年便离开了南海郡,而郡守的尸体被换上了一身?衣,挂在了城门口,没有官府的告示,也没有任何说明,而南来北往的百姓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就好像进城的时候没有看到这具尸体一样,

  刘喜、孙小川当天搬到了城中泗水号自己的客栈当中,因为郡守的突然死亡,车队在南海郡停留了几天,知道上司衙门的钧令下来,由郡守衙门的官吏暂属郡守,等待陛下钦定的接任郡守接任为止,不过这个时候,朝廷已经乱做了一团,根本没有闲心理会这小小南海郡的事务,拖到最后也只是让官史名正言顺的继任南海郡郡守的职位,

  等到了这个结果之后,泗水号的车队才继续的向着南海郡海边的码头行进,继续下来这一路上,再没有什么突然的事情发生,三日之后,便到了南海郡海边的码头,想不到这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码头却是繁华一场,简直比南海等诸郡还要繁华,比起来洛阳、长安这样的大城市,也只是小了一点而已,

  这座码头是泗水号和海外主要停靠之地,码头上人来人往的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人,有色目人、天竺人还有一些说不上名字金发碧眼的外人,其中也能看到皮肤黝黑的昆仑奴,如果不是一路走过来的话,谁也不信这里会是汉地,竟有这里主事之人介绍,这座小小的码头里面竟然常年有五万人居住,管理这一片化外之地的是泗水号中刘喜、孙小川的心腹,码头上的买卖当中都有泗水号的护兵,曾经有一队海匪误打误撞的进了码头,开始还以为会劫掠一笔大财,没有想到最后一个不剩都死在了码头护兵之下,

  就是因为这里来来往往的各国客商,才促使这小小码头的繁华,而泗水号保密的功夫也是到家,这样的地方在内陆竟然没人知道,后来归不归在码头中转了一圈之后,才明白其中的缘故,

  别看这里外国的客商不少,却都是和泗水号做生意的,除了泗水号之外,没有其他的中原客商会来到这里,收下了货物之后,泗水号会有专门的商队将这些货物送到南海郡的货栈当中,负责运送货物的伙计,不是哑巴就是聋子,被专人领着送货到了南海郡之后,马上回来不和那边有任何的接触,故而这么多年泗水号哪里来的这么多国外货物对其他的商户来说,也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

  因为晋国延续了汉朝时期轻商的政策,故而法令上面并不允许这些外国客商来晋国贸易,泗水号这里的码头虽繁华的离谱,却也只是一个走私的集散地而已,只不过在刘喜、孙小川的庇护之下,没有人赶来寻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兄弟二人为什么要设计竹篾皇后一族,也不能让泗水号落入他人之手的目地之一,

  “你们二人好手段,能在这里建造这样的一个所在,”转了一圈之后,归不归这样见过世面的老家伙也忍不住赞叹:“老人家我自持也有一点小聪明,不过我老人家无论如何也打造不出来这样一个所在,”

  “小川我和殿下也是被逼得,开始做买卖的时候被官府逼,被土匪逼,连长得凶一点的老百姓都敢过来给俩嘴巴,”想起以前的艰难,孙小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后来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我们俩才躲到这里偷偷的贸易,这一步一步下来,才有现在这点起色,”

  说完之后,孙小川又笑了一下,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既然来了,玩两天之后,我们再出海前往东号,不是小川我自己吹,全天下也只有这一个所在才有这样的光景,”

  “没有那个心思了,还是直接去你们的东号吧……”吴勉看着一望无尽的大海,嘴里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海风怎么带着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