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章 势大的泗水号

第一百章 势大的泗水号

  泗水号的车队当中,其中一辆马车里面坐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本来秋芳的事情该一段落之后,他们就应该或者回到洞府,或者继续前往东莱。只是归不归还没有来得及将洞府里面的天材地宝转移出来,说什么也不会现在就回去。

  正巧赶上刘喜、孙小川要回泗水号的总号,邀请他们四个一共前往总号做客。本来吴勉已经有了回到洞府继续炼制法器的心思。不过刘、孙二人邀请太过热情,又加上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一起在旁边股东,他这才点头同意前往泗水号总号那边看看。怎么说也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去那边见识一下也好。

  泗水号的总号分为东西两号,西号位于波斯国大城伊斯法罕城中。东号则位于南海当中的一座海外孤岛上,防着晋国和波斯两国打泗水号财富的主意,泗水号大半的财物都囤积在海岛上。故而贾氏外戚封了陆地上泗水号的货站和商铺,也伤不了刘喜和孙小川的筋骨。他们只要换个商号的名字,一样能将货物送到内陆买卖。只不过直到泗水号东号所在地的人员少之又少。当初孙小川故意的放出风去。说泗水号总号的所在地位于当初匈奴人的一座沙漠城堡。

  一路向着南海行进,越往南走便越能看出来泗水号在当地的势力。进入到始安郡和南海郡的时候,泗水号比当地官府都有势力。一些城镇当中已经请泗水号在当地的主事和掌柜的断案了。一些商号之间的纠纷没有去找官府的,都来泗水号的货站、商铺请这里的主事、掌柜的裁决。

  进入到了始安郡之后,刘喜、孙小川的车队便换乘了马车。本来两匹马的商车都换成了四匹塞外骏马诸侯规格的马车。赶车也从泗水号的伙计,变成了皮肤黝黑的昆仑奴。吴勉、刘喜他们的马车上也上来了年轻貌美的波斯女奴。一路送到车上的美酒佳肴不断,只有吴勉、归不归他们没想到的,绝对没有送不到车上的美食。

  当下,小任叁每天躺在波斯女奴的大腿上,让女奴喂他吃喝,整天醉醺醺的也是惬意的很。就连见多识广正经吃过见过的归不归,看着这么大的场面也啧啧称奇,当下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与刘喜、孙小川二人同乘一架马车,在车里说道:“老人家我在皇宫当中,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看看这马车,皇帝坐的也不过如此吧?可皇帝的马车可找不到昆仑奴赶车。还有这些波斯小奴长得也是水灵......”

  “只是一些身外物而已,长途跋涉还是尽量的舒服一点好。”刘喜说话的时候,波斯女奴已经将洗净切好的水果和美酒端了过来。看着老家伙摘了一颗胡桃放进嘴里之后。一边的孙小川说道:“这些胡桃都是大宛带过来的种子,不过是在南海郡的地面种植出来的。我们殿下亲自试了三年,才在汉地当中培育出来了胡桃。您老人家在尝尝蜜瓜。阿一古拉,你喂老爷爷一口蜜瓜,让他老人家尝尝鲜。”

  “小娘们儿你把瓜给老子。离我们家老家伙远的。笑什么?看看你露着半拉奶脯子又露大腿的,还想给老子我当后妈吗?”百无求一把抢过了波斯女奴手里的蜜瓜,连皮带瓤的都吃了下去。

  归不归只是笑了一笑。并没有和自己这便宜儿子计较。当下继续对着刘喜、孙小川说道:“买卖能做到你们这份上,也算是第一等了。长生不老加上花不完的钱,给个大方师也不换。别说做买卖了,你们连皇后一族都不放在眼里。要不这样,让老人家我去你们那里养老。不用多,天天找这样的波斯小妞来侍候我老人家就好…….”

  “老家伙你死了这条心吧。别打算人老心不老,过几年再给老子弄出来个弟弟来。”百无求瞪了自己这‘亲生父亲’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刘喜、孙小川说道:“别说来老子没有提醒你们,再让这些狐狸精靠近老家伙。老子一个一个都把她们掐死!老家伙你瞪老子做什么?老子是为了你好……”

  百无求说到这的时候,马车的轱辘压到路上的一个小小石块。马车剧烈的颠簸了一下,根本还在服侍几个人的波斯女奴顺势向着身边的刘喜倒了下去。就在她倒在刘喜身上的一瞬间。一边的孙小川突然抬脚,猛的踹在了波斯女奴的胸口,一下子将她从车上踹了下去。

  波斯女奴掉下去的一瞬间,百无求看的清楚她手里拿着一柄闪着蓝光的短剑。女奴在地上滚了几个跟头之后,马上从地面上跳了起来,兔子一样的向着路边的树林里面跑了下去。

  “能把你抓出来,还能让你跑了?”孙小川冷笑了一声,随后将两根手指扣在嘴里,打出来一个极响的口哨。口哨响起来的同时,正在狂奔当中的波斯女奴突然摔倒。这时,从后面几辆车中跑下来几名护卫。将波斯女奴捆绑之后送到了刘喜、孙小川这辆马车边。

  “搜身……”这时候,管家也跑了过来。护卫们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当着两位东家的面。将这个叫做阿一古拉的波斯女奴上下搜了一边。波斯女奴穿的本来就少,片刻之后便搜完了身。管家确定女奴身上在没有什么凶器之后,这才将她压到了车上。

  “这么多年不见。小家伙你也有出息了。看着像大人的样子了。”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该审该问你们只管来,老人家我就管看热闹,不会打扰你们的。”

  没有面前的归不归便没有刘喜、孙小川的今天,当下二人也没有当老家伙是外人。刘喜靠在车厢没有说话,审问这样的粗活还是孙小川来:“阿一古拉,你是三年前我在大食买过来的,那个时候你十八岁,今年才刚满二十一。看你刚才的手段,应该联系杀人有几年了。那么说的话,你被我买来,本来就是你们安排好的。不过在我身边三年一直没有动手。为什么刚才突然动手,要杀刘大东家的?你只要说出来,我便不会难为你。小川我给你一千两黄金,再送你会大食。回到你父母的身边,如何?”

  不过无论孙小川如果威逼、恐吓,这个波斯女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这个时候,刘喜对着管家说道:“我记得那次不止买了阿一古拉一个女奴吧?”

  “东家您说的是,除了阿一古拉之外,还有其他四个女奴。”管家马上接话,随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年前死于前往陆地时的海难,还有两个都在东号岛上。”

  “飞鸽传书给岛上的人,让他们将剩下两名女奴关押起来。如果她们想逃,或者有人来救,让他们只管去杀就好。”刘喜说话时候,已经有护卫将女奴掉落的短剑也捡了过来,送到了刘喜、石崇、孙小川的身边。

  “别动那把短剑,上面可不是粹了毒。那蓝光是疫症……”这时候,归不归突然开口说道:“就算是你们俩这样长生不老的身体。被这短剑伤到之后,疫症会从体内向外溃烂。你们死又死不了,只能活受罪。到时候你们就会后悔,当初不该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

  听了归不归的话,孙小川急忙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盯着低头不语的阿一古拉继续说道:“还不说吗?说出来谁派你来的,我便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