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六章 故人相见

第九十六章 故人相见

  说完了席应真莫名其妙的变化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么多年,谁也没有想到席应真爸爸会有衰弱期,如果不是这次他自己站出来,你爸爸我也不会往哪里想的,”

  百无求的反应要慢一点,想明白之后它又再次说道:“那么徐福的信呢,老家伙,他怎么写俩字就能把席应真糊弄过去,”

  “那里又公孙屠一半的功劳,”想起来刚才自己看到那个小方士撅着屁股在模仿着徐福的笔记写信,归不归便乐的哈哈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算到了这时候席应真爸爸会借着邱芳来难为广仁和火山,这才派了公孙屠带着自己十三封信函前来救人,不过他千算万算还是没有想到席应真爸爸会那么随意,竟然拜了邱芳为师,哈哈哈……”

  一阵大笑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公孙屠那孩子贼起飞智,冒充他的笔迹重写了给席应真的信函,今晚这件事就算是砸在他的手上了,席应真爸爸看到了信函是被吓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徐福会算到这一步,竟然连今晚自己拜在邱芳的门下都能算到,这样一来,今晚最尴尬的就是他了,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师尊不算,还不能对广仁、火山爷俩下手了,徐福既然能算到他拜师,就能算到大术士后面要做的事情,就算是你爸爸我,那个时候除了遁走之外,也没有第二条路了,”

  百无求听明白之后,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们说,要是席应真老头知道了徐福就是蒙的,他会怎么样,”

  “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师尊是自己磕头认得,怎么样也要继续认下去,师尊的伤要想办法治了,还要好好侍奉着……,哈哈哈……”

  想起来席应真在邱芳面前的样子,归不归便又是一阵大笑,不过他还没有笑完,便看见走在旁边的小任叁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小本子,正在用一块小小的墨块在上面写着什么,老家伙一股不详的预感出现,向着小家伙说道:“人参,写什么呢,”

  小任叁一边低头写着,一边回答道:“某年某月某日,老不死的你在白马寺外说我们家老头儿的坏话,一会你给按个手印,省的到时候不认账……”

  就算直到席应真有衰弱期,归不归也得罪不起这位大术士,当下急急忙忙和小任叁讨价还价要把它写的东西赎回来,就在这一人一妖谈好了价钱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他们在白马寺熬了一天一宿,当下归不归提议找一家吃早饭的铺子,他虽然不用吃喝,不过剩下的吴勉和两只妖物却是一顿饭都落不下,吃喝完之后在洛阳城逛一圈,再说是下一步要去那里,老家伙没有将洞府里面的天材地宝转移走,还不敢提议回去,

  就在这二人二妖守在一家刚刚开门的小饭铺门口,等着老板开火做饭的时候,看到从城门口的方向,过来一队二十多架浩浩荡荡的马车,这些马车上面的装饰都异常华贵,看来是刚刚开城门之后,第一波进来的官家队伍,

  马车队伍从小饭铺门口经过,片刻之后,走在最前面的马车突然停下,整个车队都跟着一起停了下来,随后第一架马车从马队当中脱离出来,绕了个弯之后,停在了小饭铺的门口,

  马车刚刚停下,便从车厢里面传出来听着有些油滑的声音:“我就说是他们这老几位吧,怎么样,佩服小川我这眼神吧,不是小川我吹,在城门口我就感觉到今天要遇到熟人,看看,还有更熟的人吗,”

  男人说话的时候,一个官家模样的人先从车夫身边跳了下来,从车厢下面抽出来一个铜制的台阶,放在车门外面之后,这才恭恭敬敬的身后挑开了车帘,对着里面的两个人说道:“两位东家请下车,一会我让人把餐食拿过来,粥和肉羹一直都在火上热着,肉脯什么的也是现成,只是鸡汤还不到时候,要再等一下,”

  官家说话的时候,车厢里面的两个男人已经走了下来,两个人正是多年不见,已经成了泗水号东家的刘喜和孙小川二人,只不过两个人都是满头的?发,想起来应该是白发扎眼,二人已经染?了头发,

  “几位老神仙,这么多年不见,你们还是老样子,”孙小川自来熟的性格,和当初没有一点变化,直接坐在了归不归的身边,随后继续说道:“汉中城出事的时候,我就知道帮手的一定是你们几位老神仙,正好小川我和殿下要到洛阳城办事,便想着提前几天在城中恭候几位老神仙的,不过路上出了一点岔子,耽误了几天,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天,听说您几位在白马寺,正想去庙里找几位的,想不到路上遇到了……”

  孙小川说话的时候,刘喜也到了几个人的面前,他毕竟是做过诸侯王的人,虽然过了几百年,还是当初淮南王时候的气派,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施礼之后,刘喜这才坐在了官家送过来的坐垫上,

  “淮南王还是当初的淮南王,孙小川也还是那位孙小川,”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不到洛阳来,我们几个人还要到泗水号去找你们俩,现在都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了,怎么也要接济一下我们这些穷亲戚吧,”

  “您四位要跟肯来,泗水号小川我和殿下双手奉上,”孙小川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笑而不语的刘喜,随后继续说道:“没有你们几位老神仙,别说小小的泗水号了,我们俩早就转世投胎了,更别说现在赚点辛苦钱,过点小日子了,”

  “小日子,你这日子过的可是不小啊,”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听着大街上的车队,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能有修士给你们做保镖,谁敢说你们过的是小日子,”

  看到吴勉转瞬之间便看出来藏在车队当中的修士,刘喜微微一笑,说道:“沿途劳顿,请来几位修士路上壮胆而已,现在虽然天下一统,可路上还是不太平,没有这几位修士的话,我们可以都死在路上了,”

  “死在路上,刘喜你这话里有话啊,是不是有人打你们的主意,你们泗水号的势力那么大,还有人找死,”这时候,百无求听出来刘喜的话外之音,这妖物不会装假,加上都是认识了几百年的老熟人,当下直截了当的继续说道:“趁着今天人齐,刘喜你说出来谁胆子那么大,我们给你做主,”

  “对,我们人参给你做主,”刘喜少年之时和小任叁便是玩伴,现在听到了当年的好朋友被人欺负,小家伙的眼睛便瞪了起来,

  没有想到刘喜只是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泗水号的事情还是泗水号自己来办吧,和几位相见已经是难得之喜,怎么还敢劳烦几位,如果这件事我与小川当真处置不了,到那时一定劳烦几位相助,”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飞奔过来几匹快马,现在虽然刚刚天亮不久,大街上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早起讨生活的百姓,这几匹马好像看不到街上有人一样,横冲直撞的到了马队前,

  为首一个官员打扮的男人对着车队,恶声恶气的说道:“泗水号孙小川人呢,贾大人在府中恭候多时了,”

  看着刘喜皱起来的眉头,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你们俩的烦恼了……”